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7的文章

虹の女神 Rainbow Song

圖片
電影情人夢(2006)
虹の女神 Rainbow Song
http://rainbowsong.jp/map.html
導演:熊澤尚人
演員:上野樹里市原隼人蒼井優
片長:116分鐘

簡而言之,就是陳亭均和王傳一的戀愛小品。(沒有啦我亂講的)

彩虹在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少都該佔有一隅,是甜美、有趣、哀傷;是浪漫、快樂、沮喪。罕見的東西令人好奇,從沒人敢好好定義它,也不需要。故事從一道平的彩虹講起,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沒有戀愛的故事。說他是拍給電影系的看也好,也可以不算是,只是裡面一些笑點可以很容易懂。滿青春可愛的!


如同岩井俊二的每部片,是畫面很美的青春故事,雖然他這次是個Productor。
故事並不是很令我驚訝,結束在葵手機沒電卻讓我很悶。她拍的那部片「世界末日」,很淺也很坦白,分七天,就像這部片分了七章節一樣,也和彩虹有七色一樣。之後他們在研究社辦一起看這部片,我一直覺得那個時候應該很有趣。而且我對於他們怎樣都沒有談戀愛的怪異行徑,看到後來自覺有點愚蠢這樣。可說是這故事沒個好結尾讓我抱怨這麼多。想看的人可以去看,或者等出DVD也不會說差很多,可是請不要逕自跟著主角哭,好不好?他根本就沒什麼好哭的還哭。

另外,小品不適合一個吵戲院。它總體還是可愛的。
5/1०(攝影可加一分)

網路上最令我感動的一句話

Google到一則有趣的新聞,請大家效法它!

「今天不仅是周心宇的生日,也是我们全体小朋友集体的生日,让我们一起分享生日的快乐吧!」
---節錄自原文,我最受感動的一句話。

原文↓這老師真的很用心,我要在這裡表揚他。
http://teaching.eicbs.com/Disp.Aspx?ID=129&ClassID=14

金馬季

又是個金馬影展的季節,11/4 套票開始發售,請各方人士摩拳擦掌的預備!
去年影展開出的片單,讓我個人實在相當滿意,所以今年要擴大看片,畢竟我選的都不太會讓我失望,想要跟我一起看電影的朋友,就趁這時間跟我約一約吧。哈,看電影不太算約會的。
希望不要撞到拍片期,否則我會很傷心。



一百個期待。

開學一個月

今天是禮拜三,卻還有禮拜四早上從來沒開過學,我真的很誇張。一個月的生活就這樣過去了,很緊湊也放了很多假。天氣由晴天轉為綿綿細雨,現在是涼爽的秋。
發現台北發現了很不亮麗的溫州街,儘管十分不願意屈服於這樣的天氣,但還是在玩樂氣氛下渡過,這樣算順利吧。巴贊帶著真實穿進我的視線,不是沒有思考過,但我究竟不是個會把重現真實當作首先考慮的那種人。真實在我的想法裡曾經是眼見為憑,不過現在早已不成立,我成為一個不輕易深深相信的人,包括自己。尤其去看了費里尼的片,夢境和真實虛假不一,你看到了就是真實嗎?那別人看不到,是不是也很真實呢?撇開不談。他的詼諧總是對到我的味,而且跳tone跳的太棒了,每次我都很滿意,當然,今晚的鬼迷茱麗葉也是。
最近很多影展,沒有好好跑,反倒逛街時間多了,使我訝異。開學給我的壓力在無形中逸散,很簡單的,我離開它們,依了條路又繼續下去。這算是這個夏天留給我的。我收起短褲,整天穿那件2%買的型外套到處走,有點厚不擋風,我也無所謂。
今年冬天好像來的比較早,穿著薄長袖的我站在楓樹下想什麼呢?風變強,跟著呼吸一起滲進一個我裡面,還沒拿出圍巾,不過已經開始點熱卡布奇諾。有些事就像是行事曆一樣,時候到了就會去做吧。

開學一個月,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創舉

圖片
傍晚的公館,有點涼意的小廣場上放著腳架和攝影箱,我們三個人,這樣開始試拍。三片50元的6*20公分鏡子,簡單組合成一個萬花筒型,很多層反射,書梅說看起來效果不錯。要不是天漸暗了,測光表讓我們沒得選擇,最大光圈每次都開,幸好實驗片不怕扭曲,我們是這麼認為的。
那我到底在想什麼呢?
沒個準則。其實我捏不太到非敘事的味道,那天老師教我們在膠片上作畫的方法,我畫得很開心。於是我也想在膠片上面作畫了,這該怎麼辦!作畫後對放映機不好是事實,而且在畫的時候也搞不太清楚放出來是怎樣,應該是一大片顏色和筆跡吧!


快速拍完去吃飯,書梅因為腳架而被開了張300,實在很衰。我們雙胞胎把書梅送走後,實在太想逛街了,就不顧艱難的出發。你知道禮拜六的師大夜市根本沒有空隙,人是摩肩擦踵的走,此時每個人在膝蓋處卡了一個腳架的威脅,走起來都步步艱難。腳架又不時打橫,讓我們小尷尬,可是還是要逛。每當我們想逛哪間店的時候,就先提進門,找個衣架下面塞進去再開始看貨。最後我們已經駕輕就熟,就跟普通逛街沒什麼兩樣,哈。
辛苦回到家,吃Mr.donut,看看報紙。那個美味關係裡面的法式餐廳,有一場居然是沅河靛耶,那間讓我印象深刻又還滿好吃的復古裝潢法式料理,曾經在永康街。

拉夫拉迪包斯劇團

想看拉夫拉迪包斯劇團的《蛻變》,從六月就想看。
他們來了,來一個被颱風環繞的台北城市。他們不來了,因為主要演員的身體欠安。我盯著那張關在籠子裡的人看,那個燈光那個氛圍,為什麼會那樣呢?
好好奇呀,我真的很想看蛻變!

http://www.aurea.philips.com/
話說我上上網,就翻到這個東西,王家衛的飛利浦小電影,還滿炫目的。前幾天去五大買了愛神,還滿想來看看的,裡面還有安東尼奧尼跟史蒂芬索德柏地令外兩段,就是感覺上還滿好玩的。

消費影像

圖片
影像走到成為商品的地步,已經很久了。但這幾年,眼花撩亂的影像充斥,像是youtube。視覺感官被磨得疲乏,而影像本身,存在的意義也開始被質疑。
究竟是我們消費影像,還是影像消費我們?
對,我們每天都看到很多東西,在腦裡重組又解構。或許哪天,在某個情境,這個畫面又回到你腦中,但絕大多數都會隨風兒逝。即使是看了一部你很愛的電影,你拼了命的要把影像全部記起來,可是誰能夠?那我們看這麼多影像到底為了什麼?或許你可以說:那不然我可以閉上眼。
好哇,把眼睛閉上的你以為就跟你所厭惡的脫離,就像掩耳盜鈴的人,以為捂住耳朵就沒事。可是總不能永遠閉上眼吧!睜開眼睛你還是會看到所有東西,花和屎都會。更何況是把花和屎做疊影的影片,你搖搖晃晃的看完腦筋一片空白。
話題回到消費影像這概念本身,一個影像創作者,不得不從這方面思考影片的下一步。那個男人用很多疊影交錯的敘述他的生活,他的隱私,他的想像。那是他,但觸擊到我們禁忌,他帶給我們一些不堪,還有一些或許不完美的事物。我們被他懾住了,是如此寫實的環繞我們,又是如此坦承的挖掘。在一片混亂的最後,又是這麼一個他。
你對這些畫面有怎樣的感覺?它挑起的是你的憐憫還是不屑?你敢看嗎!


寧靜本身也從消費出走,如果你想要寧靜,如果你懂寧靜。那麼怎樣的寧靜可以帶給你一絲期待?抑或是你在台北這樣的城市裡,早已遠離了寧靜的溫存。

我需要一本詩集。

圖片
我需要一本詩集。
不可諱言的,詩在我內心深處,早已築起不輸散文而厚實的地位。常常因為一句詩,一陣子的生活就耗在裡面,左右都是它。好像一種短期信仰,可是被長期束縛,長的是淡忘,卻又不時記起。這是被誰影響的吧?
最近欠缺什麼觸動,我太久沒唸詩了,偶爾會精神乏味。華文歌詞並不能取代這種企盼,至少我現在這麼覺得,歌詞的品味還稍嫌低落。詩的精鍊並非無病呻吟的叨擾,在耳邊熙熙攘攘,猶豫。卻總是無法貼近,對,無法貼近是一種惋惜也是一種自我保護。所以,席慕容你今天會給我什麼呢?
在台北裡找尋寧靜的影像,代表在哪?而我現在可能看過。


我需要一首詩。

Eagles - How Long

睽違28年出的搖滾專輯,果然令人期待。今天在報紙上看到這則新聞,縱使我也沒有特別是老鷹的迷,還是多少注意一下。U2依然是我最愛的樂團,不會變的,即使報紙再怎麼吹捧他們是搖滾界的中柱。
有鄉村搖滾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麼它給我這種感覺。「How long」,一句未知的話,在他們嘴裡是輕快的。這個樂團的主唱是鼓手,讓我覺得格外的酷,他們也都紅28年了。
Eagles - How Long


今晚八點,全台電台首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