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6的文章

202日,跑錯教室

興致勃勃的在教208上完國文,衝到202去趕下一堂藝術概論。
從後門進去,放眼望去只認識阿弟跟發哥,三個人就很開心的坐下來聊。我們還討論到老師的名字,猜「王志萍」是男是女。
過了二十分鐘,老師來了!是個男人,一進門就說有學長姐被他當,然後沒自我介紹和點名的,就拿一疊紙說要考試。我們三個分坐三排的最後,自顧自的聊天,教室還是很吵,我因為考卷不足而沒拿到。阿弟一看到,就把紙湊過來說:「欸你看!六書、古文什麼的,這根本就是國文嘛!」我一邊心理想:「好衰!怎麼又選到一堂偏國文的藝概。」一邊跟她說:「喂!這考試耶,快寫!」她一下下又轉過來說:「這根本沒有題目阿,寫什麼寫!而且都馬是國文,很怪,阿這不是藝術概論課嗎?」我們三個都很震驚,問前面的:「妳們是來上藝術概論嗎?」她們三個人一起轉過來搖搖頭說:「不!我們是選國文,這堂是國樂系的國文課。」我們說:「阿不是202?這裡是202,你們是在202上嗎?」她們非常篤定的點頭,還問了旁邊的。這時候整班的人都在看我們,我們三個就馬上站起來,衝出去,還一直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們走錯教室了!」那老師在裡面一直狂笑,我們超緊張,想說:「哇!我們的藝術概論咧?」
後來發現是在綜合大樓202。
老師是一個崑曲瑰寶,整個教室爆滿到沒位置,我們三個勉強塞了個角落,還有學姐和另一個廣電同學。正宗王志萍老師笑笑的說:「哎呀,大一難免嘛,沒關係沒關係。」
總之,這樣也是一個早上。

最近的生活

圖片
【Green Day---suffocate】
昨天你問到我的新學校生活如何,我很開心的跟你說一切都還新鮮。
最近,忽然有種無法自拔的嫌惡感,覺得自己能力不足、知識淺薄的連說句話都會節巴。別人說什麼我不懂,不懂卻又裝懂,即使聽過,也不敢多發表什麼,就怕會一不小心牽扯到我不懂的東西,而蒙混本性會自動出來狼狽的彌補,哎呀,這有多窘。卻,又似乎覺得,我不該再沒有層次下去。我看到的人已經不一樣了,大家開始會防衛,開始會用刺激別人來掩護自己。
有想過,創作的本質是什麼嗎?
每創作一次,我就被活活剝去一層,但哪天,我不再為自己加外殼,只顧著一層層的卸去時,我會剩下什麼?
那個時候,我已經遠離創作的本質,弄出什麼都不再具有意義,像是在泥巴打滾的蛆,一直扭、一直扭說:你們看,我還會扭耶!
要這樣嗎?於是,我開始離開,從膚淺的交際層面抽離,再次回到我所寄盼的地方,坐下來,把該做的事情寫一寫,課表列一列,我不要當隨叫隨到的龍套。什麼時間是我該好好利用,我的人生到底還有沒有目標?反觀這樣的日子,我憂心如焚的前顧後盼,抓到一本張愛玲的小說,忙著一頭栽進去;湊錢買張德國狂潮的戲劇票,炫耀我要去看這場戲;跑進誠品蹲一整天,定不下心來找本我想深入的世界。好像這樣就可以瞬間提高我的層次。

我啞了,看著書架,灌口可樂,噢不,我是不是該喝咖啡?

42街

圖片
體檢完就不必管保養了。哈。
晚上去忠孝敦化吃吃,居然下雨了,沒關係,度小月的擔仔麵會慢慢復原被雨沖走的東西。妳送我一小瓶香水,兩朵花。聞著香水的味道,我好像也沾染了這種嗜好,慢慢的發酵在麵湯的蒸氣,女用香水。
接著到42街去吃冰,那個招牌,妳說是花幾晚上拉到一樣尺寸的成果,還挺好看的燈箱,恩。Menu也是。冰底很特別,可以換而且加不同料,大碗80小碗50。聽著妳講了一些最近的事,聊起來一些SOHO的case,想想這就是社會,不是嗎?沒有惆悵的意思,老闆請我們兩個菓子燒,媽媽帶小孩站在攤前,已經很久了,他們吵著要吃什麼口味。這攤本來是在公館做,後來到了這裡,租了間店面闖名氣,老闆每天從桃園過來,很辛苦的他說,是時候了,他決定收攤回桃園,以後東西用訂的,他的奶酪不錯。真的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或許是出社會後才會發現這些,但他沒有埋怨、沒有擺爛,只有默默撐下,再慢慢計畫。
走的時候,他咬著自己的菓子燒,好像是剛剛做壞的,微笑著跟我們說再見,外面還繼續下著雨,現在七點半。
42街,可以吃吃看

體檢$430

早上六點禁食。這真是挑戰人類飢餓的極限,所以我就睡晚一點。
我們被排在10點之後開始,這根本就是闖關遊戲嘛!先拿張空白單子,量身高體重,哇哈哈,我足足長高了0.2公分,換算成公釐就是2公釐喔,從此之後又更接近170一步,媽媽說,那我們來四捨五入。哇,我就有200公分了耶!
進去大廳,首先來量個我引以為傲的視力,現在沒近視的小孩真是不多了,更何況是眼睛太好的小孩。才測完,她就指抽血的方向叫我去排隊,她一定不知道,我擔心這個抽血已經好幾個禮拜了,作惡夢都會夢到我在抽血護士找不到血管,大家都說抽血很可怕,要我最好在旁邊觀察一下,哪個比較好。於是我就照辦了,我挑了一名人頗少,溫柔又正的護士,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居然敢看著我的血流出來,天啊,也太濃了吧!雖然俏護士告訴我要把酒精棉花按緊,才不會瘀青,但我一直到很久以後,跟別人炫耀說我抽過血,晉升為勇士的時候,那人跟我說:「哇,你怎麼瘀青了?」我才發現,原來我根本就按錯位置。接著去測血壓,我前面的人一直碎碎念說什麼他根本就沒有高血壓,害我開始擔心起來,如果,我有高血壓怎麼辦咧?以後什麼雲霄飛車都不能坐了。幸好,我是114&70很好很好!觀察到隔壁看牙齒的,有個醫生看起來比較帥,就去排,不過我蛀牙很多是真的,哈哈。
在去被問診之前,去看了一下號稱抽血界俗辣的人,我和熊都抽過了,她蹲在地上站不起來。問診的醫生沒說什麼,阿哈大概是我身體太好了吧!果然一個禮拜的運動及飲食控制是有幫助的,如果我的胸腔X光也OK,我根本就是台灣最健康的小孩了!哈哈哈,花哈哈哈……

請頒發證書給我,然後我可以教大家如何得到一張完美的體檢表,一個人10元就好。

台藝大劇院一整天

傳說中的Buzy Friday終於上場,在3001得上一天的課,幸好我得到親愛的Juli真傳,習得控制冷氣的技能,哇哈哈,以後大家就只能跪下來求我行行好調冷氣啦!
從早上8:10分開始,我幸運的沒有遲到。昨天學姐跟我說,電影發展史是漂亮的小鳳老師的課,可惜我在第一天就發覺他是系主任,跟我們說不要亂丟紙屑的短褲男人。否則,我鐵定被騙。電影發展歷史很短,大概100來年,那時候中國在跟日本火拼甲午。電影進到台灣不算晚。我真的不能想像第一部電影---火車進站,在巴黎公開放映的時候,居然有人能當場奪門而出,很多事情在我們生下來就既定了,像是我們慢慢會享受電視、i-pod、視訊,科技發展到我們看什麼都見怪不怪,這對創意來說不是件好事。
中午,如願以償的跟我親愛的Juli和蘭心姊姊和阿弟的家人,及籃球隊人物去吃飯,實在是超棒的。在系學會門口碰到大四學姐,她就像是個OL一樣,不過應該人不錯,哈,我們家的人都很好耶!Juli買了一杯香蕉雞蛋汁,還挺好喝的,可是跟我說香蕉就很恐怖,我對香蕉製品有抹不去的印象。真是幸福的一天,終於可以不會因為不會打排球,而喪失福利了。
下午,見到讓我緊張的女人,我很害怕跟她處不好,這樣我會一次衰兩門!不過幸好她不僅是學姊,也是頗好的人。第一堂課就讓我們看剪接,原來她跟我有一樣的癖好,看電影看到去數分鏡。
沒辦法嘛,這是編劇課。

打了點球,襯衫會爆開的!

創意舞劇的第一場班會

圖片
921,哀悼三秒。

10:00,系館一樓,我們要討論創意舞劇雛形。對我們而言,這是雪恥的好機會,我們不能總是敗在劈腿跟華麗美工下,也不能因為工藝系有豐富的人力及天然資源,就自認倒楣,於是我們火速的分工、分組,擬定目標!
並且,訂下了可怕的條文:遲到10~15分鐘罰100,之候每五分鐘加100。這跟本就是為我這種人設計的,超昂貴,一天一千。

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看我們大顯身手吧!
體育課,我打了生平第一次網球,原來它那麼輕。淳平同學蓄意要熟我學姐,居然搶先和她共進晚餐,實在是太囂張了,我人還在耶,哎呀~就只因為:我不會打排球!
不過那天晚上在附中是挺好的,看到我想看的人,也看完我想看的2046。

未ONE成的戲劇

晚上。六七點。
我們就這樣,在體育組走廊,9個人為這些小小的聚會,畫下無聲的句點。我們還是笑的,畢竟,這是為他好。
等到所有人都到齊,導演緩緩的開始說,他又爆肝了!肝指數400,他果然不是尋常人。於是雖然劇本寫好了,確得停擺。但一想到我們都希望在20年後還可以看到他健健康康的活在世界上,就覺得這樣做是最兩全其美的法子,況且,這是我第一次跟劇團,上算是肢體課或訓練課,演一些東西,受一些肯定,這樣就夠了。而有人知道我演戲的質感,兩個人說得差不多,其實,還滿開心的。
導演趕快把劇本給我們啦,我們可是盼了很久!
原來我的個性融演戲了,這麼雷同,很我。

歸。

圖片
又是一個沁涼的秋。
凱道上的風,帶了點不安的熟度,沒什麼人,當然,因為四周的鐵架圍住,沒有任何車可以進來。
人群的燠熱在蒸散,警察站在路口三三兩兩的說笑,彷彿在這場集會的他們,只是純粹扮演維持秩序的角色。脫下安全帽,拍拍灰塵後,就該把緊張消掉到一亁二淨。逆著人群走,有個念頭要我不需要保持微笑比較好,穿著黑色外套,我像是這場動亂裡面唯一的叛逆因子。
「XXX,下台下台下台!」「XXX,無恥!」路的那一頭傳來激昂的口號,沒有必要、也不急著反駁的我,默默的聽著、走著,夜原本的深黯,被今天尤其亮黃的路燈,灑得斑駁;而中山北路上的老宅,大門深鎖而沉沉的,似乎諦聽著這場類似於他們那年代的蠢蠢欲動。前黨總部門口,聚集的SNG車一台台開去,攝影大哥收拾起電線,路邊有人被攔下採訪,剩下的是記者在紙上,沙沙沙的紀錄;樹影招搖的人行道上,殘留著些人影,我看到他們在握手,那是名立法委員,轉角的旗幟上繡著他的名字,我認得他。刻意避開,我不想和入握手的行列,碰到另一叢樹影下的合照人群,頭髮皤皤的老先生,我卻不識得了。
在公車站白等半小時的我,沒有不平心靜氣。反正等車本來就該是個耗時間的歷程。就這樣走到仁愛路,這條人來人往的大路,為我一個人開,並非所有到這裡的人都和絕大多數人一樣,我不喜歡他們露出那,自以為他很懂我的笑,根本不是。西裝筆挺的人也來,穿洋裝戴帽子的人也來,賣香腸的小販也來,開發財車改裝的人也來,小孩被帶來,穿競選背心的人,當然也來。人群雜沓的街腳,暗示著什麼想法,牟利?反對?為未來鋪路?

我誰也不想懂,只想快點搭上台公車,回到我那安安靜靜的小宿舍。

Rueibin Chen有你真好

圖片
不是第一次來聽他的演奏,他真的很厲害!
這次表演是雙鋼琴,他和他的徒弟,合奏的曲目耳熟能詳。從胡桃鉗到動物狂歡節,最後來一曲蕭邦,他的快節奏和憤怒讓我震撼,坐在觀眾席的我,忽然明白:真正的忿怒和激情,會潛藏於靜默的人,當他懂得宣洩管道,再內斂的人也會不由自主的激昂起來。這是音樂,大聲比小聲困難的原因。
陳瑞斌老師有一個特點,曲畢立即順勢從椅上彈跳起來,在熱烈掌聲下一鞠躬後步入後台,那是自信的光輝整個取代他害羞的本性,很酷!

Juanes---la camisa negra

http://www.juanes.net/archive/noticias.cfm
La camisa negra -Juanes
Tengo la camisa negra
hoy mi amor esta de luto

Hoy tengo en el alma una pena
y es por culpa de tu embrujo

Hoy sé que tú ya no me quieres
y eso es lo que más me hiere

que tengo la camisa negra
y una pena que me duele
mal parece que solo me quedé
y fue pura todita tu mentira
que maldita mala suerte la mía
que aquel día te encontré
por beber del veneno malevo de tu amor
yo quedé moribundo y lleno de dolor
respiré de ese humo amargo de tu adiós
y desde que tú te fuiste yo solo tengo…
tengo la camisa negra
porque negra tengo el alma
yo por ti perdí la calma
y casi pierdo hasta mi cama

cama cama caman baby
te digo con disimulo
que tengo la camisa negra
y debajo tengo el difunto
tengo la camisa negra
ya tu amor no me interesa
lo que ayer me supo a gloria
hoy me sabe a pura
miércoles por la tarde y t ú que no llegas
ni siquiera muestras señas
y yo con la camisa negra
y tus maletas en la puerta
最後堂課Jose送我們的禮物,雖然很難唱,但可以聽懂他在唱什麼的感覺真棒。現在很紅的拉丁小王子---Juanes,La camisa …

白色巨塔Ⅱ

圖片
白色巨塔在我內心升起一股不小的聳動,是一本小說的衝擊。
最近隱匿在書堆,拾起左一本右一本的小說,好像我才知道有小說這種東西存在似的。老實說,有了網路之後,書在我生活中的比例有些許減少,但我敢保證,被減少的書絕對是課本,哈。
高中後,少有機會好好讀本小說了,這三年來,閱讀比較多政論性的、哲學的,傾向於思考類的散文,風起雲湧的社會,最最不能缺少的就是人文關懷。人和人的赤誠,似乎不該被金錢、名利矇蔽,但電視上都教錯了,它們一再播送某人的爆料又某人的陰謀,看不到感動和真誠言語的我們,逐漸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我們知道這是錯的,但,我們只會眼睜睜的看。
台灣人的情緒都到哪裡去了?
看到丟臉政治新聞,我們變得只會自顧自的吃麵,一點表情都沒有;看到荒唐醜態事件,我們只會瞄瞄那些偷笑的人,覺得他們大概有病;看到激昂反抗的人,我們學會把小孩帶開,告訴他,以後千萬別做這種犧牲事。到底是什麼在被威脅?又到底是誰甘願被壓榨?社論一篇篇,累積成計程車司機的牢騷,誰說筆戰沒有用?學者們,只是看你願不願意、趕不敢掀!
所以我欣賞陳文茜、龍應台、唐湘龍、趙少康,哈,還有最近的施明德。近一年來幾乎都看那些東西了,以前的、現在的都看,我想知道一些事情,與生活該是息息相關的。我們的人文關懷,不該是灑大錢弄些空洞的公共建設,要不,高層官員滿口的謊話,美好的憧憬建立在吹噓上。我們把什麼好東西都自己收起來了?醜陋的表皮血淋淋的露在外面,沒有一絲溫柔、沒有一點緩衝,就這樣任憑它啃噬著我們,直到枯竭。我們欠缺撫慰。
讀點書吧!
寧靜的自我,也可以在喧囂都市中深沉的反照。即便,把它當做休閒,慢慢的,一天來個幾頁,最後還是會得到快樂。

對吧!

紅色。中正紀念堂

昨天頭痛睡了整整十三小時,今早爬起來,穿長袖。
早上的雨還是下不停,我討厭這種煩悶。家裡沒人的電話就放肆起來,有時後覺得電話給我一種侷促不安,接電話變成一種強迫症,噢,真無奈。邊吃早餐,看到報紙上介紹布吉納法索,很自然的我注意到他們的電話亭,由於大家買不起電話,路邊於是有私人電話亭,那附近的居民都知道私人電話亭的電話,當有人打到電話亭時,老闆會去把那個人找出來講電話,忽然覺得那樣挺酷的,哈。
下午稍稍放晴,收收東西和牙去士林,想想我也一年沒見到她了,一見面還是發現她的秘密。我們逛了許久士林,雨斷斷續續的下得我們躲避,她買了兩條皮環,看起來不錯,一條紅一條綠。
吃飽、喝足,然後聊天回去。這是種可愛的況味吧!沒有特別要做什麼。
晚上再跟大家去吃一餐,感覺今天穿紅色的人都有種勇氣,加油!

國旗日

圖片
對,就是今天。
我懷疑要不要去上班,結果就沒去,然後就被通緝吧!
和一個同學聊旅遊聊得很開心,反正喬治還在遙遠的竹圍,就樂得繼續。走到捷運站途中,看到打算媚惑別人的心敏,和剛從馬祖回來的豆,好幸運的我。

沿著大馬路,我們走到音樂廳樓下,餐廳前,為的是那台國旗徽章機,她期待好久的。我們就這樣消磨許多時間,一直抽,一直抽,抽到沒零錢又進去換,販賣部的姐姐邊講電話,邊瞪我們。
一枚十元,轉出沿著軌道迴旋的小球,好漫長,最後掉出我們的期待:
巴西、中華民國、巴拿馬、義大利、瑞士、澳大利亞、紐西蘭、南非、聯合國……

就是沒有我們想要的,果然,扭蛋這種東西最好不要秉持期待。
捧著滿手的小球,我們坐在階梯上別上去。喬治的熱血我整個領悟到,她別著別著,把慶太給我、把我猜了好久的禮物給我(喔!我喜歡!)、把我的扭彈殼撿給我、我的食物吃完、我的徽章別完,她還在別。不遠的大聲公,不斷傳來煽動的談話,我覺得喬治快炸了,社會問題果然見仁見智。就像是出現在我們面前無數次的慢跑人,穿著上衣不搭顏色的裙子、拖鞋慢跑,成效恐怕也是見仁見智。
到婚紗街去吃了碗拉麵,老實說艾草麵不錯,不知道其他口味是什麼。找了,又是零錢,我提議再回去,畢竟我們今天都不痛快。我找了八個十元,她也有四個,還沒投完就卡幣了,跨張,這是國家戲劇院。上面寫:洽服務台。
為了這種事情去尋覓服務台,感覺有點丟臉,不過是我卡幣,所以一定要去。服務台姐姐親切的拿出一桶,再問我被卡幾元,我說:一個。哇!是德國耶,你要的你要的!我們各取所需了皆大歡喜。但,手上那麼多巴西和中華民國要做什麼?於是姐姐讓我們再換一換,忽然覺得卡幣是件天大的好事!
接著,逛誠品。這裡總是給我玲瑯滿目的書籍,但我會抄了書單去水準。
嗅著中正紀念堂的空氣,回家。

很久的從前---ARTS

圖片
2006年9月5日星期二,中午11:55。

從熟悉的8號公園小鐵門進去,只因它本來就開了,給我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我沒有翻牆!「呵,現在也翻不了了……」看著跟我膝蓋一樣高的門,心理這麼想著。
沿著高高的樓梯走下去,50嵐的冰塊,在人生鼎沸的操場憋氣,就這樣,我逛進了小朋友乖乖一起吃午餐的小教室走廊。三年一班,我打算去找我的自然老師,閒聊了一下最近的事情,以及順便幫她想辦法處理垃圾。「吼,看我們這把年紀還要為垃圾分類煩惱!」脫線人和她束手無策的逃開那包噁心的垃圾,真的挺臭的,我笑笑:這就是小學的世界。當然,一群小朋友圍在我旁邊看,居然還有人叫我愛遲到的姊姊,實在是太妙了!
接著,走回我喜歡的美術教室。
陶土粉的味道一樣瀰漫,燒窯機轉動的嘎嘎聲今日暫歇,一樣,我在走廊聽到熟悉的聊天聲、笑聲。微笑走進去,問:知道我是誰嗎?讓我吃驚的是,建仲老師二話不說,直接叫全名,文正老師想了一下,極力解釋他其實知道!佳健老師背對著我,偷偷笑了一下,我們算認識吧。其實還頗感動的,都幾年了,可是我可以很確定他們記得我,哈。聊了一下近況,說我剛從附中普通班畢業、說我上了藝術大學和我喜歡的電影系、說系裡好像有美工組或許會去走走看、說我還是有創作還是愛亂畫畫、說我絕對沒有放棄美術……話不多的他們,讓我回想起我喜歡的美術,還,好像是無意間發現,我的平面設計。瞄好久,注意力轉回前面那兩排陶瓷機器人,我知道那是他的新作品,最上面的那排魚拓磁器,還有石膏魚型,是我上次回來看到的,兩三年前吧。「對阿!這你的魚,還是一對的,另外一張在講台,要不要拿回去?」「隔壁還有你的龍,你作品很多。」他幫我擦了擦畫框,很確定那是我的:88年學生美展。後面是我的名字,作品名稱。鋁片還頗新,鱗一片也不少,看起來保養不錯。「還是我幫你收著,等你有空再回來拿?」「就放到你退休吧!我一定會來拿的。」老師點點頭,喝了口茶,把它放回原來的地方。
到隔壁,看了他最近的創作:壓克力機器小人。玩具風在這裡一點也不褪色,他打算拿去比賽。稍微解釋一下用途,告訴我一些做法,我滿意他的想法,以及實用概念,應該會很棒。

該走了,一點半了。
我好多了,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