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7的文章

北迎@女巫店

圖片
070831 PM2.30
選女巫店迎新,不管是誰聽到都覺得超酷。
這個下午是這禮拜唯一下雨的一天,傾盆大雨把要準時抵達女巫店的我們搞得溼答答,尤其是我們幾個都穿帆布鞋,無一倖免。

女巫店整個擺設就很特別,從門口到廁所,尤其身為一間livehouse,更有它超人之處。色調偏暗,燈就灑在桌子上面,沒有更多。不少張小桌,我們一夥擠在沙發區,學弟妹很自動的分成男女坐,還剛好差不多人數。黃色橘色紅色MENU躺在桌上,翻開來應該是叫第一次看的人震撼,哈哈,有人說有沒有必要這麼早就給學弟妹接受這種教育。
我點冰卡布和烤頻果,其他人分別都點了些東西,我們湊起來就剛好會是一張下午茶點單。學弟妹也各自點了東西,食物上了之後,就開始自我介紹。學弟妹真是五花八門的,我覺得我跟MG對她們都不錯,沒有問什麼問題,大概是開學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吧,嘿嘿。大家期待吧。
我們那桌什麼都玩,後來索性玩牌,還有聽李格格介紹她去大陸新購入的格格裝,好笑斃了。至於猜拳吃糖這遊戲真的很噁,吃糖很噁,根本就會糖尿病、腎臟病。
總之北區迎新還算順遂,嗯,很不錯!

附中開學

圖片
暑假過得極快活的一天,或許今天就算。

附中開學,所以我也去開一下,只是穿了全套制服,什麼也沒做好。旗也沒升到,新北南樓沒好好吃,還一直流鼻涕。真是枉費了普羅大眾這麼想參加這活動,嘖。
去中正逛了一趟,上樓梯時看到瑞玲,也遇到成群結隊下樓的學弟妹,我今天跟他們一樣喔,穿了全身制服耶,還背書包!「好啦!我就是個裝年輕人的人。」可是明明就沒變很多嘛,對不對?

進中正辦公室,朱媽坐在第一桌,真是很顯眼。把我媽要給的東西給了,也得到一個哈爾濱的俄羅斯娃娃。真的很漂亮,我絕對會擺起來!我跟她聊著聊著,就很多老師走過來,超開心的,完全就是魅力不減(笑得開懷)。綠茵老師還是很特別,我很記得這件卡其色的裙子,穿在她身上還是很好看。我們小聊幾句後,就把筆記本送她了,希望大家都喜歡。Melody加入我們,其實上大學後,好幾次回去都會找Melody,嗯。
麗梅從我後面跑過去打了一下我屁股,整個就是俏皮不減阿!忘記跟她說我最近好想好想算數學,想到炸了,真的。她沒有變,還是很隨性,好耶。我還是很開心能從原本她的期待股瞬間慘跌好久,高三左右能夠重回他的期待股。這段期間為我的高中數學畫下完美的句點,哈。


下樓後去新北,小民跟我聊了一個中午,有沒有這麼會聊阿我們。看到19屆的那幾個我知道的,還是很娘我從高一看到高三。而我還滿想看到一些好笑照片的,快快快,小民快傳給我!
也遇到譚臻,真是許久未見,拍了幾張照,而且要是全身的。開學讓我在台藝見一見妳吧!
後來昭錦來,我就打算開始跟她炫耀情報。想不到昭錦根本就是76通,她的資訊比我新穎多了,而且還發現我擦粉底液,真不愧是化學老師(姆哈哈,什麼關係)。我們比拼到第三回合,有件事她終於不知道,不過她依然領先我,而且我保證她領先任何我們班非當事人的人。超強!為了增強技能,我決定要跟她保持每週不斷線的聯繫!要離開的時候,她跟我報料她女兒提到我的事,個人還覺得滿好玩的這小孩,我那天明明就大遲到阿……
原本要等到降旗的,可我等不及了。信義路人行道真的變小了,想想我進附中的時候,是不是兩旁都是樹。現在被砍掉一半,人行道也縮成一半。原本綠蔭,到高三成為我們驕傲的地方。
感嘆的用詞是:唉,這群高一連樹都沒看過。



趕快去新埔找我的接龍大咖和廖錢拿制服,她們分別替制服做了有趣的記號。真是非常貼心耶妳們,好棒好棒,大家快把制服借給我嘛。

Apartment

圖片
晚飯過後,習慣趴在窗台看一下夜景,其實也不算夜景,不過是從我家俯瞰的新店一角罷了。
我家對面有一排公寓,從小,我們家還是4樓的時候,門對門、窗對窗,到現在我家住高了,以前看的角度都提高不少,也可以看到頂樓。對面頂樓是養鳥人家,跟我家以前是花園很不一樣,他們種了棵關在籠裡的樹,許多鳥棲在籠裡,每天早晨都會唱歌。偶爾他們家會烤肉,然後到處都是肉香,還有小孩的嬉鬧聲。
對面的其他層樓,晚上會開著橙黃的客廳燈,我記得以前是顏色詭異的日光燈,現在幾乎都換成這種了,就連樓梯間也是,溫馨許多。常常看到有人翹腳坐在那裡看電視,一家老小,或一個人,那畫面還滿有趣的。
我看著每個家庭的生活型態,有時會想說,以一個公寓生活為重心,然後很多小故事圍繞著這棟公寓的感覺,不知道會怎樣。應該滿好玩的吧!不同人口組成的家庭,就藏著不同的秘辛,住在或許是老死不相往來的公寓,如果有人生活誇張點,那真是太妙了。

噗嗤,我又不小心自己逗自己笑了。

看Show

圖片
(所有圖片皆來自http://www.vogue.com.tw)

Karl Lagerfeld,Chanel現任設計總監。也是我個人相當喜歡的一個設計師!
Chanel交到他手上後,就是另個奇想的開始。

有陣子很喜歡看Show,自從某天查到網上可以看很多國外的Show,就心花怒放。當時決定是:我一定要跟著季節看Show,每季儘量看,Chanel的必看!但後來我就完全忘了這件事,直到昨天晚上。
Vogue轉報Show的手腳是相當快的,幾乎幾個固定城市的Show,它都會以最迅速的方式整理出來。不過我之前看的那個國外網站,是真的被我搞丟了,它是同步的,不過國內品牌比較少,如果有人知道麻煩Po給我,謝謝。

Paul Smith ---- Good Girl旋風 席捲春夏
沒有固定喜歡春夏還是秋冬的服裝,早春的設計也常給我靈光乍現。看著設計師的花招在Model身上展現,一些可笑的不可笑的,依序列出,像是視覺洗禮。而且我常會想,如果這套衣服穿在我或誰誰誰身上會怎樣?那這個頭飾其實搭在這套衣服上也頗合適。阿,這就是今年巴黎流行的款式嗎?也太花稍了吧?諸如此類,然後就自己看的很開心。很多時候,我會想盡辦法要把圖放大,讓我看清楚到底她手上拿的是什麼,這什麼材質?有時,男Model手上會拿一些偏女性包包,我到是覺得很搭。之後就會想:如果台北的男人都這麼打扮,我應該會開心一點。

忘記是哪季看到的男裝,總覺得東區的男人就該穿這樣。這是一個Sample
然後我頗喜歡看男女混合的Show,理由就和我無法看完一整場Anna Sui一樣,覺得恐怖。不過Chanel會讓我喜歡的原因,就是它和我完全對味,愛上那個帽子、那款剪裁以及女性開放的角度。尤其是以帽子起家的Chanel,在帽子的造型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那種擬中古歐洲貴婦的女帽、少部分軟帽,真是優雅女人必備阿!


是女人,就該擁有一頂適合自己的帽子。



我真有時會覺得超想要那款褲子,還會在筆記本上寫說一定要這款,每個顏色都要!一看就覺得「好棒」的褲子,應該穿起來也相當不錯。

剛剛看了「Vivienne Westwood ----2007春夏巴黎時裝週II 優雅的巴黎女人」。她還是一樣讓我驚豔,有那種腦又開花了的感覺。
這人像個禮物!

氣象權威

圖片
昨天才和袁同學宣示說我是氣象權威,今天馬上不準。連下四天的午後雷陣雨,在我打賭說明天百分之百降雨機率後,隔天立即停止,並送上大太陽以資勉勵。讓我覺得,我還是不要亂說「比蔡宜冊強」的大話好了。
傍晚去附中,遇見兩個同學會沒空的人坐在南川,要跟袁同學去喝酒。我因為當時沒抽到附圖的位子,而被排擠沒有受邀,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氣,以後附圖玩樂算我一份啦,拜託。不過,後來我和另一位被排擠更嚴重的人一起去師大夜市吃鐵板燒了,哈哈,吃超撐的。回家的時候,去誠品逛了下,算是圓滿的晚上,本來要去國家圖書館卻沒去,但書我還是看到了。
成功去背,整個情緒很高昂!

最近要精打細算,我不能像總統一樣一次灑500萬美金出去!
很想去看→
8/底 惡女花魁、不能說的秘密
9/1 ROY HARGROVE QUINTET
9/? 西遊記
9/初 沉睡的青春〈←歌頗難聽〉
(媽阿,我的九月初是張孝全的。)
還有到底要不要訂一年的Design阿,好猶豫。
9/13 要不要再購入一台腳踏車?



不過為了維持我氣象權威的誠信,還是在這裡提醒大家:出門前記得帶傘或雨衣,並嚴防豪雨!個人偏好雨衣,自從鄰居跟我推薦雨衣很好用後,我也感受到它的好了。

兒歌,雨衣,雷陣雨

台北的夏天少不了午後雷陣雨,當然今天也不例外。
因為出門去吃飯,回家途中碰上下雨,我被困在7-11避雨。坐在大窗戶旁邊,我看著被阻在外面的雨水,從沒停過的不斷下下來,大小之分我用落在一塊殘障停車格的水花來粗估。
被雨澆個不知所措的人們,在路上奔跑著,拎著雨傘,大風和斜走的雨,雨傘拿它們沒輒;從車裡跑出來的人,用手遮頭;剛下課的高中生,背著書包球鞋全濕。好像我在看一個活動櫥窗一樣,所有東西都被鎖在那裡,頑強的活動著。剛買的冰淇淋紅茶,有一搭沒一搭的我啜飲它,就這樣喝光了。背後的雜誌架上已經沒有什麼新奇,我瀏覽過最新的雜誌,現在半沉悶的坐下,視線的一角總要包含我面前這台沒鎖的別人的腳踏車。
電台播出張懸的兒歌,我靜靜仔細的聽起這首歌,她的詞,不算快版的小品。吉他簡單的彈奏,轉幾個音,她像聊天般的唱著。後面幾段我也跟著哼,不由自主的,在這間沒有很多人的便利商店。隔壁看報紙的人不為所動,我弟決定出去把車鎖起來,而雨一直都沒變小。
三點半,我們買了雨衣騎250公尺直線回家。


如果沒有這樣碰到一場雨,今天下午的我可能一如往常的坐在餐廳看書,兒歌或許在我的印象裡也不可能這麼深刻。這沒什麼大不了,卻是起在今天生活的一層小漣漪。

「生活,生活,會快樂也會寂寞。 生活,生活,明天我們好好的過。」

七六食祭在WoodStone

圖片
我看到很久不見的妳們!


當濕漉漉的我們倆,睽違一小時後走進WoodStone小包廂,場面立刻又開心起來。

妳們,我摯愛的高中同學們,附中1076!
自四月校慶後,我們又聚在一起,雖說聯繫從沒斷過,但看到人的感覺真的很棒,我喜歡我們一群人聊天的樣子,可以交叉聊,可以全部人圍著同個話題,可以隔壁聊,從下午茶開始,我們一直都是這樣。今天也是下午茶,同樣的模式,容易讓人回想到過去。狂拍照,我很後悔沒帶相機,它修好了,大家都認識的它被修好了耶!就是從畢業典禮椅子上摔下去的那台相機。

交換著生活也交換著近況,交換自己也捎來別人。我們穿了黃綠紅,而且可以有保齡球組,真的超好笑。關心我的腳踏車,還想到那次合作社我滑板不見的事情,妳們都很關心我嘛,很好很好。好事連上天,再過不久就有喜酒可以吃了,我真是由衷期待看到誰結婚,然後大家因為出不起七萬六,高中同學那桌是空曠的,超好笑!其實我很想跟大家再出去玩一次,過夜那種,這樣講的好像很難約,哈哈。上次陽明山別墅趴真的很高檔,我愛。在場的人士我要謝謝妳們(按號碼來):
平:姨丈我下次要看你跳性感JAZZ!
泡:(粉紅色的)我們淋雨騎來,你為什麼沒有先告訴我?
翠:真的是小女人風,好漂亮。明華園再現一線生機!
口:你是76人阿,踟躕什麼?
阮:淑惠,淑惠。我很久沒看到妳!
蚊:我看到我舉手跟你拍的照耶,那時候在點冰淇淋我記得,哈哈。
點:用我牌子的包包,到台南還是要一樣富裕喔。
漾:你很可愛,我們去打球嘛。
南:打球去!
北:噗嗤,張˙凱特布蘭淇,是新店人。
曉雲:唱歌給我聽!
睿恩:我幾乎都沒有跟你講到話!!!!!
陳冰冰:你什麼時候要結婚?
郁雅:很好,你的鄉土味沒有很重。接龍還是很穩。
羊:你怎麼越來越有唱歌劇的感覺?
穗:恭喜,台北愉快。
光:Honey。
鴨:正妹,我有多久沒看到妳?
咚:開心的上班,社會!社會!社會!
噗嗤,為什麼莎拉準備好了。

而可惜的是我們都沒有好好吃飯。(重製了不少人的相片,拜託讓我重製一下嘛!)

2007/8/20 有沒有這麼忙

07:00 起床,看到大咚簡訊
08:00 出門去竹圍
09:07 抵達竹圍,迷路後,發現圖書館公休。娃家淹水!
11:00 回到家
11:30 咪打給我,十萬火急,我決定抽時間去系辦!
11:50 爬出家門(沒鑰匙)
12:30 扒了幾口飯吃
13:15 抵達北車,找到EN
13:25 到服麗社
14:30 定稿,繳訂金
14:40 找到Mg拿車
14:50 載到泡(開始下雨)
15:10 到古亭WoodStone(大雨滂沱)
15:50 咚離開,我決定放棄去系辦
16:40 去郵局換支票
16:55 吃了的我們離開,雨停。騎回大稻埕
17:30 將車交還李金美,回泡家
18:10 和泡去中山站,見到一行外國小孩及小美美
18:20 到北車,開始漫長等待(何瑞德一直狂打給我,又不回電)
18:50 去忠孝新生出口二(忠孝公園)
19:10 面交的人打給我說她還沒回家,我就等,在附近繞圈圈
19:30 她說她到了,不過要回她家拿
19:45 拿到包法利夫人英文版,開始等606
20:40 坐過站,到檳榔路口
20:45 回到家,跟媽媽說晚安
20:50 吃晚餐
21:40 開始使用電腦
23:30 掛忙線
==================================================
01:00 講電話
02:50 睡覺

偷車賊實錄

有鑑於個天我馬上去關心有沒有監視錄影機,很幸運的,大鵬找到了學校的監視錄影機,雖然沒有正面直擊,但也足夠讓我義憤填膺。更何況我發現他是個胖子,媽阿,怎麼會有人可以這麼可恥阿。我本來想說,如果是學校學生,那也還可以原諒,但你是個知法犯法的大人,中年男子,這我就無法理解。
以下是偷腳踏車實錄,請大家一起把他抓起來!


下大雨你沒帶傘,別人車停在路邊沒上鎖,你就可以騎喔?
我實錄了它,真恭禧你是我小攝影機修好後的第一個錄影對象。看完影帶後,我們又騎車出去找,繞遍大街小巷,還是沒看到。找到里長問說有沒有別台攝影機,里長夫婦說,除非有警察開的報案三聯單,我們才可以檢視錄影帶。更何況大馬路上沒有攝影機,只有巷子才有,你沿著大馬路騎,看來是慣竊了喔!

「而且腳踏車你怎麼證明那是你的?又沒有牌照。」

「我自己都被偷了好幾台!」

里長這樣跟我說。沒關係阿,大家法庭見,反正你偷腳踏車的地方,對面就是法院,你也不怕嘛。
但腳踏車是值得提倡的環保交通工具耶,這麼沒保障就對了。




我丟掉的捷安特:
銀色車身,上面GIANT的LOGO清楚、平的手把、輪胎一大一小、沒有後座及後擋泥板、火箭筒是大的金黃色,新的。
2007.8.14 PM 3:55 掉於新店市區。

Sigur rós

Sigur rós http://www।sigur-ros।is

冰島的男聲,緩慢而靜謐的解凍著,這是引領我走出一整天焦躁的奇蹟。
平常的我不常聽這類音樂,這類被我叫做「天國音樂」的風格,自我開始接觸後,一直平淡的在某些時刻提醒我一些小事,在我聽來,它們是一種救贖的聲音。遙遠不可及,卻在耳邊乾淨的唱著。由於它太純淨,總在一開始先給我一種過度寧靜的冰冷,而後才一點點釋出溫暖來融化。
Sigur rós也是我遇見,在冰島不是電音取向的團,可能是由於我對北國的印象過度狹隘,他們不管在音樂或影像風格中,老給我脫俗的純淨感,色調是藍色帶點綠。可是我總碰到一些做嘶吼音樂的電音。等到今天,如我預期,像Maximilian感覺的樂團,邂逅我的喇叭。四個男孩所做出的音樂,還不至於成為迷幻後搖,但有緩慢的、有點撒手不管的味道。平常偏好拉丁音樂的我,對於flok也頗喜好,但如果再慢點節奏,我就會受不了。「天國音樂」就是那種我會受不了的類型,今天我實在被Youtube搞昏了,而有幸在對的時刻碰到他們。

Staralfur,今天我碰到的第一首音樂。Sigur rós,洗滌你的煩躁。


另外我也覺得好聽:
Glosoli

這支video很美,Hoppipolla

偷我車就要斷手腳。

圖片
我人生第二台捷安特,在我買不超過12小時的情況下,被人家騎走了。上次那台丟掉花了一夜,而今天只花十分鐘!
我騎的車,XXX,真是世界搶手!
說貴一點也不。今天早上7點整,我衝去水源排隊,幸而有良友喬治幫我早早卡位,她領到55號的號碼牌。我到的時候(八點左右),手一拿到55號,旁邊就有個人說:「不好意思,我可以跟你換號碼嗎?」結果她是34號,她朋友好棒到現在都沒來。此時,門口的陳威廷先生大叫:「30-40號進去。」我馬上就衝進去挑了,想說天底下有這種好事。
喬治幫我精挑細選了一台捷安特,原因只因為我騎的時候覺得很順腳。
騎出來的時候,志得意滿的表情就像我來的時候,看到騎二手腳踏車的人的臉:好像是什麼世紀大新車一樣,明明就滿破的。這樣一台NT 400,加上我閃亮黃色大火箭筒,共NT460。超便宜!

它不是什麼好車,但也勉強符合我的想法,騎起來平順不會亂叫。我雙胞胎無收穫,明明只賣129台,卻來了150左右的人口排隊。小宛九點抵達,跟她說:「你下次要買腳踏車再找我。」然後把早餐的垃圾全部給她,就去宜蘭玩了,雙胞胎說多悽涼就多悽涼。
我和喬治載她去搭車後練鼓,中午吃飯都很悠遊,接著騎回台大,我則是稍後由公館騎回新店。雨一直沒停,我是冒雨騎的,很辛苦。


以後我一定要自己開飛機,看是怎麼偷啦!

早上我出門的時候,媽叫我回去時去國中拿鑰匙回家。我就騎到五峰大門口,找個樹蔭下放,四下無人就跑去拿鑰匙。我保證進去出來不到10分鐘,四點整,我車就不見了,而且,雨在這時候下大了!見狀,一陣悽涼馬上浮上腦海,接著是近乎髒話連篇的不爽。看看右邊,有個人騎腳踏車遠去,我懷疑是他,但覺得先勿慌,對面7-11也有腳踏車。於是,我衝回停車棚找我弟,告訴他車型、特色,他就騎著他的那台變速避震去追,途中經過我家門口,還去警衛室把書包丟著,那是警衛後來跟我說的。 結果他也是徒勞無功,穿越附近的大街小巷,還追到高速公路口。我自己則是問學校警衛,還去搜攝影機,結果那裡剛好是死角;門口的兩個人站很久,我也問她們,她們回頭看了一下車子本來停的地方,然後跟我說:「好神奇喔!它不見了耶,我們來的時候有看到。」我心裡想:「我來的時候也有看到!」;對面有個抽菸的男人,他長的很兇,我也去問他,他很平靜的說:「對阿,我知道你,剛有個人把車騎走了,他騎很慢。」是男是女是胖是瘦,不詳。
三個目擊者,兩個警衛,無限台攝影機。警車還剛好經過!馬的。…

昨天放榜

昨天放榜,無意間知道很多消息,很多人我要恭喜他,真是驚險刺激!
我想了整整兩天才想起我學妹的本名,哈哈,好險我想起來了。
國立政治大學 企業管理學系 林浿鈺 23002801
特別來提幾個好了:
我親愛而不太熟的直屬學妹,上了政大企管;鄰居很唱秋的上了台大財金,請吃飯請吃飯;爾喬在北醫醫學,豆豆要好好照顧她;鍋貼上台大中文;猛哲上台大人類;老劉上交大資工,阿毛和慈麟先生要罩他;黃瀚正要來台藝了,超可愛;御天18th功課怎麼可以這麼好阿!

另外黃子安是台大電機榜首,實在太酷了。

大嫂上電視

凱跟我說:我看到你大嫂上電視了。
然後過不久,我大嫂的學妹又跟我說一次,大家都看到她在電視上唱歌,那集的主題是:搶救大學音癡。馬上用萬能Youtube查一下,我就看到現場,大嫂真的很酷耶,姆哈哈哈哈哈。
下次妳上電視,我會去找一台電視看的!
加油啦!Lisa。

御天宜花出生入死團

圖片
跟御天出去玩就是很好玩,但想想這次旅行中,有多少人差點就要不在了,還是心有餘悸。
17屆暑遊目的地是花蓮宜蘭一帶,我、豆豆和蠕蠕第二天快馬加鞭趕上他們,這次20人,大家租了10台車剛剛好,結果我載豆豆,嗯。我們晚上都沒睡,是相當擔心遲到的一行人。
一下車大家都變蒙面俠,今天去太魯閣,走了畢旅路線大家都很熟悉,由於我們上次玩水的地方被封起來,看到老外在跳水又覺得很優遊,我們就決定不要游泳,只戲水就好。王永勛的ICE實在太智障了,泰迪愛丟大石頭,跟炸魚沒有分別。騎過太魯閣很多地方,大家都馬懶得走,玩了半天下山。買曾記的時候,白毛的車爆胎了,幸好是在山下爆胎,我們還沒上山,附近找到間機車行,一人幫他出了50修車,很貴!接著,我們就騎上了恐怖的蘇花。
騎車請小心!
蘇花公路真的是有名的危險,右邊是斷崖左邊是會落石的山壁,侃兒在落石的招牌旁邊停車,大家都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這條路上我經歷了騎車生涯的大關,極少騎山路的我,載著豆豆就衝了,前車隊飆超快,8.90,根本沒有安全感可言。後車隊一直危機四伏,小鋼差點撞連結車;凡的腳被計程車碰到;我和豆豆卡在砂石車和遊覽車中間,煞車怪怪,撞到小路通;勛哥騎了我們的車後,開始冒煙,只好把車牽下山。


隧道到處都是,出來就是一身黑。
承認蘇花公路是相當漂亮,如果騎慢一點會更好些。途中穿過許多隧道,真是髒斃我們。黑臉、黑眼屎、黑口罩,白外套都黑掉了!

蘇花很漂亮↑↓


晚上吃羅東夜市,有地主豆豆帶我們真是幸運至極,吃了很多好料。這次旅行我大概吃了所有口味的包心粉圓,都虧我們撿到了錢,哈哈。好吃好吃,最大收穫是我買到吳樂極眼鏡,才50塊;而小宇買到烏拉博士,我也一百個恭禧她!民宿住在艾薇卡,三樓,有夢幻之床的那間。好髒好髒的我們,應該當天晚上洗下來的全部都是黑水吧,空氣好恐怖阿。我跟凡凡在沙發床躺下就睡了,一整個很累。


幫助我變成吳樂極的人,也就是我師傅,烏拉博士!

大家都想躺的夢幻之床↑
戴小宇則是個超棒的鬧鐘,以後我一定要找她叫我起床!
今天沒什麼行程,就是要回家。大家吃飽之後,就開始找鑰匙,結果居然是在牛侃的口袋。而今天颱風也要來了,宜蘭下起雨,之後計程車開的路,也是飆車又下大雨的。不過很快就是了!

慢板

「好希望夏天趕快來,冬天把我整個封鎖,我很不喜歡手不像我的手的感覺,沒有體溫。」
-----【盡情---悶】

阿住在「盡情」裡面講的話,這天浮上腦門。

如果說我又像躁鬱症一般,連Po好幾篇文的話,那請不用嚇到。
自從「Time after time」回來後,我也時常就這樣聽一下午。
其實一直有想要提筆寫些什麼,又覺得沒有想清楚前還是算了吧,所以就這樣一直算了下去。
太陽好大,今年才過夏天不久,我就玩水感冒,病重到連醫生都不忍心幫我拔智齒。結果搞到現在感冒也沒痊癒,夏天的脹熱諷刺我的咳嗽,在夏天不健康好像是很糗的事,但台灣的夏天本來就不太健康。曾經想過一個問題:我們在冬天想念夏天的放縱,卻又在夏天企盼冬天的乾淨舒爽。但兩者相較起來,我寧可被熱死,也不要凍斃。
好像我的夏天過完了,我似乎只適合英國的夏天,短短的,意猶未盡的,然後暖暖的。我偶爾需要的反而是它。
現在,Jazz語調重回我喇叭,勾起一些事。
我發現:原來今天的我也適合慢板!


「也不是說多喜歡夏天,其實我在夏天老覺得漫長。」
-----【盡情---悶】

Qué pasa

圖片
(Paris,Je t´aime: Que Linda Manito)
時間很碎,又愛摸魚的下場,就是總沒做個完整事。
暑假就是這樣,約來約去,逛來逛去。我喜歡出去走走,但有時候卻巴不得窩在家裡,雖然家裡很熱,我又不想開冷氣。但至少在家的時間是簡單的,可我最近卻把這種時間,拿來期待出門,匆忙的準備,然後,走。
今天終於覺得亂七八糟了,源頭是我發現明天早上要上課,但又覺得該去看看阿公,下午要去看戲。但其實這一整天我是要去花東玩!所以,當我接到電話和MSN的時候,什麼都爆了,就是這樣。
下午上的課,老師講到「我在......幾(年)之後,才......。」及「我先......,後來......。」前後要用兩種動詞,如果是未來式的話,又再換另一種介係詞。這世界怎麼這樣阿,同個句子還有很多種說法,兩個事件的位置還剛好會相反!前幾天才看到現在完成式和過去式,我動詞都記要不住了。誰可以救我阿!








砰!

伴遊小姐

圖片
猛然接到游先生的電話,他真的很欠揍,明明就在打工,幹麻打給我跟我說我被排擠。要我再一個句子裡面用三個我字,你們兩個人都得完蛋,從幼稚園認識到現在幾年,居然敢排擠我。

暑假真的是開同學會的旺季,前後見了許多友人,也當了好幾禮拜的伴遊小姐,如果有需要的話,請與我聯絡。
我會竭誠的為您服務。

清晨4:25

圖片
現代人圖示↑

清晨4:25,我還在用電腦。
剛把窗戶打開,天還沒有亮,居然聽到從不知道哪忽傳來清脆的鬧鐘響聲。我住8樓耶,你家的鬧鐘也太響了吧!而且也太早起了,現代人哪有這麼早起,噢,拜託。

玲瑯

圖片
我家附近有間玲瑯滿目的店,裡面不外乎是一些傢具、傢飾品和小外國古董。這些東西都不算舊,在這年頭看起來還有些新潮,黃色的水晶燈照下,好像一個歐洲的中古小店,在隔壁是麵攤和雜貨店之類的街上,顯得別致而有韻味。
有天我經過剛好有帶相機,就把它拍下來,從此,它榮登我桌布許多次,照片則時常拿來當書籤。對,就是這間小店。
其實它開許多年了,以前住在附近的時候,從沒進去過。倒是搬走後許多年,有天和得小一起路過,我們被吸引進去,還對每個東西品頭論足,電話拿來打一打,他個人非常喜愛這些東西,甚至發下豪語說,以後他家就是要擺這些東西,位置都想好了。而我決定,以後我家最好是要空蕩蕩的,走時尚簡約風,但是我還是喜歡這些物品,要是我買,就通通塞到他家去,我會定時去檢查。至於我們買了都放不下的東西,就要放到大鵬家去,這樣很好,很好。
如果你有天也路過,最好進去看一看。喜歡不一定要買得起,但絕對要懂得對它發下豪語。

: 站在門口的那個是店員。

C,我們一起回去

圖片
陽台上的晚風吹著我,有點著涼,但還是想站在這兒。
這是我想起來的。

Dogie昨天跟我說他回去過,我們認識一年了耶。拿出以前的光碟,就想到我的DV檔案全毀,值得狂哭的可惜,裡面有我們寢室實錄、晚會跟拍和他彈Latin鋼琴的free style、爵士鼓solo。上課側拍的小東西,很容易發笑。另外就是和老師的合照,每次來的老師都很有料,對於我們就像明星一樣,大師風采平易近人。我曾經玩過的樂器,現在有些都叫不出名字了,打的手感還在,表演過兩次的甘美朗,是鼓、是很困難的四個銅片;沒有記號的一個大鋼鼓,裡面藏了兩個音階。還有猴舞,我們一起在那裡鬼吼鬼叫的猴舞,手要舉高,還很酸。不過一切都很有趣。

北藝的夜景真的很美,我用過各種角度在不同地方俯瞰,關渡平原在我眼前寧靜了又甦醒,橙黃的燈閃爍著誰的祝福。曾經說過我喜歡這裡,甚至可以就這樣轉學。「你不覺得浪漫嗎?」我笑著說。

那些日子的簡單使我快樂,從那之後,很少很少了。10天,讓我想念,去年的今天,我也在想念。

MSN上看見你們。
走吧,我們這暑假一起回去!




這都拜硬碟格式化之賜。

電風扇

圖片
認識我很久的人都知道我討厭電風扇,只要有人在我四周開電風扇我就會很不爽,它不涼,就讓我更不爽。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討厭電風扇的,但就是因為它很吵又太迂腐,轉來轉去又沒效率的感覺,讓我突然很腦火。76人幾乎都知道這件事,每次夏天熱要開電風扇的時候,都不會開我頭上或附近這幾盞,不然開了,我也會不辭辛勞的走過去關掉。省得我坐在那裡,還要撿別人被吹到地上的東西,然後頭髮一直飄動。而且我覺得地上不知名的髒東西會被吹起來,然後吸入口鼻,就超噁。
所以寧可開2台冷氣我也不開電扇,不過這個暑假過到七月中,我都沒有開冷氣,我根本就是環保人士。有人剛問我說,那工業用電扇可以嗎?嚴格來說也是不行的,它不會轉,一直吹人就很難受,但對付恐怖的公共場合是綽綽有餘,偶爾,我還是歡迎它,但僅只是偶爾!我討厭電風扇!

愛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