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6的文章

TeamWork

圖片
●表揚:娃娃報台

連續幾天,我當上班族。
一台手提電腦好重,不過為了快速做出預告,今天我和我的副導決定來弄音樂。片終於拍到一個段落,原本是說今天要交的,但是沒辦法就給它拖下去吧!
好多的片段,在設備組小王子的幫忙下,終於轉成解析度頗高的DVD,Sony DV雖說有高級小光碟,但似乎無法讀取。

試音樂是有趣的,我從以前就一直這麼認為。新啟用一個高級接音樂的軟體,娃娃用得上手的很,非常厲害,才沒幾天就都知道特效怎麼弄了!第一次有人跟我合作後製的部份,感覺非常新鮮且愉快。
雖說我一直都知道,這是個Teamwork的時代,但我好像一直無法完全投入Teamwork模式,不是我適應不良,應該說我對於作品很龜毛,不親自弄不放心的那種。或許就像豬說的:「你又不放心給別人弄,當然會忙阿!」好像有點是這樣,我也認了。不過這次後製有副導的加入,讓我相當開心。
首先是因為我認為我們對音樂的感覺一樣(娃是超強吧),可以相互融合的風格,讓我們在討論配樂的時候總能雙方滿意,一邊接,就一拍即合。配上影片就當然開心啦,完全不衝突。再來是拍片時候,應該說我們喜歡的都是同種氣氛,而且對事情的要求度差不多,所以可以有效率的合作。然後,相信大家都知道,要拍片,一定要在看到劇本時腦中同時產生影象,但每個人的影象或許不同,不過難得的是:我們兩個剛好可以抓到差不多的Fu!所以當演員問要怎麼演的時候,我們可以分開作業,一個Take鏡頭,另一個馬上過去解釋。省下不少時間及體力!
喜歡這種大家負責又快速的感覺,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我們可以不用多講什麼就知道要幹麻了。娃,我們還要合作很久,不只是預告!

這天,我有了一個很棒的副導,合作無間。

知道為什麼要叫"Once Recalling"嗎?

18th.之御天策 06'Apr.22

圖片
好像一次要把御天寫下來,很難。
因為我很愛。

一年了,很快。我明明就記得我還在技藝館下面練女熱,半翹課;我明明就還記得欣芸在敎我們熱身;我也明明就還記得我穿和服的樣子。
中興堂的天花板還是那麼高,時鐘也沒有變。御天流的櫻花還沒謝完,但御天策已經流傳了。那天趕晚上十一點,在AT做的頭髮,好高,快要跟中興堂一樣高了,像隻雞,哈,也像陳慧玲或鄭秀文。日式風格被中國風一口氣揮下,我們都在下面,加油啊!學弟妹,別緊張!
大排,一次又一次。排到八點沒有人要吃飯,排到快九點帥伯來催我們。和以前一樣,學長姐客氣的、有禮貌的拜託帥伯再等一等,我們一定會記得關燈關冷氣。有點不順,沒關係,還有一個晚上嘛!


「撐過今天,你就是神了!」學長姐都是這麼說的,今天,輪到我們跟他們說了。
從第一次驗,到前天;從前天,到昨天;再從昨天,到今天。你們都在進步,跟那時候的我們一樣。場燈、音效、幕,什麼都就緒,mice記得關、黑色塑膠布幫忙貼,又是社慶,社慶前一晚。看著18th.大排,你們真的長大了!
我喜歡貓王的那支手語,好棒,我哭了!
↓帥帥鄭凱掌門拉胡琴!


今天,我看到的是一個不錯的天氣,可能下午的我什麼都看不到,我也不太會化妝。這幾天我都有看,覺得挺安心!
五點的時候我看到的是哭得好慘的你們,還有逐漸收拾的場佈,誰想收啊?
小籠包、裱框的「康輔奇葩」,希望你們會喜歡!

17th.去新生南路的熊一吃燒烤,還在黑板上寫下「御天不錯!」
18th.歡迎加入老人群!
p.s 照片找得好苦。這是補上禮拜六2006.4.22

Ashanti Only U

圖片
ONLY U (IN STUDIO) (Ashanti) Video Code provided by VideoCodeZone.Com 我喜歡Ashanti的歌,有種磁性,總是非常吸引人。
only you聽聽看吧!

片廠瑣碎記

圖片
不得不說從4月6日開拍到現在,有點久。
今天終於拍到預告片的倒數幾幕,感覺有點開心,有點緊張。我數著誠品筆記本到底還剩幾幕,在隨便撕一張紙條寫起來,放進制服上衣口袋。
月曆、球拍、通告,很多東西。總是不希望有閃失,所以也總在拍之前焦慮,喜歡規律的按照通告完成,卻總是估不准要花多久時間。找道具,或借或破壞,管它的,拍好就好,感覺要出來。
喜歡輕鬆的氣氛,但又不失嚴格標準。畢竟不是第一次拍,總會想要突破。大家的演技都有進步,而且很配合的讓我感動!特別是娃娃,一起到每個片場,至今,都沒缺席的好副導!
【薛高個演講比賽】
中午的我和娃,坐在位置上面對面想著演講稿。我承認高個演這齣戲,是一個偶然加上一股巧合的衝動。念頭事實上是從禮拜一(昨天)起的,下午自習課,她有場戲要到東樓出外景,但她卻不見蹤影,連手機都不翼而飛。我正在考慮該怎麼辦,她真的長得很家屬,換掉好可惜!但礙於時間有限,這場戲不拍完就很麻煩,恰好同時有別的戲要拍,就把郁雅找來演,(稱讚:她演技大進步,整個就有Fu了起來)。後來打掃時間看到高個,才發現她忘記了,跑去圖書館,這實在很棘手,於是我就決定明天再拍她的。或許你會說,那叫她演郁雅的就好了阿!不不不,這實在太便宜她了,但還沒想到她要做什麼。
今天的體育課給了我一個很棒的靈感。應該是剛好想到霍元甲中國風,我不知道我在吵什麼,只是很想要用字正腔圓講話,然後今天上的是桌球。我、娃、光對決了一節課,也吵了一節課,吵得我們都很有靈感。結果中午回到教室,我和副導就決定馬上來寫她的演講稿!整整花了一堂課的時間,我們琢磨了每個字句,討論了每一句話,試演了每一個動作,接著,把那張紙默默的交到正在趕數習的高個手中……
她簡直就快炸了!對於我們嘔心瀝血出來的傑作,她就是笑到不支倒地。然後相當敬業地到走廊背稿及排練,她實在太棒了。娃還刁了她動作。
國文課拍的時候,才NG兩三次就OK,大家都在努力憋笑,但高個來講真的超適合的!這可是全國演講比賽第一名的講稿喔!
酷斃了的一場永生難忘之大演講!
【打倒孔家店】
這純粹是一場好笑的劇碼。
從上次換位置前,我某天偶然想到的idea,和我的眾好友們分享,大家一致通過的經典歷史劇。不拍實在可惜,但原設定人選之一為了名譽放棄演出,還是小光搏命演出!這鐵定會轟動國民黨政權!
另外,臨時配合演出的國文老師---朱媽,簡直表情就是戲劇系吧!手舉起來部分詮釋很棒,疑惑的表情也是戲。…

東樓片場

圖片
今天下雨,走廊濕濕。
豬和亞凌生日快樂!
副導和我把大櫃子搬下樓,以及DV、腳架;中正、毛和郁雅,帶著一堆書,和我們一起到了東樓小角落。
話說這可是小冰山在愛短跟男友小吵架的地點,也就是,她家樓梯下。我們把櫃子擺好,克難的當做是一間儲物間,黑暗有霉的儲物間。這裡頗安靜,有趣的,剛把櫃子瞧好,腳架架好,看看毛他們要怎麼走像是進了一扇門。我沒有試過這種方法,不過似乎頗成功,拍起來效果不錯。
我們撿了旁邊一張垃圾當做定位,每個人走動的方位都很固定,畫面也要take的恰到好處,才不會露出破綻。拜那天晚上新北給的點子,我終於找到我要的櫃子,它還和我一起把最上層踢破,才能夠拍出要的感覺!高難度的光照畫面,以及走位掉相簿都抓得恰到好處,真的就好像關門一樣。臨時自由發揮的台詞也有感覺,妳們根本就是家屬吧!
這是一場有塵封到的戲。

捷運和我的小強朋友

圖片
<<早上的捷運總是特別擁擠。

今天比昨天早一班車,我很幸運的找到了背窗的位置坐下,也把我的DV放在腳邊。剎那間,我好像瞄到一個小黑影從我的左側,奔向左側的椅子,接著,就不見了!我以為我幻視……
但隔不到一分鐘,我就清楚的發現真的有東西在動!而且,牠就躲在我旁邊那女人的腳下,我看了看她的臉,安詳得讓我不想驚動她,「好吧!算了,牠應該不會跑到她腳上吧,因為她穿的是高跟鞋。」我正這麼想著,小強微妙的身影已衝到另外一邊,我有種好險的感覺。看著牠在對面老人、中年人的腳下穿梭,離我越來越遠,就開始以看熱鬧的心態,觀察一下誰什麼時候會發現牠!
不久,該發現牠的人就來了!
歐不為什麼是我?
我旁邊那位穿高跟鞋的女人,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有點大聲的跟我講:「同學!有蟑螂!」還指了一下。我起先以為她在騙我,我明明就看到小強跑到對面了。但我正前方那位女士,已用某種程度的尖叫,還假裝講電話的跑掉了!搞得全車箱的人都在看我。我冷靜的提起DV袋(畢竟它是黑色的,有也看不見),上下前後打量,再放回地上,問她說在哪?她說:「不曉得,應該還在妳袋子裡吧!」又指了它一下。這時,一名不知情的光頭男士上車,站在我前面,抓著把手。我想說沒事了,就繼續看我的雜誌。
但過了一站,我忽然覺得腳上癢癢的,「媽啊!不會吧?」正當我在懷疑是不是幻覺的時候,高跟鞋女士已經拍拍我的手,又指了我的腳,說:「有蟑螂,在妳腳上!」我本能的一手抓起短褲口(這動作我可是很熟練,我很怕蟑螂爬進褲管),問她:「牠現在在哪?」她聳聳肩告訴我她不知道,但不時又看看我的腳。牠爬出來了,在膝上!我快速的把牠彈掉,很巧,我前面的男士也靈巧的跳了起來,接著小強就掉在地上不醒人事,剛好在那男士的腳與腳之間,他於是把腳欲張欲開,就怕別人撞他他就踩到!
高跟鞋女士這時不斷的鼓吹我把小強踩死,「踩死牠,快踩死牠!」我於是告訴她:「妳知道嗎?這隻蟑螂是從這邊爬過去,繞了一圈才回來的!她起先是在妳的腳下……」她從此之後,開始磨她的高跟鞋,我也下車了。
這是發生在5站之間的事。

天啊,捷運上為什麼會有蟑螂!

紐約憧憬

圖片
在聯副上看到,有點羨幕。

屬於那一代的故事,好像常在紐約。他們這群,馮光遠、李安、平衍、羅曼菲等,另一群是文茜、王文華和一群那時在紐約的華僑。在Ink雜誌看到李安專訪時,看到他在紐約唸電影那段歲月,讓我有點羨幕,也有點覺得辛苦。至少,我看到的是他的成功不只是天份,還附加一段辛苦的時間;而他們那夥人各奔東西後,仍然執著於自己的藝術目標,如今都有了可貴的成就,那段一起努力的友誼,也持續至今。我喜歡這樣!
總覺得在一無所有的時候,得到的一些東西是最美好的。我很開心在還沒出社會的現在,就已經深刻體會到這點。上禮拜看到龍應台的一篇文章,也差不多在寫關於這個,只不過主題是貧窮,事實上大同小異。友誼這種東西很微妙,其實關於人和人之間,都有點微妙,最好的總是不怎麼含雜質。

期待有一天,可以遇到像這樣友誼。

或許現在就有了。

茉莉香片的甘醇

圖片
「就是最豪華的人,在張愛玲面前也會感到威脅,看出自己的寒傖。」

前幾天,看到季季訪張子靜的文章,我記得那很久了吧,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張愛玲,一個讓我著迷的近代女作家。
還記得是在圖書館的角落,我摸到那本「傾城之戀」,就這麼栽進張愛玲的小說。那個禮拜,水晶評張愛玲小說的書也出現在我眼前。同時,我對他有進一步的認識,和喜歡。小說裡的她,給我的感覺總是強烈的,或者說,有點寂寞。或許是不太了解寂寞,有時候看著看著,竟也無助無奈了起來。張愛玲實在太強大了,絲絲入扣的文字,怎能不打動人?
總以為她懂我。有時想一想,小說裡有些變態的怪癖,讓想寫小說想瘋了的我覺得,大概是有趣的故事總得加點這類元素。戀物癖、愛情、死亡……,你說怎能扯在一起,她有辦法!後來才知道,她的背景,她的家庭,或許給了她這種感覺,她有的是我難以想像的過去。看到她的晚年,一個有點神經質的老太婆。有點想哭,卻也感覺她有點可憐,她不是那種很喜歡結交朋友的人吧!至少,看到她寫林海音、琦君他們這群人的生活,多少了解一些她的生活方式。想想她大概也不會喜歡我吧,我傻傻的看著那一頁發笑,她實在是一個太酷的女人!
公視拍「她從海上來」,多少看到了些她的愛情,和賴荷、和胡蘭成。在書中,總覺得她是個讓我不可思議的女子,為生活而寫作、不為什麼而愛情。難得的是她的作品總是那麼棒,商業的曲張,在她身上起不了什麼作用,她就是一篇篇的寫,一篇篇的給。也去看了一下胡蘭成的作品,沒什麼感想。
最後,看到文茜詠嘆調。文茜說:「張小虹曾經有一次說我身上同時凝聚兩個完全衝突的女人,一是張愛玲,一是謝雪紅。張愛玲沒有謝雪紅勇敢,所以她的人生有太多的困境脫離不了,所以最後只能強烈疏離和自我放逐,她是一個成名很早,可晚年卻充滿挫敗的女人。
當她寫《傾城之戀》之時,她可以用戰亂成全一段並不存在的愛情;可是在真實人生裡,戰亂成全不了她跟胡蘭成的愛情。當寫完《傾城之戀》後,她去找胡蘭成,結果他愛上另一個女人,這女人就是一個男人要的女人,一個年輕、美麗的肉體。無論是戰亂前、戰亂中、戰亂後;無論是她待在張家那個抽鴉片的爸爸身邊,還是離開張家,她都成全不了自己。
某個程度來講,張愛玲是個戀物者,我在《文茜詠歎調》這本書裡頭,似乎也呈現出那個戀物的特質,可是對我來說這比較像個遊戲,張愛玲比較像耽溺,被那個東西緊緊抓住。」

某方面,我似乎也開始沉溺,或者,在玩被抓住的遊戲。

HSNU SOUTH

那天,South就是這樣。
應她個人要求,看一次要一些些 tip
哈哈,所以你手頭上有多少?就交出來吧!


「喔,我......我手頭上有......指甲。」

「搞什麼?」

我昨天把它很爛的接起來,前後花不到5分鐘,加減看吧!
內容物包含,一套"小穗拳法"。

p.s 偶爾看看這樣開心也不錯,祝您看得懂。

中級急救的獅頭山

圖片
很熱的,星期天。
穿團T的我,背了本有栖川有栖的小說、兩份國文考卷,還有一些雜物,不到八點就出門了。
正裝是新的,連開都沒開過,卡其色。
我在團部換上,要和譚一起去顧「急救」站,這是中級考驗。距離我考的上次的時間,是四年。我還記得是一段很艱辛的「旅行」,那天的我走得很累,從五峰走到小粗坑,再進直潭,回五峰。手上拿著根說重不重的童軍棍,附童軍繩的水壺,還有薔薇夥伴,走著走著隨時都想要把這些東西通通扔掉!

今年的他們,好像會被整得也很慘!號稱獅頭山主的我,對於山上小路無一不曉,比他們早上山的我們行義,帶著考試用具,先去佈置,每一條都是繞路、上山,妳真夠狠的!爬到氣喘噓噓,邊走邊碎碎唸,真的超累,又怕他們趕上,只好拼命走……
急救站在「忘憂亭」。卻很不巧的兩個關主都重感冒,所以,大概過我們這的都得被急救吧,我想。學弟妹很慢,實在有點弱,一定是不太會用指南針害的,延誤太多,我們只好用亭內的日曆紙,玩Bingo。話說我們要考他們的是:兩個擔架,大小吊環、頭、太陽穴、手和膝、胸前包紮,以及急救常識,這頗簡單的。記得那時候,我們闖關辛苦,怕中午到不了直潭,就沒飯吃,就咬牙拼命衝,第一關就是急救,我們做擔架根本是以秒計算吧!不然傷患都死了,擔架都還沒做好是怎樣?況且那時候人沒有很多,不像這次一小隊都十幾個人,連包紮都慢吞吞的,還包錯。幸好不是團內小朋友,不然就開罵了!
值得一提的是,居然看到男生愛裝可愛耶,真難得。不過我把他交給學妹了,因為他實在太糟糕,什麼都亂包。
素質有待改善的他們,,在等最後終究是在連我們都下山再上媽嗎樂園後,陸續抵達架火爐,煮開水。居然有人迷路,還得派人上去找,真是天啊,太強了!累到吃不下,還是被趕回團部去吃麵,聽說有人煮了!還要等他們填飽肚子(都快四點了)下山來考球類專科章,連球類都有專科章,真有趣。二十次上籃進十五顆就有了。我還是認為實力比一整身的徽章實用,這才是八五團的精神!
總之,離不開團。
我還會再回去的,不過423團集會可能不行。

p.s早上上山的時候,在巷內看到一對情侶,真曖昧,害我們匆匆走過,他們一定意想不到這裡會有人走吧?那麼臭……

附中校慶06408

圖片
感覺上,我好像跟這裡很熟了。
去年,我像個瘋子,在我們的賭攤上聲嘶力竭,「槓」是我,我就是「槓」!轉角的奇蹟,還上電視,我還很記得八大(是八大吧?)記者問我的話:「哇,妳很有經驗喔!你家是開這個的嗎?」我好像沒有很仔細的回答她,總之就是不停的搖賭罐,賺超多的,還有撲克牌,我那天運氣超好,沒輸多少,也讓我意外紅了一小陣子!
前年,我在中興堂幕前,審了一場小案,包公、展昭、榜眼、屁股臉、證人,還有小飛機餅乾,我是永遠都忘不了的!
我趴在新北二樓的欄杆上,看著只有四隊的啦啦隊比賽,再聽說四取前三名,結果有兩個第二。差好多,我們那時的體育館,根本就是炸開了,好多掌聲、歡呼,還有特技,每班幾乎都很強大。我想去下午1:30劉真學姐的簽書會,不知道好棒的她會不會記得我?附中人總是給人舒服的感覺。中正穿外面的面具攤,我有去捧場,為了買回那隻縫紉雞……200面具。
晚上的學弟妹要加油阿!舞臺上很多事情事要學才會的,沒有碰過是不會懂的。我們知道你們努力,但是努力要有成果,你們真的該多多練習,演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啊!
過去了,附中就要一甲子了!明年的我,會準時在這裡唱著校歌的,等大家。校友總是很酷,至少我這麼覺得,呵,我也快是了……
看到好多老人,老不老都沒關係,至少我們開心的看到你們,想看到好多認識的。
但,卻又沒有

馬公衝刺班

圖片
馬公衝刺班
政府立案,良心事業
對象:台灣省台北縣新店、文山地區優秀子弟
名額:採行小班制
收費:完全免費,但嚴格執行請客制度,自備餐具或足夠的錢
環境介紹:
獨棟空間,靠近捷運新店市公所站,遠離台北南陽一帶塵囂,空氣新鮮,全天候室內冷氣開放,採日立冷氣,無雜音干擾。附近有商業街,乾淨衛生。行政中心,衛生局、市公所、警察局消防局進在咫尺,完全不必擔心安全問題!二樓自習教室,無障礙空間,專用電梯,並附設室內、室外專門運動場,記分板,絕對是別家衝刺班無法跟進的設施。
專用休息室,四排環繞原木座椅,要躺要坐隨便你。定期舉辦表演,難得的放鬆心情,完全免費入場!以及獨立廁所,男女分開,免排隊,專人打掃,提供衛生紙、棉,定時保持清潔。
管理方式:
嚴格管理,不失人性。完全尊重同學意志,提供完善的自習時間表。專人管理,嚴格禁止交談、長時間睡覺,休息時間固定,以不妨礙他人讀書為原則。走廊提供飲水、食物,室內不建議同學飲食,想小睡片刻,以十分鐘為單位,有人會去叫你。可選自由擇獨立或並桌座位、提供專用鐵櫃,方便同學放書。
請客制度:
比照施行辦法,早上8點整要到,遲到者請中餐或飲料一杯,中途講話聊天睡覺違反規定者,請零食、薯條等。無故早退,得累記缺點一次,累積三次就請客!

報名請面談,謝謝。
馬公衝刺班,祝您考上好大學!

語萱 開場阿

這是實驗放影片...大概是11個月前的事情吧...沒關係,該回顧的時候我還會再推它一次那時候我們都還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