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6的文章

圖片
To hold a pen is to be at war. ---Voltaire 首先,謝謝妳無意間給我的車車談話,讓我馬上決定了這件事情。無論妳看到與否。這件事讓我掛心很久,是擔心在它應有頗強的副作用。←交錯的水管,卻是相互連接。
或許知道,我有些,寫文章能讓人看得懂的能力,但我討厭用文字來傷害別人,even只是嘲諷。這是自我堅持,由於知道文字的可怕;就如被我奉為圭臬,伏爾泰的這句話一樣。讓我更加謹慎。雋永的文字,絕不是建立在抱怨上面。筆,不是用來傷人的。不 屑,對自己言論不負責的人,因他們無 條件享有濫用文字的權利。負責的說話態度,才符合言論自由本質。隨著媒體的進步,消息傳播快捷,尤其在網路!前一秒才說的話,後幾分鐘就傳抵世界各 地。這是開放空間,即使再想保密,誰都可能看到。這使我每次構思文章時,都有一層顧慮。也讓我每次要按下發佈前,會先問自己幾個問題。文字是把刀,竟也是溝通的工具。不值得去寫一些無謂的東西,它會一直都在;不值得說一些無聊的話,它可能被一輩子牢牢記住。晚上,看到同樣是Voltaire說的,「Think for yourselves and let others enjoy the privilege to do so too.」。像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我們從小都懂。而實踐到發表言論上面,就是種體貼。帶給別人難過有什麼好處?這總是我最後會想到的問題。答案是千篇一律的沒有,因為我知道,我可能不會永遠討厭一個人,但要把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收回來,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的。謝謝妳,讓我又把這套理論徹底想了一遍。當然,一樣不喜歡做一件,大家喜歡卻讓一個人難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