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7的文章

Madame Bovary is Me

包法利夫人們
Madame Bovary is Me
名媛的美麗與哀愁

http://www.eldt.org.hk

只能說讓最近的我遇到這齣戲,是件好事!

演員用充滿揶揄的語氣,隨意在雙邊開放的舞臺上走動,他的前後左右是被注意的,他們毫不猶豫的說出一連串台詞,詼諧的、諷刺的、快速的,被他們脫口秀式的唸出來,有的,還有些模仿。戲劇可以這樣玩的,好像綜藝,可是穿插感性理性,將問句冷不防拋到你面前,你要多愁善感的認真想,是你的事。演員,像不關他的事一樣,冷靜的批判剛剛自己演的腳色。是齣年輕的戲吧!包法利夫人的書我沒看過,不過我想要看。
名媛在我們的生活裡,算什麼呢?怎樣才算名媛?跑party?嫁給有錢人?還是多才多藝的女人呢?有人一輩子庸庸碌碌,換來的不是什麼好日子。有錢不一定過好日子;有給你愛的人,也不一定幸福。所以想這麼多爲了什麼?好日子?錢?好家庭?好家庭的定義?噢,過自己想要的日子最幸福。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那就請隨遇而安。很少人小時候就知道自己以後會變成什麼樣的人的。
沒有要對這齣戲用什麼專業角度看的意思,因為我一點也不專業,哈哈。

對我而言,拍片或許是件幸福的事!








謝謝大家關心,我的分場大綱如期完成,繳納。

春天

圖片
寒冬過了就是春天
我用一生來等妳的展顏
【向陽 菊歎 】



出捷運站的時候,嗅到一股濃濃的雨味,我以為下雨了,很緊張的想找雨傘。於是,我開始往回走,準備躲雨。但,雨根本就還沒下……
如果我沒繼續走,可能就得浪費時間在充滿鬱悶的地下道,很久。

最近常有繼續與不繼續的選擇,我想,這或許是成為大人的一道關卡:要我們掙扎是種歷練,在自己的春天和夏天之間磨蹭,有可能我們得在秋天時候玩味,而幸運點,冬天就能反芻。有趣的是,現在多的是自以為進入夏天的人,哀探春韶遠去,卻又觀望著秋天。我們不能因為怕流汗,就都不動;也不能因為怕踩到屎,就不走。不能因為怕手髒,就不修腳踏車;也不能因為怕吸髒空氣,就葬送自由呼吸的權利。這世界的習慣,被養刁了,我們什麼都怕,什麼都推說不習慣,卻從來不好好反抗。有人說,率直是一種天真。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可以儘管說不愛,卻在行動上耍天真!我們不能因為怕失敗,就不準備;然後怕受傷,就不嘗試。大家都默默許可這種事,還偏要說自己是個真性情、生活過得豪放。縮手不管,算什麼活過?
於是,這世界慢慢被凍結。有東西枯萎,有東西腐爛,人類拾起來,嗅阿嗅,不一會兒,一個人出聲:嗯,好東西!它就變成最好的東西了。不該是這樣的。就像我們不該爲了行頭,整天穿著不合時宜的鞋子到處走。我在自己的春夏交接選擇繼續,探索我的人生和信仰,拓展該有的交際和好動,但千萬告訴自己要留下:青春!青春!青春!「用全身的力量去記憶它,不要害怕去面對將來,這樣,就能夠幸運的來到冬天,然後,復甦我的青春,再活一次!」



偶爾,撲來一團夏天的氣味,我還沒準備好,但已經決定站在春天。

60th FESTIVAL DE CANNES

圖片
http://www.festival-cannes.fr

在王家衛板看到今年坎城影展的海報,好好看唷。有種什麼舞蹈大師齊聚一堂的感覺,大家都蹦跳要爆發了起來耶!

裡面有王家衛,和茱莉葉畢諾許(Bleu。侯導新片,紅氣球,讓人期待),看了很開心!另外,最近看到台北電影節的片單,沒事也開始蠢蠢欲動。我的天啊!實在太容易被牽制了,電影果然是無可救藥的美。就算他跟我昨天記起來的東西息息相關,我還是覺得,就算再麻煩我也要搞懂它,1:1.33、1:1.85……,說:噗,這是難在哪?

60th FESTIVAL DE CANNES
開幕片
My Blueberry Nights !!!

競賽片名單
Catherine Breillat's An Old Mistress (Une Vieille Maitresse)
Christophe Honore's The Love Songs (Les Chansons d'amour)
Julian Schnabel's 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Fatih Akin's Auf der anderen Seite des Lebens
The Coen Brothers' No Country For Old Men
David Fincher's Zodiac
James Gray's We Own The Night
Naomi Kawase's Mogari No Mori
Emir Kusturica's Promise Me This
Lee Chang-Dong's Secret Sunshine
Cristian Mungiu's 4 Months, 3 Weeks And 2 Days
Raphael Nadjari's Tehilim
Carlos Reygadas' Silent Light
Marjane Satrapi and Vincent Paronnaud's Persepolis
Ulrich Seidl's Import/Export
Alexander Sokurov's Alexandra
Quentin Tarantino's Death Proof
B…

御天晷跡乍現

週末看了御天社慶。前一天晚上我和阿咚同事很可惜都無法幫他們最後一程,雖說我跟他們沒有很熟,但,即使幫不到忙,拼死也要去看。

19屆了,離17屆也兩年了。這個我們曾經上演的舞台,隨著我們下台一鞠躬,悄悄遠去。再熟悉不過的感覺,每年都得來複習一遍,中興堂。看著你們在台上演出,慢慢長大,很替你們開心。源源不絕的創意,包含一屆又一屆的傳承,超棒,然後詮釋,御天很酷,真的是一個相當好的社團。我進去的時候在音愛,很久;女熱人雖然多到爆,但英式穿著好好看;另外就是一些小爆點,超好笑,在下面一直舉手大叫,整個很激動!我發現你們都把昂貴的舞台爆點用在奇怪的地方,很大膽阿,不錯。
沒好好認識19屆,真的是一個損失。快報上名來吧,孩子們。

p.s 17屆吃小春,飽飽飽,我還要再吃生魚片。跟你們這群人在一起,真是吵鬧到不行的好。

離奇的直屬家

圖片
關於這件事的離奇程度,真是直逼我當初認識世濂先生(就是那名唯一可以被我稱做是「網友」的男人)。跟你說,這世界上,就是有個東西叫巧合!
自從我上電影系後,某天不知道跟誰自我介紹,突然那人就提到說:噢,系上也有一個附中畢業的學姊,叫做楊一刀,但她也已經畢業了。我那時候想,喔,是喔。(聳肩)應該不會遇到吧!
但事情完全不是那樣。今年一月左右,小亮找我回附中拍片,她說想找相關科系專業的附中人一起,我就想到一刀,雖然我根本就不認識她。輾轉中有人給我她的MSN,等了超久她都沒上線,於是就去問到她手機,傳簡訊給她之類的。
很久以後的某一天,我跟她在MSN上聊了起來,提到關於MV和CF的事,然後約了一天在新店見面。因為要拍附中的MV和CF,我們開始熟了起來,聊電影系的事情,也聊附中的事。但很妙的是,我們從來都沒有多問名字或什麼的,這有點誇張啦!

她住新店,我也住新店,我們算住在同一條路上。
她是玩劇的人,我後來也加入玩劇。
他唸離家很遠的電影系,我也是。

然後我們兩個可以一直聊天講不完,有一天聊到半夜三點好像。那是我體力不支,要不然我們大概會聊到電話爆掉吧。後來,因為一些事情,沒有合作關係。不過拍了一支CF也學到一點東西,雖說我想把事情做完,但,後來也因為一些事,根本沒去動它。我們就這樣雙雙隱沒在宣傳組,算是同進退。我們也沒有再天天講話了。
前天附中校慶剛結束,我突然想到她好像說過她是969的,但原班是968。所以我就打開小算盤看看:
1076-27=1049-27=1022-27=995-27=968 嗯,她是我直屬班。

很開心的跟一刀講,我們都有點驚訝。之後就聊到學號……
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她是80115,我呢,我是20115呀!

姆哈哈哈,沒錯,她就是我直屬學姊,115家的奇蹟!我整個看到在電腦前面快要流淚了,就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感動。又很奇蹟。又很神奇。









姑且叫它直屬紀念日吧。

一甲子小記

今天是御天流睽違兩年。

像是回去上學,總看到許多熟面孔,熟人,會將你拉回那時代的記憶。
點點名,看到的人,笑笑,打打招呼,像以前一樣。有的逗留幾句話;有的就像從前,招招手;有的可以提提往事,聊到別人將我拉開。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像是回家,你知道這裡有人會等你,也知道這裡有些事會發生,但不會不安心。門口看到阿蘭,她跑過來抱我,然後可以叫出我是1076的和本名。再來是志信先生,他簽為我旗下的藝人了,演技還要再多磨鍊。另外也碰到小王子,他還是小王子,然後送我門票,還幫我拍照。糟糕的還有我碰到藍胖子,不過我跟他應該不需要講什麼。誠偉還是叫我滑板小妹,後來改叫我DV小孩,不過他兩個都會叫。很多熟和不熟之間的長輩。
南樓,首先碰到御天一票,我社團的好伙伴,也是一群思想離奇的傢伙,所以我們講了一堆不相干的八卦,還有亂七八糟的聊天。再來是我的76北鼻從演唱會滿滿滿的地方出來接我進去,真溫馨的感覺,跟一群正妹一起吼叫。還有高三的人,走廊上時不時會搭上話的人,御天16屆,可樂紅的人……
當然,吃飯的時候,熊介紹陳韋竹給我認識,哈。熊實在太好了!另外還有久違的余香瑩阿,74的人,到處都是。看到很多認識的人,真的事件有趣又詭異的事。






再會,作夢家們。

一甲子附中(補照片)

圖片
要睡多久,夢才會醒?要等多久,才能滿足附中給的激情?

一年的準備,我們離開又回來,我知道我們離不開,只因為我們是附中人,一輩子的附中人。剛好的,我們該走,附中就一甲子;而當我們一甲子的時候,附中就一百歲。趁這一甲子回去,每個不同時代的附中人,帶著不同時代的17歲,回到同樣綺麗的夢。然後,一起糅和……

班牌區是有趣的,點不點名都別具意義,更遑論最後散場時,總有人會把班牌偷回家。我看著這藍色牌子上的數字,原本不相干的組合,因為附中,讓我和它們變的有意義。而旁邊的圍欄區,畫著附中人懂的幽默,記載著一些附中事:丟新北、倒ㄆㄨㄣ、11點吃便當、爬牆等,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被畫上去。
那片每年花500萬保養的草皮,從來沒茂盛過的地方,搭上了黑色大舞台,燈光照亮整夜的天空,縱使沒有星星,即便微雨。蔡旻佑和阿霈的聲音,誘使我趕快進去,擠到76人旁邊。你們沒變,我應該也沒變。

「17歲是最美的年紀,即使到了未來,我們還是一直會記得那個,曾經瘋狂的自己。多年以後,你會發現自己其實就是17歲的那個自己,不管外面是怎樣……我愛附中!」青峰這樣對大家說,他真的不愧是中文系,舉手投足都有滿滿的文青味。蘇打綠上台是一陣騷動,有個女孩被抬出場,迷妹在前面一直叫到尾。他的歌聲真的很特別,淡淡的、深深的,輕輕的唱出屬於附中那年代的味道,我很喜歡。說到這裡,我要特別和魚書梅說,我真的有打電話給你,但你沒接,好可惜。拿著帥沛穎的相機,把它當成我的,一直拍。
接著是強辯和輕鬆玩,我期待輕鬆玩唱些舊歌,但他們很開心的說:「我們今天特地帶來四首新歌,祝附中生日快樂!」雨在這時候也變大,濕淋淋的我們,舉著手,強顏歡笑。等的最後是,五月天!

「附中是我們的,我們是附中的!」從阿信口中講出來,從每個團員的口中說出來,簡直就是AMAZING又感動的事情。一一報班號後,他們開始唱歌。這時候後面的人潮就往前擠,整個很密,像我高一五月天回來一樣,塞滿了人。第二首是「擁抱」,在那之前,阿信說他愛附中,不會因為在外面的光環有多大,也不會因為社會怎麼將他們定位,他們永遠是附中人。我整個跟著阿信大哭,一首歌也唱不好,害大家嚇一跳,真抱歉。五月天連唱很多首歌,唱到大家都哽咽,然後再唱校歌。想當年的他們,不只是因為音樂而瘋狂,而是那顆狂野的心不會被束縛,於是他們把這種自由寫進歌裡,每首歌都有附中的影子。現在傳到蘇打綠, 他們紀錄的是五月天而後的…

Always幸福 永遠的三丁目

圖片
我想,三丁目應該是我難得喜歡的日本電影吧!

三丁目的年代,是戰後的日本,被轟炸和一連串不安定生活的日本民眾,因為一點生活上的滿足,就會感到幸福。戰後的人民,大家都感受過死亡的可怕,所以格外珍惜現正擁有的,是個相當跳動的時代。
故事從火車站開始,滿心期待新工作的鄉下少女,在車站看到所謂的鈴木汽車社社長,但以為會當上大公司秘書的她,到了「公司」卻和她想像完全不一樣。這不僅是個家庭小修車廠,她也不是什麼秘書,而是要下來當黑手。不過老闆對於自己的公司充滿信心,他相信:汽車必然在幾年之後成為流行!於是他教什麼都不會的女孩修車,全家都把她當作自己的家人。對面有位寫科幻小說的作家,他沒有家人,也沒什麼名氣。整天守著小雜貨店寫稿,直到居酒屋的女人將一個無依的小孩托給他養,他的生活因為這個喜歡他故事的小孩,而有了很大的轉變。從無到有,從陌生人變成親人,其實都在於關心和愛。一些日常生活的瑣事,因為家人,因為有愛而變得樂趣橫生;街坊鄰居,因彼此照顧,在打鬧笑罵間分享生活。這些都是幸福的事情,其實都在我們身邊,端看我們有沒有時間去好好體現吧!
另外,有段因為女孩不曉得千斤頂是什麼,而引起社長和她的衝突,最後社長兒子發現,其實是自己爸爸看錯履歷,並說服他道歉。這幕讓我印象深刻的不在於衝突和解決的轉折,是社長願意馬上替自己的行為感到抱歉,並誠心認錯。在現代,這是很難得的事情耶,不過在那時候,這些應該是稀鬆平常的小事,對於急遽變動的時代。
至於,為什麼會哭?不是因為故事有多感人,而是,因為我們都沒有辦法珍視現在的幸福,或說,我們都沒來由的將幸福視為理所當然。昨天很晚回家,要去睡覺的媽,起來幫我開門。她看到我安全回家,第一句說的不是問:為什麼這麼晚?而是,嗨,恭喜你回家。然後她告訴我,弟今天在學校休克送醫院!噢天阿,我衝進他房間看到他現在安然無恙的睡在床上,忽然覺得,原來我每天可以看到家人,抱抱拍拍和他們聊天,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為什麼我今天才突然發現?那我以後決定要增加我固定和她們吃飯的日子!

最近的片,走小愛幸福路線的,還推薦「巴黎我愛你」。雖說它不是新片,但,同樣走溫馨感人小品。看了也會感覺幸福!

校晚

附中校慶晚會是我在附中上的第一個大舞台,所以今年我也是開開心心的回去看,雖然聽說20th.不怎麼妙,但去感受一下氣氛也不錯。
我看了第一個串場,覺得還可以就繼續看下去,後來我和豆出去幫旻翰買票,就在這時候,我在穿堂貼的校務基金捐款芳名錄上,看到斗大三個字:陳ㄅㄓ。我的媽阿,我完全嚇到,趕緊打給雙胞胎,她安慰我說可能不是同個吧。我也是這麼想,因為,她很不附中阿。
到操場看了舞台一圈後,我們開心的回去,結果不僅看到民體的愉快雜耍,也看到最後一齣戲,噢,我打死也不會相信,校晚順序是照好笑程度排的,哼哼。我要加入民體社,會邊踢毽子邊跳繩的人真是酷,還有扯扯鈴邊翻滾的人也是!和豆拿了相機出去等,我的天阿,那不就是ㄔㄅㄓ嗎!我整個呆掉,這前後差不到一小時,也太恐怖了吧!說人人到,禮貌上,我過去說:hi,老師好。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知道我是誰嗎?
她面無什麼表情(可能也是沒什麼光),然後回答我說:你是我學生吧!你叫什麼名字?那你怎麼在這裡?
我說:噢,我是附中的阿,1076班。電影系一年級的OOO,老師也是附中的嗎?(心裡想100個不要是)
她果然說:噢,我知道!OO啊!愛翹課的那個……我不是阿,我兒子是。
我說:老師我這學期還沒翹過!
她說:噢是阿,附中學生就是聰明。
接下來問了一些關於他兒子的事,一切就這樣。臨走前,她又說:你剛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說了,才說一半,她又說,噢我知道。

一切就是這樣,很巧。

我的愛不會死 當然也不能活

我的愛不會死 當然也不能活

【專程造訪】07.5.3-6
事實上我很早就知道這齣戲,從四面八方傳送進來的資訊,結論就是我要去看。至於為什麼突然想提一下,應該是,我這幾天不曉得為什麼一直想到這句話,總覺得我可以把它用在什麼地方。我一直思考這相關性,但百思不得其解。
感覺上是個很戲劇化的故事,有人想一起去看嗎?


鄺介文先生宣傳好順利、陳阿蛤朱木小演戲愉快。

穿很好的流浪漢

圖片
難得好天氣。

和雙胞胎走在找Honey的路上,古亭星巴克前面,等她來跟我拿票。我今天因為月經來很不舒服,就坐在人家的機車上,表情一直很複雜。
給完票後,很餓的我們都打算去吃飯,走去師大夜市的路上,我開始很暈,然後超想吐。我想:該不會又是那樣吧!結果正如我想的,開始忽冷忽熱,冒冷汗到全身無力。雙胞胎很擔心的問我說,你確定你沒有感冒嗎?我說沒有。掙扎的走到一間衣服店前面的椅子坐下,雙胞胎幫我去買葡萄汁來補補血,我已經無力的躺在椅子上,完全無法動。躺著的我意識很清醒,在想:該不會有人以為我是流浪漢吧!就睜開眼睛瞄一瞄,果然就看到一個大學女生樣的人,快步從我旁邊經過,然後一直看我。害我突然有點尷尬。
雙胞胎買了涼葡萄汁來,為了保險起見,還有我脫力了還在暈,沒有馬上喝。她坐在另一張椅子上,應該肚子超餓,我真是一百個對不起。我覺得我躺了應該很久,後來逐漸血糖就回升,然後坐起來趕快喝葡萄汁。雙胞胎坐到我旁邊,告訴我說剛剛超多人在看的,還有一群老伯經過也是,結果,就在此時,一台救護車從我們眼前開過,她說:我覺得你應該上去。要我還躺著的話,大概就會被強迫上去吧!
據說李EN也會這樣,但她身上會帶糖果,但我忽然覺得那樣很像老人,即使帶了,大概不久就會被我吃光。
後來我們就很努力的走去搭648,順便討論相關話題,每個月都經痛的人到底都怎麼活下來的?雖然我回家搭過站到山上去(司機人超好),但我應該好了。



這都要感謝雙胞胎救我一命!


Jennifer Lopez - Que Hiciste

圖片
J-Lo唱西文歌耶。四月三日在台灣發行她首張拉丁專輯《女人心Como Ama Una Mujer》,Que Hiciste(你做了什麼?)是她的主打吧,在youtube找到MV,果然是一首很拉丁的歌,聽了超亢奮!
這和張曼玉來台灣拍三天廣告,同列為我最近的開心大事。
可以聽聽看
Jennifer Lopez - Que Hiciste


http://tw.music.yahoo.com/hot/news/20070326.html 相關報導
http://www.wretch.cc/blog/RTYUDJ&article_id=5267880 這人網誌上貼了歌詞

另外就是一件有點好笑的小事:

阿咚,他真的把他的新專輯取這名字耶,阿哈哈哈哈。

宜蘭行下

圖片
晚上坐在客廳聽阿韜兒彈琴,琴藝精湛耶!我們決定以後出去玩都要帶阿韜兒,有種很實惠的感覺,阿哈哈。

有人喝醉了,擔心他們早上無法起來跟我們一起去海邊,我們一致固執的要去海邊,雖說連路都不太會走,但,我總覺得,海在每個小孩的心裡都下了迷幻藥,一直到長大,都離不開對於它的綺望。不過,在下毛毛雨的清晨,我們全都爬起來抖擻上路。很強吼!比上國文課強多了。

清晨的風說冷不冷,會讓人微微發抖。沿著大路騎到蘇澳,看著太陽慢慢升起,有種熟悉。海風越吹越近,我聞到那濕鹹的味道,用全身去嗅它,然後再忍受它。我們騎過清晨的魚市場,逗留在蘇澳港的海邊,等一個穿雨鞋的船夫,搬漁獲下他的船,用塑膠鞋走著。我和雙胞胎隨便騎著,看到景就停下來,像極了自由行,很舒服。港邊的繩子是糾纏不清的放縱,在清晨的微光下,像極了沉睡的爪牙,但不是恐怖。



佳美有特別提到豆腐岬,雖說不能喝酒,放放鞭炮也還挺開心的。有人在游泳,現在漲潮,海水漸漸逼近我們的腳踝、小腿,阿單也在這裡看到了世界。其實這是個幽靜的地方。



我們的油表有問題,才騎到這裡就花了3格,未免也太多了吧!真的很誇張,但不怕死又騎到內碑南屏國小的沙灘,回來膽顫心驚的狂找加油站。這裡是石礫岸,在海邊跳浪,送走阿弟的拖鞋一雙,領回可小的濕褲子一件。我們趕在海水還沒爬上來前,在灘上寫下film;在民宿老闆準備好豐盛早餐前,放棄數這岸上到底有多少隻死河豚。我們找到加油站,用30元回去,走了條新路(在地小路)莫名的搶第一回到家。

九點半要還車。

在火車站寄物,走長遠的路到國光號站搭車,我們的疲累瀰漫了整車,在國光號站就這樣睡著了。綠博的主題是豬,一進去就有好大的澆花水壺灌溉著一顆蘋果,還有花草豬隻。我們在樹下等烤肉用具,這種感覺很像夏天去動物園玩。升火是件有趣的事,排好的木炭再剛開始抵不上一顆火種,而一顆火種,卻又沒有一個好的點火用具重要。各有強項的人一起升火,挑戰大家的空腹,其他人各自代理不同的食物,兩邊比銷售?凱是烤肉的強人,完美程度到有一點焦就極想快速毀屍滅跡;青椒我只吃到一口,我很愛吃青椒;還有一些大家的手到處幫忙,幫忙分杯碗,分滯銷食品。結果當然是吃很飽,我還沒吃全飽就不行了,在桌上聊一聊天就睡去,醒來時,什麼都收好好,連我放在旁邊的木炭也都不見了。大家在討論分開逛逛。

小豬很可愛,海洋館有讓人吃驚的蝦類,另外,我們真的看到台北動物園借來的動物……坐車上山前,人體彩繪…

Vegas 七六聚

圖片
不免流俗要放這張↓

Vegas是間離中山站有點遠的美式餐廳,我們選在那裡替維比和亞凌慶生,但明明下禮拜就會再見……稍為提一下有誰:可以演姨媽的輕椿(噗!)、上大學就很閒的翠翠、問是不是嫁出去被刪文的鴨、在政大還是表特的陳冰冰、百年不見的睿恩、也不知道哪裡有變的亞凌、入男人窟的艾蜜莉(哈!)、算東西很強的品萱、宣瑋、雅怡、王維比嘛和閃光好等人。我早上睡眼惺忪的去上班,還是要再澄清一次:我早上去上班啦!所以遲到很久,大家都吃飽了,我自己在那裡吃很多很開心,超飽的,最近食量莫名變大。亞凌的薯條也才剛到不久,我吃了一道雞什麼麵,才剛開始吃,小黑就點了很誘人的瘋狂金字塔,害我一下吃冷一下吃熱,還要去幫亞凌解決她那個賣相極不好的什麼捲。吃一吃大家開始玩疊疊樂,整個很驚險,一邊聊天一邊玩,還要一邊等好男人,無意間,還看到小蟑螂。但氣氛很讚,不過應該是因為我們太吵的緣故。後來我們有三個人也點了瘋狂金字塔,超好吃的,真的。這時候,大家開始算錢,本來打算叫應用數學系的人出來算,但是應用數學系的人忙拍照,於是,又吵著要統計系的人出來算,但統計系的人在跟我一起吃金字塔沒空,只好,那個材料系高材生在餐巾紙上算好。噢我的天阿,真是所學不同的人湊在一起,超有趣的事情。那,這時候我該幹麻阿?(等好好閃我) 吃飽和維比、小黑和翠一起逛衣蝶,雖然沒買什麼,大家純粹想走走。小黑要趕回新竹搞她的電路板,我和翠光看到電路圖就傻了,媽阿,以後如果我燈爆掉你可以幫我做一個嗎?拜託拜託。

Bon Jovi-It's My Life

好久沒聽到這首歌了,剛剛在Youtube上看Always順便翻到。
起初開始聽Bon jovi是因為ICRT強打他們的歌,但除了那幾首比較平淡的以外,我真是對吵一點的完全反感。在我的記憶裡,吵雜的音樂傷耳朵,又不知道在唱什麼。但這首歌有點不一樣,那天我突然知道他們在嘶吼什麼,就踏入了吵雜而低沉的世界。It’s my life.
但從此以後,我又脫離了嘶吼的生活,我不曉得那天為什麼會突然接受,不過,有趣的一點值得推敲:有時候我們得縱欲嘶吼!
Youtube就和鄰居說的一樣,可以當KTV來唱。

Bon Jovi-It's My Life

清明節的街上

圖片
清明節的街上,為何要放大鞭炮?參詳不透的事情總是天天上演,我開始檢討自己的文字越來越浮面,是否因為日子過得越來越不盡情。
阿八說要畫他的人物表,寫小說的人果然都會不知不覺陷進自己的小說裡,或者,像我把生活投射。我重看了「盡情」,突然發現很多我的小事,唉,沒關係,都過去了。寫小說和拍片,一樣會把人扒光,我終於深刻體會,什麼叫做拿刀割自己給別人看。如果我什麼都沒有,那麼,要創作無異於自殘。

安麗盃今天開打,第十年了,卻沒有我超想看的選手。看著賽程表,上下拉了好幾次滾輪,沒有沒有沒有。就是找不到,好像洋基比賽王建民沒有上場,收視率會少一半;好像Lakers沒有讓Kobe上場,雙胞胎就提不起興致。這次連Karen Corr也沒來,陳純甄又被禁賽,剩下Fisher撐住我想看的慾望,好薄弱 。兼之最近去考照,被吭了500冤枉錢拍照,經濟拮据,我得要好好和高個研究研究。
給我順利的運氣吧!

我還是不知道一大早放鞭炮的人在想什麼。







安麗盃賽事回顧http://sport.videoland.com.tw/event/amway/anway8.asp

兒童節快樂

圖片
在接續宜蘭下的中間,阿單的第一捲照片被等待,從爵士回來。不得不多說的新鮮事,每天都在過期,放在窗口的植物,一天天茁壯得像要枯萎;長大就是失去的預期,我不能奢求太多,但總不能都不央求。

今天一如往常平靜,我活著的第十八個兒童節,照常慶祝。我到了能喝黑咖啡的年紀,卻老不敢嘗試。和它蹉跎一早上,杯緣都要被我磨爛了,咖啡從熱變溫,再變冷,還是很猶豫。沈藍整個輕鬆愉快的喝掉手上的麥當勞,真的,有練過的果然不一樣。我哪天一定會從簡單的罐裝咖啡喝起,這樣我就能點黑咖啡,然後帥氣的說:噢,我不用糖包跟奶精,這個小壓舌板也免了。

有鑑於前幾天為了睡眠,將手機仔放進欠的包包裡,然後自己忘記,這個大冷天,我當然把它帶在身上,貼身。在報告完邊緣人格後,我決定跟它試著建立起親密關係,以免逐漸失去這項技能。原本以為的星期三,居然比計畫中輕鬆,可能是我前兩天打大魔王打太多了吧,現在什麼都無法盤算。
早上的大事是帥男友接到一封簡訊上面是我心儀的女人告白,下午的大事是跟中國文化史老師說我想加入天地會或者清幫,晚上則是當八卦來敲門。回到家,聽到我的薪水全沒了整個很不爽,但Jess寄來的歌兒們讓我舒暢不少!


坦白說我的兒童節今年過的很不理想,那就祝全天下的人:
兒童節也開心!

宜蘭橫行 上

圖片
星期六 天氣晴
凌晨的新店還沒甦醒,我趕著第一班車衝到北車,這麼早起只睡2小時,和這幾天睡眠差不多,而火車上吵的小孩都該死。在羅東租車,買下這24小時的行動力,十台車準備走透透這鄉下地方,其實,用機車穿梭在鄉間小路或者城市,一直是我想做的事。當然,我更愛的是騎腳踏車閒逛。路不熟的我們,想辦法從地圖上找出方向感,但總是行不太通,哈。不過騎錯路倒沒關係,沒下雨就好。我和雙胞胎邊騎車邊聊天,為每台車取名字,我們是雙胞胎車、凱她們是蒙面人囂張車、啾吉是新手上路車之類的,小魚老師極不滿意一再被剛拿到駕照兩天且路考沒過的人超車。
我和凱在比平衡,摔下去,是個池塘。↑↓成群的麥芽堂餅我們騎去民宿放行李,五結鄉的艾薇卡是間外冷內熱的民宿。裡面擺設美觀有種內外突兀的美,還有架鋼琴。我們住四樓,光上樓就是要人命,不過空間精緻,還附一個頂樓陽台。放完行李先去傳藝中心,肚子好餓的我們先去飽食一頓,但真的很貴。糕渣相當好吃!走在新蓋的老街樣宅,我們耗最多時間的居然是在益智區,每個人莫名沉迷於手上的東西,九連環一類的。大目標是糖葫蘆館,不過實在過貴,我就充當攝影幫她們拍「等等我阿糖葫蘆」的平面版。接下來,到處逛逛後,來到河邊吹風,太陽好曬,卻很舒服。有群人去滾草,還滾草大賽,速度快到看了想笑,哈。 騎上清水地熱,遙遙長路。途經豆豆家,她家看起來是大馬路邊的鄉村宅第,獨棟的,還頗遠。徐先生也說他住這一帶,回去後才知道。三星鄉的路很直,騎兩小時到地熱,中間張有苹的輪胎漏風,我們剛好騎在她前面一點,馬上掉頭看看,有點恐怖,而且開始下起毛毛雨。不過僅只一下,人家上來幫我們補胎,大家慢慢騎到地熱去。把蛋和蕃薯拿下去煮後,我們就去涉溪,這條三溫暖溪。我和大寶成立了打水飄研究社,他超強的。現在溪水很淺,水漂時不時會撞到石頭,清脆的打斷順暢的水漂,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我只能說,生長在新店溪的孩子,各各都會打水飄。上岸吃地熱蛋,感覺很趣味,但番薯我一點也不覺得它趣味,我一直覺得它硬硬的,但就是笨,吃了半顆才死心它是生蕃。總覺得我肚子該拉一拉。下山,阿豆的母親好自由騎車帶我們去吃冰,三星古老冰店,我吃洛神花和檸檬冰。還幫我們去買正宗卜肉,卜肉真是美味上天。不過要留肚子給羅東夜市,不能白廢宜蘭人的熱心美食地圖。去警察局借廁所後,我們到夜市。一串心在門口,但我不吃心。首道食物是阿灶伯的當歸羊肉冬粉(NT40),這可是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