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7的文章

畢業影展就在這週末!

噢,大家都在問的,MTV會播的就是以下


請大家密切鎖定這些時段
MTV News99時段
5/28(一)10:30 am
5/29(二)5:30 pm
5/30(三)9:30 pm
5/31(四)10:30am
6/1(五)5:30pm

禮拜六日,歡迎來西門町新光影城,排隊直接入場!
我應該會從禮拜六晚上就在了,一直看到開心。
來吧。

生日

昨天到今天都無所事事,今天中午一起床,想到我弟考完基測了,就覺得我在這裡睡覺真的有點不道德。不過沒關係。
下午和凱去芝山站走到紅線劇組探班,大花姊姊提供的路線真的好像在玩什麼尋寶遊戲,不過我們是走到了。一到,就發現沈藍藍生日!於是我們就騎車車出去找蠟燭,再買杯黑咖啡給她。其中,我們家朱力也來了,把我嚇一跳。不過礙於時間緊迫,她稍作逗留就離開了,應該很順利騎到京華城吧。等到殺青,大家好好唱生日快樂歌,嗯!
沈滾,生日快樂噢!

突然覺得這是個可愛的一天。

那我就隱形囉

圖片
「我叫吳樂極,簡稱無極。無極是一種氣,氣就是虛,虛就是沒有囉,沒有就是看不見,看不見那我就隱形啦!」這句極盡嘴泡的話,真是轉場的好工具。

這禮拜看了不少華語片,禮拜一陳可辛的金枝玉葉,很對我的味,重要是裡面又有陳小春,完完全全就是我喜歡的味。這部片說起來有點扯,感覺上就是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沒有我亂講的),但真的還滿好笑的。劉嘉玲那個角色感覺給吳君如演會更好笑,而張國榮好像又活過來了一樣。禮拜五則看了賈樟柯的車站及許鞍華的姨媽,前者真是給我一股共產的強大力量,讓我不支倒地;後者則是一部饒富趣味的社會劇情片,有很多動作我可以從現在的中年人身上看到,我和凱在悶的要命的小視聽室,看到都快要爆炸了。還剩一點。

載自官網http://www.catch-movie.com/

我要看有聲版的國士無雙啦!

英文課

英文課的時候,老師找人起來問問題,最先叫到她前面兩個戲劇系的,說:唸一下單字吧。其中一個回答:噢,老師,我沒帶課本。老師說:什麼?那你還有模有樣的坐在那裡,好像很認真的樣子。那個人笑了一下,拿出張紙說:我有很認真的聽你上課。老師說:算了,那你旁邊的那個總有帶吧,他比你早來,一附很認真的樣子。另個人笑笑說:老師,我也沒帶課本!老師整個很無奈,說:你們兩個人還煞有其事……
於是,老師轉而點了最後一排的一個男的。
老師:你鋼琴彈完了吧?能不能幫我們唸一下。
此時全班都轉頭過去看他,我整個很想笑,老師還問他隔壁剛進來的人說,他是不是一直都很專注在彈鋼琴,她說是。那個男的說:吼,老師,我中午要上個別課嘛,還有5遍……我這時覺得藝術大學真是太妙了,髮型怪的永遠不嫌怪,人又各有所長,一整個很有趣。

然後,老師也說,電影系常常不在,又是去拍片。
聽到這句,我頓時覺得,翹課合理。

SNG:炎熱

最近不知道在熱三小,即便我擁有夏天出生的優勢,我還是覺得我要被蒸散了。新聞說,再過10年,台灣一年超過35度的高溫天會達到40天!媽阿,那等我40歲的時後,我根本就是非洲人嘛,然後非洲人就更不可思議了吧。那時候大家都等著被熱死,然後汽車什麼的全都不准開,大家都得騎腳踏車和走路,就這樣回到最初。好像很可行。

這幾天回家,都得從一台台SNG車間穿過,想到那天在燒肉店看到的報導,還是很不想相信這世界有天會變成這樣。嗯對,可以這麼說,我很小的時後就認識他,算不上認識,只是我每年至少會在公開場合跟他近距離接觸個兩三次,他頒獎給我,也是兩三次。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他是個關心教育的民代,他不高,那時候的我站起來跟他差不多,還滿開朗健談的。他曾經拍拍我的肩,跟我閒聊幾句,他的家人我依稀也見過,大概就是這樣子。
後來他選縣議員,競選總部就在我家附近,明天我上班也得經過,那時候他用大聲公說話在我耳邊響起,一群民眾默默幫他整理環境,那前面還有台賣柳丁的三輪車。現在,大概都被圍起來了吧,黃黃的封鎖線,上面印著血紅色的警語。
播報員以平緩略激昂的口氣說著案發經過,我只覺得不安層層堆疊著:如果這樣的事可以當街發生,那到底這社會是出了什麼問題?

唉,好吧。各位,愛護地球,保護自己!

吉普賽分針

圖片
From:http://www.goldenhorse.org.tw/gh_main/prog-c-1-cont.aspx?id=f-0110-06&sec=s-06-06

路的轉彎處聽見吉普賽
When the Road Bends: Tales of a Gypsy Caravan
導演:潔絲敏德拉 (Jasmine Dellal)
國別:美
年份:2006
片長:110min
規格:35mm
得獎記錄:2006溫哥華影展 / 2006翠貝卡影展

Sunday Morning---The Velvet Underground
雜事煩身時候,就加倍嚮往流浪,也是,我流浪的念頭從來沒斷過,一直都潛伏著。如果,把流浪訴諸音樂,我可能變成在街上彈吉他的歌手,也可能在酒吧彈琴;又如果,把流浪訴諸文字,可能筆記本上會多出好幾首詩,也或許,稿紙會堆到門外也說不定。流浪的東西總是很難控制,不羈的,四散的。不過是我喜歡的。
開始練習用影像記憶,應該說是,影像較多。有時候會產生一些錯覺,自己所經歷和電影場景的錯覺,好像時空在跳動,忽然就亂了。今天在這條有昏黃路燈的巷子,路燈在柏油路上結成一個圓暈,我跟著旋轉,像他,畫著濃妝,穿上自製的衣服,隨著隨性的節奏擺動。路人看看我,我無所謂。吉普賽的音樂在我腦中迴盪,於是他們廂車旅行的身影,從我身邊疾駛而過,歡樂,像是要爆發一般的充盈。
這種快樂,會讓我記一輩子。
如果有出DVD,請於第一時間告知我!


明天調光。

Be Silence

圖片
Silence,我們殺青啦!





Silence劇組---花褲,超高效率完成片子,總時數加起來不到一天,整個爽翻天。先初步感謝所有幫我們的人,以及我們愛探班的人。前情提要是,什麼都當先鋒,真的不是很好當,但好險除了雞毛糗事外,其他一切都還算順利無比。
一開始我們常常忘記借東西,關於這方面,想知道的人去請教余同學,但最好不要讓我們聽見。另外,會爲了一些亂七八糟的事不爽,比如說稻田舞女、演員到前個禮拜都找不到或者器材、場地借不到想要的,不過過了就算了,大家都不要吵架。
這裡要特別說萬能小哞,名製片果然非比尋常,演員一下就到手!謝謝妳,終止找不到演員的惡夢。

無意間看完試拍,感覺都還好,攝影師在片子還沒沖出來之前,都可以很唱秋,我就是在唱秋的那個人。看完之後就像做健康檢查一樣,醫生說:視力超好,但手有點問題。手持22秒真的不是開玩笑,Silence不是什麼活潑的片,不需要震顫的視覺效果噢,所以最後我們就用推車改進,也就是昨天,合作社的推車一節一節的,有點難搞,沿著鋼琴推,希望沒有什麼延遲的感覺。用底片拍,恐怖就在於還沒看到拷貝之前,永遠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正式拍的時候,我們的標準鏡頭鐵定就是某人放在口袋的鏡頭,拍一拍還掉了頭,每次測得和目視的呎數都差2m,讓我真的很緊張。

我只能說:推的很好
導演每天都在合併和刪鏡頭,加上我們不打嘴砲,所以每天都0 delay。副導每天都安排新的挑戰,第一天是演員很多,要把所有演員在一起的戲都拍完;第二天是推車22秒和長pan,還有將40呎重新捲好;第三天則是讓魚活跳跳的生猛戲碼。拍片期,不時還有必須參加的球賽進來,體力消耗是很要命的事。這裡我要特別說,片場真的是永遠不嫌人多,就算皮尺叫一個人管也好,第一次,能管好一個東西就是超了不起的事,幸好,我們總是有大家。跟我們尬同套器材的LOVE POWER劇組,雖然給我戲份很少,我還是提一下。她們給我們超大能量支援,在我們快沒力的時候,給我們精神喊話,讓我們一起做出同個反應:「你真的很靠北,不過你明天還是要來,我們需要你。」之類的。

拍片前幾天大家都在焦躁,這種時候需要精神提振。每個人焦躁的時間不同,同組的人不要太愛吵架,如果說好朋友最好不要拍片,那你拍完之後,最好是就去跟你朋友絕交,但這是不可能的。忍耐達到一個極至就吵架阿,哪組因為狂吵而互看不爽的話,我們很樂意幫你們一下。那真是個好方法!不過,話說回來,我…

環繞式音響

快速動眼期幫助我記下這個夢,我希望它是沒有隱射的,簡簡單單的一個夢。
清晨五點,我還沒睡,家裡的環繞式喇叭當鬧鐘般的響起,那首奇怪的樂曲在我耳邊迴盪,快去躺在床上裝睡,是讓我媽安心的唯一方法。聽到腳步聲,代表有人走近,但他的步伐在兩聲該有低音的時候停滯,他說:奇怪,今天為什麼低音有點問題。接著,兩聲不是相當高的高音,也氣若游絲,我自己察覺的,於是我走下床不動聲色的揉眼睛。這首歌到這樣,算是聽完了,我們也不想聽了。
幻想起另首我喜歡的低音大提琴,如果用這樣的喇叭放……我笑了,我們家的喇叭怎麼這麼遜阿?睡覺睡著都累了。

焦躁期

圖片
要好好做事之前就會有焦躁期,想很多、寫很多、記很多。莫名的空閒時間,總帶給我罪惡感,於是,演變成焦躁,而我的焦躁就是不停的講話和走動,跟神經病一樣。
上上禮拜經過廢棄車廠,下意識想到我的bicici,但它又不是廢汽車。很怕有天我就想要將它放到廢棄車廠,然後,被壓縮到底層,塵埃,土壤。我不想要它變這樣,雖然常常踩空,但總覺得如果我可以把它騎好,什麼腳踏車我都可以忍受了。層層疊的車殼,冰冷而耀眼,分不清楚有幾層,但和著骯髒。它們也曾經被開在路上過,現在卻是廢鐵,等著被收拾。
不寒而慄起來,要是我有一天變成底層車殼,我會怎樣?

齊頭式的平等

圖片
我剪了包柏頭,大家都這麼說。

平平的頭髮,就這樣,據說這是今年流行,這樣還蠻令人得意的。已經三個禮拜了吧,還是有人沒發現。
算了,反正它會長長,等長出來之後,我又有個全新的頭髮。

Silence 試拍

圖片
試拍,我跟16mm的開始。

推車把所有東西載到西餐廳,卸貨,稍微場地佈置。然後,我拎起Bolex SBM和暗袋、空片芯,製片雙胞胎把生片給我,我恐慌的連怎麼開都不知道。朱力來了,一個完全的穩定作用,陪我裝片!先清理內部,噴噴,接著別像我忘記上發條。第一次摸到生片很緊張,想想,這是我人生首次裝生片,要是裝不好真是個糟糕的開始,幸好一切都還在掌控之中,姊姊給我安心的力量。
架腳架,雖然我們借到一個尷尬的腳架,油壓頭怪怪的,木止滑板。但還是瞧了個鏡位,嗯。這裡拍掉了大概3.4個鏡頭,low key,人心惶惶,媽媽千萬不能因為背光,就像看起來出了什麼事阿。鋼琴上的22秒片頭,真是我人生一大挑戰,號稱:如果這鏡頭拍好的話,可以用攝影畢業。不過,老實說,連我自己都很沒信心,有感覺,可是技術待加強,這個燈光有難度噢。話說回來,如果拍好的話,我真是會爽死,滿意!
最後,一個疊片鏡頭。兩次只差3格,哈哈哈。收拾的時候,算是開心結尾,delay一顆。甜心跟Simmy來幫忙,兩個人很可愛,我們三個也收收,還算是有活力,我們是花褲劇組嘛!

禮拜一,看試拍。

Take That

圖片
唱歌回家,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在車站,台北市的,那個位於路中間的公車站,兩頭無線延伸的地方。流轉不息的車潮和橘黃的燈光,讓今晚的我吹起口哨,公車站的人都在看我,人不是很多,看他們也沒有厭煩的意思。在萬隆看到亞藝的特賣,就下車去,很久沒有坐公車逛逛,最近也不像前陣子常騎腳踏車逛逛了。
抽空把i-pod更新,裝進我著迷的那幾首歌:Reach Out---Take that,Patience---Take That。自從得到這張CD後,每天回家就爲了它,在電台聽到的Patience:
Cause I need time
My heart is numb has no feeling
So while I'm still healing
Just try and have a little patience

讓最近一直跑來跑去的我,想要坐在書桌前寫些東西。而,Reach out則是在第一次聽的時候,覺得這句詞很棒,整晚腦中都回盪著…don´t know me…好詞,對我有著致命吸引力。

'Cause I don't know you
And you don't know me
It's the same sun rising
We all just look to the sky
If we try

We can work it out somehow
If you don't know me
And I don't know you
How can we be fighting
We're all connected it's true
Reaching out
It's only love that pulls us through


好天氣,淡忘哪個淋雨的夜晚

The visit

圖片
你對我的愛死在多年以前,我對你的愛,不能死,但也不能活。


狄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1921-1990)在那片樹林裡,有風、有布榖鳥鳴、有沙沙作響的樹葉,讓鐘聲飄近,一聲強過一聲,又一聲摻雜一聲的比較著生命和金錢的價值。如果說,這是段刻骨銘心的愛情,那麼,對於感情的背叛,你能夠像查克蘭夫人一樣心狠手辣的摧毀嗎?
一座曾經繁華的小鎮,現在瀕臨破產;一群窮困慣了的人,現在受到理智和金錢的考驗。而後,金錢說服了他們,可悲的,群起扭曲了價值。在集體利益下的犧牲者,是老游,是那個讓察克蘭夫人愛得由愛生恨的男人。用大筆金錢,不是收買,而是誘惑著人群,讓他被折磨,不得不為他的過去付出慘痛的代價,這算是自私,卻也算是一種和平。她瀟灑,她闊綽,她有本領,再三回味著自己的過去,回味到連自己都搞不清楚那個滋味了,再等待男人認錯,而她已經不痛。一次次的婚姻,撫慰著她的破碎,她蹂躪男人得到優越感,荒唐卻也自負。偏偏這個第一位背判她的男人,得替離開她付出代價,而且要大家都在期盼,卻又「符合正義標準」的情況下。
最後的審判,她替他準備好一口盡是花圈的棺材,他委靡、死去,她看似豪不在乎的看他最後一眼,但又打點好一切,拿出支票。她真的愛他,好愛他。
一個女人可以愛到這樣,也夠了。 p.s看到好正姚老師,真開心。

花褲與夾腳拖鞋

圖片
花褲和夾腳拖在電影系的走廊,趴搭趴搭亂走,吵得要命。考發展史的時候,整個很冷,用衣服覆蓋腳,超不習慣。

菁姊:欸,這樣穿……(低頭看著我的褲子)
我:老師也可以穿阿,一起穿嘛!
菁姊:太短了吧,在學校不要穿這麼短。
我:噢,是的老大。

下午得到摩托車之後就很囂張,組團去打保齡,雖然我真根本是不會打,但還是興致勃勃的打了。噗,我連拿8磅都有問題,好重阿,誰會打教我。可是還是硬要撐著拿10磅的西瓜,結果手酸酸。鞋子很噁,因為我沒穿襪子,我的媽阿。不過,我下次還要去打!而且我們有會員卡耶。

自從昨天跟仙女吃過飯後,就秋起來了不知道為什麼。

滾燙拍片期

圖片
先祝 全電影系在拍片的人,加油!一切順利!


再過一個禮拜,就要進入我人生第一部16mm的拍片期-----Silence。

先遑論這部片對我的重要性,從準備期看來,花這麼多時間我打死也不要拍爛片!(導演凱、製片雙胞胎我們一起努力)找這麼好的人教我們燈光、攝影,什麼都積極。現在認證也很迅速,昨天是Bolex,明天是燈光,該錯的都錯過了,接下來,就也沒有更荒謬的事情會碰到吧。不要讓鳥事阻擋我們,盡人事、聽天命,這麼多人幫我們,為什麼我們不能如願以償呢?
所以,快快快!
我們的劇本犯了高級的錯,聰明的想一想,老梅就會讓我們好好走,別氣餒也別傷心,這是我今天在旁邊聽到老梅這麼直說背後的話。之前的我覺得該各司其職,因為還有時間,但那天姊姊跟我講了一些話,讓我突然覺得,其實或許我可以改變一些什麼。時間不多了,要,就一股作氣!








歡迎,滾燙拍片期!

勞動奇幻節

圖片
一整天過得很奇幻,可能原因是勞動節。

最近被搞得鼻塞塞狂咳嗽,超不舒服,不過就也這樣沒有別的了。早上十一點去附中,聽說有個學姊,今天中午第一次上東森主播台,所以就被帶去看新聞,她實在太厲害了(極不像第一次報的!)。老闆因為官司打贏,就讓我在勞動節放假而不問原因,極好。

來到謝老大的課,發考卷下來真不可思議。接著就去打籃球到死:噢,第一次當前鋒,我跑不是很快,也不太會上籃,希望沒拖到大家。另外就是我才打一場半就很不舒服,到下禮拜拜託你讓我好起來,痰鼻涕黃先生,你根本就要讓我窒息了!我不想年紀輕輕就因為感冒而死。

晚上,跟翰陽傳真,渡過恐怖的一關。接著,和Juli去台科場佈,我就發誓我絕對不要從事木工相關行業,DIY好好玩根本是屁,組合櫃好難好麻煩。還要我們用像封鎖線的黃色膠布把它封起來,提心吊膽的。

最近都要好好喝杯竹碳水噢



給我一隻蜘蛛人,然後,勞動節就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