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7的文章

期末

圖片
先對不起所有看我網誌的人,我電腦壞了,嗯。


期末迎接久違的暑假,嘴頭上說相當期待,但實際上卻為暑假過後的日子不曉得會怎樣而緊張,計畫就是計畫,不一定會做的還是要計畫。
期末總是會激發我的潛力,尤其是我的電腦很逗趣的在我要趕作業之時,便徹底毀去:接連跳出50個視窗後,Windows不能開。6/21便是我期末大去之日,實踐要到7/5才放假,所以至今電腦都沒修好,到7/19前,一切日期都是偽裝。還不都為了一個「盛夏光年」。
不過我還是很激賞我的潛力,最後一個晚上同時搞定發展史和劇本,一刻也沒遲。在圖書館和系辦興致勃勃的借了書,當天晚上就搞丟兩本,靠,是不是有衰到。劇本中間雖非我所願的偷懶,但你知道,這沒辦法,劇本大綱劇本,就這樣。最後一個禮拜兵荒馬亂的,好像什麼都在總結帳。
禮拜一6/25
考國文,默寫一樣不想背,但作文發下來有高興到,ㄔㄅㄓ真的有用心。不熟悉的藝槪老師在最後一堂課請大家吃Pizza,還要我們寫卡片給志萍,姆哈哈,個人很害羞的在上面寫:「老師,我還滿愛你的。」之類的話,她真的是個良師!下午流汗中先生的課,我和凱跑去中山堂看「誰才是導演」,差點趕不上。回來考「生之慾」這部黑澤明的日本片子,老師很酷的給我們一張紙就開始寫,我也胡亂寫一通。
禮拜二
下午是電影原理的期末考,甫拿到考古題,紙還沒摸熱就要考了。重點是,自期中以來,就沒上過課說。而籃球本來就停課。
禮拜三
一大早就是放片,我們的被放過了,倒是沒有那樣緊張。中國文化史考試,遲到了些,據說老師叫人緊急call我考試,我就到了,她等我一起唸題目。心理學則是選擇題一大堆,慮病症這東西怪恐怖的,心理病真的很讓人畏懼。
禮拜四公休(英文提早放假)
禮拜五
靠北,本來以為今天就放假。在台北電影節排了班,結果被人落狠話說要總算帳,只好匆匆找小白幫我代班,早上11點去上課,還好我算得準,大家都在等點名一個也不敢跑,直到放完「Big Blue」片段後,小鳳才拿起點名表一個一個看。幸好他沒對我說:我今天是第一次點到你。
中午開宿營一籌,我不喜歡人沒到的感覺,今天是標活動,為什麼不是大家都到呢?是什麼這麼忙,不能參加超人聚會啦。總之幾乎大家有工作,那我們行動吧!
星期六
場勘。大家載我去坪林,怎麼突然覺得很漫長阿,好不想去跑流了,我頭暈暈。不過場地還算不錯,老闆娘在大家遊說下,腦昏昏的算我們一個人少100。後來我回家調查,很好,坪林有交流道。那我們以…

我嶄新的騎車生涯

圖片
我嶄新的騎車生涯正要開始,就大勢已去。

下午去考路考,練習直線很久,鼓起勇氣進去,停柵欄燈的時候,我看著紅燈有21秒,就抱持著要等21秒的心情停車慢慢等,結果聽到後面大叫:「喂,現在是綠燈,你在幹什麼?」整個就糗斃,監理站有多吵你都不知道,離這麼遠還可以聽到余書梅說的每個字。就這樣,我被扣了10分,比腳放到地上還貴,一定是主考官覺得我會妨礙交通。但這跟余書梅大方借鞋給別人,這笑話差一分。
在我拿到照兩小時內,我在台北車站附近被開了我人生第一張罰單:禁行機車。是這樣的,我興致勃勃的載雙胞胎去捷運站,跟她說再見後右轉,一個微胖長得像藍胖子的警察剛騎車來指揮交通,停好車就走向我,叫我過去。戴著口罩安全帽,我有種莫名的感覺,他還一直叫我別擋路。
警察:這裡禁行機車。
我:喔,是喔。我不知道。
警察(拿出罰單):你不知道。
我:對呀,而且,我才剛考到駕照而已,就在剛剛。
警察(一臉就是要開單,打開原子筆):才剛考到駕照就違規!
我:哎呀,我真的不知道。我會記得的。
警察:行照有沒有帶。
我:噢。嗄阿……(我很無奈的拿出來)
警察:我跟你說這條跟那條都禁行機車啦。
我:我知道了啦,噢。(他看我一眼)
警察:來,這邊簽名。
我:是,違規人嗎?阿這樣要罰多少?
警察:對,這裡。600阿,你五天以後就可以去郵局或監理站繳了。(講得一附很划算一樣)騎車小心阿!

一離開,馬上急摳雙胞胎,告訴她這人間慘劇,她說可以幫我出一半。我也有想到幸好我剛拿到駕照,行照又還沒還鎂,好像是不幸中的大幸。被開罰單的感覺真的很怪,靠北,有種被盜刷信用卡可是卻好險還繳得出來的感覺。



被他擔擱到害我回去得很急,邊講手機,才掛掉又碰到另個警察。想到,世界上,很多人人生的第一張罰單是在台北車站附近被開的,而我也不例外。這真是個險惡之地!
狂飆回去,江子翠那裡一定有人在幹壞事,不然為什麼豪大雨,可是府中和台北市卻沒事。當所有人停在路邊穿雨衣時,我衝回去學校,本來準備轉彎的路口,我看到警察居然下意識的馬上決定不轉了,方向燈就打好玩的。回去告知鎂這個噩耗,我們真的是衰炸了,只能這樣說。Juli還說我一定會不到半年就集滿6點,唉。
但突然想到,那警察在單子上亂填,車主也不是我,還寫同上。這樣,罰單就要寄到我家。於是我和凱花了晚上的一些時間在推演罰單如何像成績單一般的被攔截!後來,我決定回家求助我弟。我弟老神在在的跟我說,他好像愛莫能助,但可以幫我注意一下。為…

Official

圖片
剛回家,打開電腦,和我弟商量一些事。我媽一如往常的突然出現,催我弟去睡覺,然後,

她:喔,你今天比較早了一點。(P.M 23:19)
我:對呀,現在我得來打些報告。
準備關門的她突然說:你有看到今天新聞嗎?
我:什麼新聞?沒有。(看電腦螢幕一眼,納悶的回答)
她:喔,鐵路局招考300個人,結果去了兩萬多個人!
我不驚奇的應:噢,是喔。
她:你是不是也該調整一下自己?我是說你的作息。
我:阿這跟作息有什麼關係?
她:還有,嗯,學習方式。你是不是……你可以想想以後了,比如說,高普考……
瞄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我媽,我說:呵,我不是當公務員的料!(轉回電腦螢幕)
她: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你好好想想吧。


我不怕10年之後我可能真的在努力高普考之類的,看到這篇難得斬釘截鐵的話,會淒涼的笑一下。但就是無論如何要記起來!我媽實在太異想天開了,這世界上要是有我這種公務員,那黑澤明的蓋漂亮章理論就被推翻一半了(笑)。不過未來真的很難說,希望之後我走的路是讓我家可以心悅臣服的支持那種!話說台灣的電影業可是倒數低薪的職業,這樣擔心真的是合理的,但為了創作即使擺攤也不屈服。嗯,加油哇。



OS:現在聽到公務員這三個字,不是無感,而是世界靠北。

狂飆世代

Personal is political.

狂飆文化是上世紀末的文化,也可算是本世紀初的文化,一種空洞、享樂的文化。從70年代,自我意識覺醒的時候說起,政治被微觀化,有些人開始標新立異,而有些人則將個人放大。小眾意識抬頭,然後逐漸濃縮成個人,於是現在這世界上就總是單薄的個體在四處擺晃了。
不是說個人不好,每個人都有獨立特色和發想空間,是件有趣的事情。我們很難將他們歸類,他們也從不甘被歸類,身體與身體間拉成一條細絲,這就勉強是個群落。演員在舞台上說著沒有邏輯的話,燈光可能也不是對著它;音樂沒有順序的混跳著,京劇唱在電音上面;電視機播著無聊的小廣告,每台都有;紙張到處亂飛,上面印著不知道是不是髒話的英文,是髒話最好;毫無美感可言的穿著,成為大家的榜樣,欣賞而不學習……總之掛上一個特別,你就好像成為這裡的一群,很有想法跟創意一樣。
狂飆世代比雅痞、搖滾的人表現的更不在乎別人看法,他們沉浸在一種類似後搖的迷幻,大聲的電子合成音樂覆蓋,但是是沒有頭緒的喃喃自語,感覺上像一種主義被推到極至的例子。似乎每個主義到最後都走向極端,巴洛克、浪漫、後現代、極簡、人道等等,我會怕或盛讚一些極至,但這個讓我毫不畏懼。中庸之道告訴我們任何事情都要適其量、觀其度,不要太過也不要退縮是上上策,可這絕不被年輕人所推崇。所謂狂飆,就是要徹底,極享樂主義背負的累贅就是把一切捨棄後的副作用:全盤否定別人,就是自己最好;沒有責任感的推託;沉迷於自我世界,卻又極盡維護群體觀念。抑或是極消極的念頭在心頭盤繞,反正也不覺得死有什麼可怕,無懼的安全感被過度深植。狂飆世代的降臨,代表的是一種類似於慢性病的社會現象,緩緩堆積人口,負荷過度的時候可能我們只感到一點微暈,接下來的人,我們也管不了了。

信不信的是,歸屬感也會一併賠掉。

印度片

圖片
上上禮拜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在秋海棠買了兩片上下集的印度片,那上面連片名都沒寫清楚我是怎麼會買。今天晚上心血來潮,就將它們拿出來看,才打開我就傻眼了,他們如我預期的是很多部片燒在一起,但我都看不懂片名,哈哈。於是我就點了第一個來看,一開始是字幕,然後很多印度人的臉交叉剪接,接下來,他居然開始訪問那些人來了,他們講了奇怪的語言,低低唗唗的,又有點像法文,可是我聽到and。他訪問很多人,接下來切到風景,又有個旁白的聲音。手持攝影機,他到處拍,很像紀錄片。現在我看到他在樹叢縫中用偷窺的角度,拍攝印度人分食跟用手抓飯吃的樣子,我看到其中一個人從飯裡面挑出蟲蟲,哎呀,好恐怖。
原本想要來寫些奇怪片子的,但語言不通真的是很困難。而另一方面,它又沒字幕,是那種不管什麼語言的字幕都沒有的那種……

這是其中三部的片名:
La cam´era impossible
Choses vues ´a Madras
La religion

因開會而去

上禮拜的出席率大打折扣,就像上學期一樣的虎頭蛇尾,我在幹麻?也不是很清楚。睡得很飽,電腦用得很盡興,然後買了幾本書,如此而已。
對於囈語我是一句都不想聽,卻很難避免我就是這樣,只要是突然要我吐出一堆東西,多少得有這種歷程。不難受,只是不怎麼愉悅。上禮拜6月7日附中畢典那天,我開始想家了,去年的這時候我在做什麼呢?我不是很想承認我離那裡越來越遠,那個真真切切是我的地方,我被屬於的地方,一直都在。到6月9日,我算著那是我離開的日子,一年,整整。於是我打了個電話給妳,剛好可以一起吃中餐的大雨天,半小時。我們在一間新開的便當店簡單吃吃,大雨中我們匆匆道別,我偶爾會想:要是這次是最後一次見面,我們還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這些事嗎?可是其實這麼想有點無聊,要準備跟一個最後一次見面的人講話,我覺得誰都沒有辦法講得很好的。
突然找到,哈,那時候我們是這樣送自己的。


:寫報告順利吧,加油!

單身友人們

圖片
給所有我單身的朋友,奇摩新聞總讓我驚奇,今天也不例外:

死亡率三年來首降 單身較短命

「十五歲以上可結婚人口,各年齡組的死亡率,都以有配偶者最低,離婚、喪偶、未婚等各類型單身者死亡率遠高於有配偶者。內政部統計長陳敬宏認為,此現象顯示可能單身者壓力較大。」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610/2/fn2c.html

應該不是政府為提振出生率而造謠,小孩很多也不是什麼好事,不過,居然單身也有危險,我真是奉勸大家趕快不要單身,要不就像我一樣也好。一個人不單身,就可以讓兩個人活久一點,雖說這世界上人口太多,但大家還是活久一點好。

僅告訴怕死的羅漢腳,嗯哼。

送舊之後

圖片
這世界真的很危險。
在BRAVO開心送舊之後,我們在巷口看到警察要在那裡零檢,又下毛毛雨,決定賭賭看走別條路。跟小魚老師的車,騎著左兒的摩托車,我和雙胞胎很注意四周動靜。就在對面是南雅夜市的那個紅綠燈,華興街上,才剛停下,我隱約覺得腳癢癢,根據多年經驗我先看一下,媽阿,我馬上大尖叫!一隻比50塊還大的蟑螂停在我膝蓋外側,我又不能棄車而逃,只是跳起來狂甩腳。雙胞胎在我尖叫的當下馬上就跳車,她說她那時就覺得是蟑螂,所以她趕快下車。此時,四周所有在等紅綠燈的不管是汽車還是眾多機車騎士,全部都向我們這邊看,路人也不例外。我把牠甩掉之後,看到它還停在車子上,在找不到其他東西的情況下,非常心不甘情不願的用手彈掉牠,牠一掉到地上就往雙胞胎那裡跑,雙胞胎此時跳上車,我們趕快騎走。那隻蟑螂還是舶來品,超大隻又很堅強的樣子,EN從頭笑到尾,當時旁邊便利商店的一對父女站在絕佳觀望點,也是一付看熱鬧的樣子在笑。


這樣,害得我跟雙胞胎的話題都離不開蟑螂。跟你說蟑螂真的很恐怖,我已經不是第一次碰到這樣了,靠。
p.s 癢絕對不要亂抓

Silence 定剪

Silence 好安靜
凌晨四點,走出小剪接室4的門,意外看到吸煙室透亮,是的,天亮了。
手邊的85℃還是冰的,我們莫名奇妙的參加蚊子的吃到飽活動,所以狂抓癢。整個很開心於我們剪完了,提早而且還不錯的樣子,桌上廢片恍神,我們什麼也沒有丟棄,讓它們跟紙膠黏在一起。於是看片機又被打開,搖片機咖咖咖的用不同頻率轉動著,雖說它很不爽快,但好歹我跟凱也跟它處了一晚。半夜載雙胞胎回家,我們的計謀奏效,看不懂分片的notes就隨意剪,凱也覺得還可以,進度爆炸快!
從東區回來時候,不小心騎到荒涼三重新莊,媽呀,三更半夜是想嚇死人。滿坑滿谷都是計程車,最好是半夜有那麼多人要搭車,還有抖腳的騎士。慢慢騎回學校,神奇的事情是朱力還有阿汶在,就當個跑步聲優;小左兒和凱在剪接室奮鬥……無意間看到大四的當年,真是樂開懷。
於是,我又放了一天假。

Silence請你Be Silence。

Silence剪接翌日

圖片
今天進入剪接翌日,小剪接室密不透風根本只能容一個人,兩個人在裡面就快悶死。尤其要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些脆弱的膠片,戴著過小的S號手套,細細的數格數,去感覺時間在昏黃的燈光下逸散,1秒多長,別人看到的又是多長?
Avid發現一隻假手,超好玩的,馬上把它裝到秋琪她門的門把上,慢慢的等說她們什麼時候出來透氣嚇死。結果在我發現原來兩間剪接室有Peep小縫後,就找了筷子來玩,一開始凱還沒有要玩,但在聽到她們尖叫之後,整個玩心大起。而且那時候我們已經剪得脫力,又熱,索性來調皮一下。我看到一支手機,就用筷子一直弄它,接著我們找了大單于老闆娘的廢片,打算把它悄悄的送過去,要不是我們突然都沒聲音,她們應該也不會察覺有異吧。被秋琪發現之後,她用膠布把縫黏起來,我們則是開始狂笑不止,精神都來了,於是兩個人哼起歌來。

相對於發現刮片的她們,我們根本就是瘋子。剛好,這是個需要節奏的碎剪部份,我們一口氣接了4小段,工作愉快。

當然,還有的努力。大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