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6的文章

單身趴體

圖片
昨晚的煙火,偷跑得有點曖昧,夜好深。


約早上十點南穿,噗,我十點二十才起床,真的很對不起。今天是我和平的Single Party,穿夾腳拖不太好,所以決定穿CHANEL配我親愛的牛仔褲。抵達的時候是十一點半吧!不過成功把我姨丈約出來,依然是相當幸運的事。QK見面。我們先進學校,她說在等我的時候,已經很不得已瀏覽過全校成績。今天是第一天暑輔,又是情人節,拿飲料關心學妹應該是很感人的事吧?不過意外碰到學姊,真是太巧了。看到迅速的1103小朋友,很勤勞的拆了我們的佈置,驚訝於她們快捷之餘,也有點擔心和不捨,畢竟,這不再是我們的教室了。那片怎辦咧?
走去麥當勞,今天怎麼這麼熱!
佳美從我們旁邊騎過去,等等大概會在師大泳池碰到吧。沒什麼胃口的我們,啜著飲料,聊了一些事,挺開心的。接著走到師大夜市,平堅持要撐傘,可是我想曬黑。我現在只要看到傘骨,都覺得它會斷掉,怎麼會這樣?逛了幾間OUTLET,看了些不錯的衣服,哈,看上同條褲子,和一些好看的衣服。唯一的糟事就是:她的老師打來說要晚一小時上課,我們又得在這裡攪和一小時。龍泉居的冰好大碗,ㄘㄨㄚˋ冰不ㄘㄨㄚˋ才是聰明的吃法吧!我覺得我們配得很好吃:牛奶、巧克力、粉圓、薏仁。好看又好吃!綠精靈是一杯詭異的飲料,看起來色素很多一樣,不過是在送上來之後才發現。好像有薄荷、柑橘、檸檬之類的物品,超綠!而且封口上還寫LOVE IS BLIND,有顆大愛心。噗,一個很妙的包裝耶。
到師大泳池的路上,還意外碰到Lisa,不過我們狂call她都沒接,就算了任她繼續走,我們只是站在原地觀察。還沒進泳池就看到欣玲,我和平一起進去,小聊一下,開心。她的老師真的長得頗像筠珍,看起來人很好。接著我到水準去,又蹲又站的看了卡謬的「異鄉人」,我覺得我姿勢變化很多,旁邊的人看了應該覺得很好笑吧!「異鄉人」真是一個奇妙的故事,第一句就是「我媽死了,不確定是昨天還是今天……」就像之前聽到的一樣,他去殺人,法官在審判他的心理,覺得他不該在母親過世時,送葬沒有表情、不看母親遺容,並且馬上和瑪莉上床,又殺人。總之,是一本很謬趣的小說。
搭642回家,也算是高中時代的回憶吧!然而又搭過站,更是回憶的精華!
是人,沒有不搭過站的。

p.s So Romantic Valentine's Day

Blue Lagoon

Blue Lagoon:薄荷、綠茶、柑橘、蜂蜜。

電話響不停的結果是,要爬起來帶人出去玩,後來查緝出是兩個人,所以就一起出去吧!
新店,新店。除了我家不能去,要去哪裡都隨妳。是吃早午餐的時間,我們在中正路上逛,想找些食物。好熱的風把我們吹進牛排館,我倒是第一次上來這家,還ok,因為它有冷氣有飲料!我點黑胡椒雞肉,不過他上來磨菇,那就算了沒差,但一大早就吃這麼多真勞累,還有什麼很髒的酥皮濃湯,吃酥皮濃湯好累,真的。
去很瞎的國賓走走,看有什麼二輪,順便讓台北人看看新店人的戲院,噗,我覺得這很少見,大娃,妳說是吧?她也不反對我們就走,光明街的太陽好炎熱。國賓居然裝潢了,超有趣,塑膠布遮掉了大半手繪廣告,還是很國賓。最近的一場還有一小時,我坐在階梯上等決定,後來分道揚鑣,我繼續當地陪,大娃去找工作。
那這樣,去碧潭!
我喜歡碧潭,沒有什麼原因。最近瘋狂想曬黑的我,看到這麼大陽光真開心。走吊橋去對岸瞧瞧,據說我們在走吊橋的時候,發生四級強震?!今天的風很涼,微微的、醺醺的,浮在天鵝船上,也浮在吊橋上。我們走到對面的某座山上去,阿彌佗佛山,也到不了我想去的地方,到底怎麼走?於是我們回去,瑪麗亞的玫瑰,希臘風建築,在橋頭。我們上了三樓,這應該是貴婦午茶的地方,我的位置很妙,可以一直看到一對情侶在……,總之很怪。歡點一杯冰沙,我呢?
Blue Lagoon!
還以為很普通,幸好它的外表沒有讓我失望,深藍變成綠色的透徹,凝結成一顆罐頭櫻桃,是挺誘人的。歡的冰沙爆大杯,送上來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傻眼,看到要喝完就覺得很好笑,不過大家都是用水壺裝飲料,這倒是無所謂,一樣大杯。喝完去橋上吹風,原來那是有酒精味的風,但我聞不出來,我臉應該很紅可是不燙。
到下面繞繞,很多店都還沒開,今天本來可以是套圈圈界的大日子,但可惜場地沒有準備好,延賽。花十塊玩了場很弱的投籃,看到一小群國中生在廁所門口,想起那時,我們也常常這樣。還有那天晚上的火星日大接近,我們聊到十二點左右才回家……

什麼?妳沒來過碧潭!!!

Toys From Spain西班牙玩具展

圖片
喔,實在是太喜歡玩具了,玩具真是人類的好夥伴! 指考前就想去看的展,慾望積到今天早上十點,我們終於要執行了。我們,是我和喬治。 很可愛的導覽手冊和票,$230。
一進去看到滿地的玩具,就超開心,好像是五十個小孩捐出來的玩具吧,台灣、西班牙都有,印象最深是一個小孩好愛蜘蛛人,衣服面罩什麼都有,我覺得他的相片應該也要比個手勢才對。噗滋~這樣冰冰就快要輸了!另外還有人是復古風,棒棒小鼓跟尪仔飄(是這樣寫嗎?)都有出現,我跟喬治說我有鬥鬥棋跟炫風卡,話說鬥鬥棋真是個有爭議性的玩具。 西班牙玩具很多都是紙做的,像是紙娃娃、紙什麼製品,看起來都不像紙,而且一看就很外國風。我覺得當玩具館館長很好,像有加泰隆尼亞玩具博物館館長胡安羅沙頭像,這種東西,當然還有一堆小孩的頭像。

玩具館的成立,跟我喜歡的Dali有很深的關係,歐,Dali實在是太可愛了,他說,愛這個小鎮,送什麼是不夠的,他要送這裡一座美術館,後來變成玩具博物館。所以裡面有很多他的玩具,他朋友的玩具,他爸給他的玩具…… 其實從玩具的演化,可以看出人的慾望或心理。像一次世界大戰後,有跟士兵有關的玩具生產,車子、飛機什麼的,就是發展出來後才有的啦!而且一開始是從手動,到推動,再變成自動:陀螺、紙娃娃是手動;車子是推動;火車軌道和火車是自動。地板上有寫一句很像名言的話:人們不只希望玩具能動,還希望它自己會動。有些玩具根本看不出來怎麼玩,而有些卻不知道趣味在哪裡。紙上遊戲玩法很多種,但是那種骰骰子前進的遊戲,如果上面寫字還一清二楚是什麼處罰,不寫字只畫連環漫畫的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玩下去,大概是走到那個要講故事之類的吧!還有魔術箱,裡面亂七八糟東西很多,但是要思考一下是變什麼。另外還有人體內部、摺紙,一些具教育意義的模型。最讓喬治感興趣的是一個連環動作,就是連環圖,插在一個圓形東西上,一轉,就變得像電影一樣一直跑,還頗好玩的感覺,我記得我小時候有玩過類似的裝置,然後是放灰姑娘影片。德國火車駛進,我們摸了它一下,我覺得這台車真酷,好想開一台!完全忘記這是博物館展覽,謝絕手觸。剛進門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個有貼小國旗的地球儀,就管他三七二十一的開始找台灣,一起轉那個球,轉完才遲疑一下說:咿?這是可以碰的嗎? 這是個相當親民的展覽哩!
吃了間義麵,我想去牿嶺街。小劇場像個詭異的地方,沒人,木頭踩下去嘎玆嘎茲響,二樓咖啡文藝展廳、三樓排練室,神…

會再見

圖片
今天,是你離開的日子。
颱風把天空搞得格外透澈,走去郵局的路上,沿著小巷的空氣,籠罩著一層暗淡的不安。在走到樂器行的路上,想到那把留在郵局二樓透明的傘,於是走回去拿它,誰曉得拿出來不到五分鐘就被吹爆了!斷了的某根傘骨還在包包裡。
自己去買了第一套自己的鼓棒,在你離開的這天,我選了黑色,從沒有想要的全黑色,忽然毫不考慮的決定了它。看著厚厚的雲層,幻想著所有的可能性,今天我們還看著同一片天空,明天呢?不敢再想,推開玻璃門,好想聞到不同於你的香水味。查了班表,今天23:10飛法蘭克福,是搭那班嗎?哈,送機就趁現在,可是還得收收無奈的別離。
喔,我餓了。和大娃在師大亂逛,到號稱異國街的地方,風吹得異國情調玄玄的,軟軟的。我們去吃了一間義大利麵,老闆的紅茶怪怪的,原來是加果糖不是加砂糖;柳橙汁也怪怪的,原來是加水而不是原汁。我喜歡吃這家的鮭魚麵!走到了水準,那是間值得想念的書店。今天人不多,正在上書,我們從第一排繞到最後,看到歷史課本出現的讀物,也看到日語跟西班牙語的讀物,我們都不相信看書就會講這件事。陽光,反射得很嚇人,我們同時被這像要世界末日的天空,懾住。
疾駛的公車,闖過尖峰的地下道,有一小段時間看不到天空,兩人坐一張椅子的空間,好像剛剛好。今天是我姊的生日,
也是我開始想你的日子。

第十天的想念

圖片
關渡回來的路上,我看著這離開九天的世界,我們每天晚上看到的橋,忽然覺得,川流不息的城市,似乎偷偷凝固了某種東西。
風還是一樣慢慢的吹,從車窗望出去,我只看到那遠遠矗立在山頭的北藝,想著昨天的我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比現在還晚。剛去吃達文士,一間連續九天過門而不入的餐廳,燭光晚餐很可愛的繞著每個玻璃杯,就這樣看著餘暉暗沉,好像圓滿。
原本十天的課,因為颱風變成九天,但是課程不變,希望沒有lose掉什麼。回來的第一天,還習慣性的翻翻課表,發現課只排到昨天;早上7:00挖人起來的人不見了,就連電話也不會再響;我的室友呢?只剩下一間大大的單人房,雙人床。帶鼓棒出門的匆忙,停駐在餐桌轉盤上,豆漿配各式早餐的所有拉肚子可能性,退化成一個菠蘿麵包;慵懶的呵欠,比不上蹲側馬步的全身肌肉酸痛;再也不用從一樓跑到六樓,也不用趕回餐廳跟兩百個人一起吃飯……
看著MSN上的亮燈,發現充實也是一種幸福!
突然想謝謝我離不開的打擊,也想謝謝我又幸運的在這營隊生活。

完蛋了,又要哭了,我不要跟台客一樣!
C班萬歲! 萬歲!*好想念我們家的他。
p.s請大家踴躍的給我照片。謝謝!

Pompeii

圖片
Pompeii,一個值得哀悼的名字。
from University of Virginia
維蘇威火山的熱浪襲來,於是我們都嗆暈在這義大利的小城市,靠魚醬、織品勉強度日。愈來愈難呼吸。
希臘色彩帶點羅馬,花園口兩根大理石柱上,雕花葉另刻著神的頭,我覺得這是他們最華麗的裝飾了。所有的鍋碗,是陶瓷、琉璃、青銅等,沒有繁雜的花紋,剩下的是純然的波浪狀,簡單的用具,讓鍊子類的東西突出,畢竟雕刻在中國比較厲害(商朝),但中國似乎沒有鐵鍊出現,我在想他們是怎麼編的……
好多奇怪的用具,髮簪、香膏瓶、乳霜瓶,最怪的是一個叫刮刀的東西。一根彎彎的鐵條,完全不能想像那是怎麼用:把橄欖油塗在身上,用刮刀刮去,就能把身上髒東西帶走。同一支刮刀刮腳皮、手毛還有背、肚子,超噁心!而且在公共澡堂,放有公共刮刀一套,大概四五支,就跟公共毛巾沒兩樣。貴族才會自備刮刀。龐貝城算是個愛乾淨的都市,城內的公共澡堂數多於當時義大利半島其他城邦,但一想到刮刀還是覺得很恐怖。他們習慣於下午四五點進澡堂,洗完澡再去參加晚宴。晚宴的吃法也很妙,通常是某貴族人家請客,七八個貴族一起吃。主人會把自家的禁忌刻在餐廳的石柱上,他們家裡的石柱跟羅馬石柱一樣,粗大,所以可以刻很多條文。貴族通常會帶奴隸去,奴隸站在旁邊,貴族們則坐躺椅。他們習慣躺著吃東西,所以我們推測他們的胃應該很不好。躺椅就類似吸鴉片煙的椅子,頭的部分還有高起,自舖軟墊,躺椅旁邊有個嘔吐盆,吃一吃就吐在那兒,奴隸負責清理。躺椅圍著中間的食物盆排,左右各四張、面對門口兩張,左邊第四張是主位,中間靠左那張是客第一位,亂坐會被攆出去。總之他們飲食習慣就是很不衛生!還用手抓。
再來提到貨幣制度,他們的經濟比我們發達,是依賴貿易經濟的結果。公元一世紀,大概是中國的漢朝,度量衡差不多統一,但沒有貨幣通行全國。龐貝人除了有公共秤,像天平,還有大砝碼,放在碼頭用。砝碼超大,大概要用手搬,不可能用鎳子,不用超精確,因為不是秤小東西吧。我覺得他們是拿來秤大象,可是歡說怎麼可能!秤大象也不錯啊,反正秤大到用麻繩綁,好像還比我高,一個秤盤就很大,全漆成藍色好酷。貨幣就更妙,好像是手工製造,圓不圓方不方的!分銅銀金三種材質,不一樣面值,還有大小。上面印的是君主候選人的像,特別的有凱薩,很可愛!還有上面印S.C的銅幣,不知什麼意思。這些錢幣是各候選人自行製造,在選前發給人民,嘿,算是另類賄…

休工

圖片
最近有種無奈休工的傾向,沒有願不願意。
報告一下進度好了:

預告片→ 99% 4/28拍完 5/3後製完成
通告表→ 10% 導演隨性通告
劇 本→ 40% 真難寫,誰特別想演什麼回憶請跟我提一下
道 具→ 90% 班牌!四冠錦旗?
場 地→ 40% 欠一個家,誰家願意借一下?場勘!
本 片→ 35% 緩慢的拍。休工中……
後 製→ 5% 剪剪接接,轉轉!
光 碟→ 45% 有片,還沒燒,要封面嗎?

時 間→ 85% 算起來頗充裕,教室的戲需要在 7/29前殺青

最近的生活在醫院、學校、家之間穿梭,進度就這樣一直delay下去,不過沒關係,拍完是早晚的事,一起堅持吧,都拍這麼久了!
這只是休工,還有開工的一天。


↑和副導騎腳踏車經過的牆,兩個人一起想停車。在信義路小巷子裡。

生日。班日

圖片
早兩個月前,掌門就恐嚇我要灌酒,果然,7/3那個晚上一點也不安詳。指考完當天,挺爽的,月當然得乖乖的掛在那裡,沉笑。
風微涼,北平泡鐵定不會忘記掌門的樣子。烤肉架有三架,青椒小公主當然也在,發青椒蔬菜給大家;平被叫去當義麵的實驗品,沒有拉肚子真是恭喜她了!烤棉花糖需要技術,外酥內軟才叫好吃。大家講著有一搭沒一搭的笑話,八點就要來了。妳們一走就不會有好事,果然,烤肉現在才開始是吧?什麼時候準備好的水槍跟澆花器我都沒發現,2003年份的薄酒萊還在發酵,什麼?有一整箱!
我傻眼了,好臭!媽啊,真的好臭!黏黏的、溼溼的充滿全身里外,走一步都覺得噁心。我開始慶幸自己穿的是球褲,而且黑色衣服,否則制服就會透光,而且染色。但,其實球褲除了乾得快,也沒啥好處,因為它有兩層,外乾內不乾也挺慘的!對,我就是這樣,鄰居出來罵人的時候,我正是溼答答的站在路中間,在被摧殘,掌門說要收拾,順便幫我洗露天澡,說太臭的人不准上車,自己跑下山去……
酒鬼,也有這一天。
被淋酒的愛迪達還沒乾,我忘記了,踏了就出門,到公車上才發現它一點一點的。那是酒漬,還紫色的。今天的工作是拍片,這是件開心的事情!重重的DV在包包裡晃動,構思劇本一直分心。
Jan今天要去東南亞當富豪,早上跑來給我兩片東西,還有一瓶,紅酒!哇,真神奇的生日禮,我喜歡。很有他的fu。娃後來來了,睡過頭人,沒關係啦,因為我更糟糕劇本生不出來。中午我們和阿毛、窩很開心的去吃M,我今天才發現麥香魚餐的A錢秘密,噢,我被A幾年了啊!下午拍了幾場很有趣的戲,像是在信幹上,黑和翠的戲、Ann姊下午3點整把新北穿當辦公室,公用電話是辦公室電話,熱線的咧!從最後一棟拍到南穿,該死的DV為什麼有電?妳們拿出蛋糕唱生日歌讓我嚇一跳又很warm,我今年許的願好籠統,不過一下子就實現一個的感覺真靈!另外,被蠟油濺一身的小黑抱歉,我今年才發現我的肺活量有變大!平泡的帽子,戴起來有低調感。
下午,Kiss項鍊挺好看,謝啦!
晚上,師大鐵板燒,我戰勝了紅茶!18年來頭一遭,請祝賀我!
昨天是辣,隔天是楊咩女士的生日,再一天是班日。
早上錢櫃唱歌,從長庚飛回去,有點累,全身上下剩55元。Call豪送錢來,哈,就送來了!P.M2:00南穿見。來了二十幾個人!
不好意思沒讓妳們看到片,我們都還要努力一陣!跟我一起玩躲貓貓吧,附中舊北以前的一樓平面,我和小光就會把妳們抓到掛,真是件累人的事情!

我看你還滿年輕的

爺來台北開黨務,本想找他幫我拍帥帥馬英久,但是他不肯。晚上吃飯時,他忽然提到今天,他看到馬,馬就問他為什麼一直看他,爺說:「沒有。我看你阿,還滿年輕的!」他們就這樣大笑一陣。
算了爺本來就是個怪人,盡做一些怪事卻又很酷。他剛跟我們說,上上禮拜從大陸回來,黃埔軍校的學弟找他去當顧問,我們都覺得很怪,大陸機構又要找他幹麻,他很簡單的說:去吹牛嘛!接著他講了件從前的事,大約是解釋有次他去住在廟裡,住了一間大家都不敢住的房間,半夜,聽到怪聲音,就拿手電筒上樓看看,發現有個把頭髮披在前面穿紅衣的東西,爺就拿手電筒照他,問:你是人還是鬼啊?是人就應聲!那東西把頭髮撥開說,我是人啦!幹麻那麼兇?爺說,你很吵,吵得我睡不著覺,你有什麼困難?不要再在這裡哭了。那女的跟他說了家裡的經濟問題,又哭說早上300元被偷了,她沒法回家,那筆錢是她十個月的薪水……爺二話不說,從口袋拿出300給她,把她手上的繩子拿走,她問說:你有什麼意圖?爺說:我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妳實在太吵,吵得我沒辦法睡覺,妳趕快去睡吧!
隔天旅行團就離開了!
回台後,忽然有通電話。大陸口音的人問:「上個月廈門進香團,你是不是有給一個女子300塊錢?」爺說,有啊,在XX寺的時候,那女的缺錢嘛,我都知道!電話就咖的掛斷了,官員說:台灣來的,這是小錢。就把那女的放了,他們懷疑她偷錢之類的。300塊人民幣不過台幣1200而已。
如果有天我可以給別人300,那我也會給的,管他是不是要騙我。

p.s 據說廈門房子都30幾層,不能跟上海比的廈門,如此發達,卻是我們都看不見!台灣真的該好好努力!加油吧!

唸書的日子

圖片
←給喬治的瑛士,六月畫,7 min.
不再是一天到晚苦悶的念書,一開始反而情願偶爾做些分心事,像是寫不完的畢冊、做不完的卡片、弄不完的事情。
不過還是該念點書啦!

指考。睽違一個月。

圖片
新店人摯愛的馬公衝刺班企業和附圖衝刺班,於2006年六月初正式簽訂合作。知名經濟學者指出,此政治併購案,將危及到北市中心地區(如台北車站一帶)同行業者的市場佔有率,更近一步整合地方資源,未來,可能造成地理上所謂反反吸的作用,並退化北車的經濟。
一個月,好快!一個六月,說實在的,足夠構築了我們的夢想。除了那慶典,忘不了交相呼喊的惆悵,上千個人的惆悵,凝滯了紅地毯的光芒,儀隊的槍,整齊劃一的為我們送行。
就這樣我該沉溺在書中的,偶爾卻又蹦出些不經意的躁動。
昭錦的禮拜一中午12:00-2:00;崔沁的禮拜五早上8:30。約定耕耘著這短暫的時間,該是緊張而連續的壓力,卻也不知不覺得淡化。我們喜歡唸唸書後去騎車打球,隨著考試的逼近也慢慢減少。附中,變成一類的考場……
考三天真的很麻煩。因為根本就沒有那麼長的手指可以切成三份嘛!
整個就超熱,電風扇的吵雜夾著蟬聲。隔壁那個甩筆人的技術真的很差,一直掉,而且好像用奇怪的小吊飾,很吵!讓我和姨丈不爽的請監考老師阻止他。
這,
是個六月的尾聲,捲起一個月的離愁。那麼,我大概也可以,收收梅雨季的陰鬱,踏上夏天的快活吧!
特別開心的是,我可以剛好用整個十七歲,祭上不想承認的成年禮。

終於把指頭考完了真是有說不出的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