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7的文章

幫幫我愛神

圖片
「不可能要我停下來等你們,我的生命很短暫,但有許多事情要做……」

【幫幫我 愛神】是李康生執導的第二部片,蔡明亮監製,2007年威尼斯影展的競賽片,預算1500萬台幣。台灣的獨立製片該接受的挑戰不在話下,尤其是他們,極大爭議性的創作者。這部片當然也不例外,一看就知道預算是很緊的,但表現手法和從前一樣是極大膽的刺激。
李康生很有趣的說,他也不是沒有想找大卡司,這部片的醞釀期甚至比不散還久,他說他投了三次輔導金。在有資金後就找景,檳榔攤的景當然也不好找,尤其是他要找在高樓下的檳榔攤。再來是找演員,他曾把劇本拿給周杰倫的經紀公司,但想當然爾根本是無下文,他真的很有趣。這之間又聊到很多關於他們創作這部片的故事,還有蔡明亮的哲學。一講就是一小時半,像是聽故事般的聽著他們的經驗,一個國際發光的導演,怎麼會得在生活的地方要求人民支持。

他們不時提到台灣票房和觀眾回應,讓我再次想起鄭文堂說的話,臺灣電影欠缺一種氣勢,就連臺灣的人都不支持臺灣電影的話,那國片更上層樓的空間的確會變的狹隘。所以,無論好看與否,我們都該給國片一個機會。蔡明亮他們要對抗的是美國一種傾銷的強勢,和大眾化的熱潮。他說:這除非是自己夠強的人才辦得到,否則美國是很恐怖的。但我們擁有維持獨特的權利,他要捍衛的就是這種自由,這種我們已經被麻痹的該有的自由。他要喚醒我們,喚醒這沉睡已久的群眾,用電影一次次不厭其煩的敘說。整體的文化水平若是要提升,那我們就不該把自己侷限在小空間內,接受各種型態的表達方式是文化的最終成效。你不必喜歡,有批評權利,但不能一味採取決對抗拒。這是不正常的,也是病的。
為了這個我決定幫他們,幸而是我手上剛好有足夠的錢,縱使我個人並不喜歡他們的某些溝通方式。但他們是一群熱愛電影並認真拍好電影的人,光是這樣,我們就該支持他們!

很開心的是一次次打擊他們後,他們願意站起來繼續努力,樂觀的想出各種策略。他說,能夠拍電影是幸福的,能夠一直持續做你想做的事情,理所當然是幸運的!他願意走上街將一張張票銷到你手上,不厭其煩的解釋給你聽,200塊,而你要學會懂它會給你帶來的價值。他們,是可敬佩的人,做著你會被感動的事。

幫幫我愛神,2008/1/11晚場起。
你要買票嗎?

http://bloguide.ettoday.com/helpmeeros/textview.php?file=103491

拍片週結束

圖片
拍片週結束後,到學校還有些隱約不習慣。這週的天氣就像拍片那週的前幾天一般好,不知怎麼說,看著這些冬天裡應該是難得的陽光,覺得,好像時間都早被塞滿,只是欠缺安排似的。
從學校一棵醒目的聖誕樹說起,全白的,約三層樓高,從來未見過。禮拜二就要點燈,四周也被悄悄的佈置,而聖誕節也在系上熱絡起來。晚上去台北影業調很貴的光,飛車奔馳的結果是等待45分鐘,看到我們上禮拜拍的一點也沒有白費,就覺得很欣慰而且開心。雖說淡水是這麼好玩且好吃,但離家很遠也是真的,器材沒有很重,我們三個人就像是度假似的去走走玩玩幾天。

先來說說拍片週好了,我們行程難得的緊湊,拜Mimi突然把重複行程堆積之賜。她很nice的完全配合我們,而且後來才發現我們真的很幸福,不僅一切都進行很順利,現場還衣食無虞,真的是超棒。去工作室的前兩天,我手上還有MD的時候,我們都會趁空檔收些她的音,有聊天有環境,她不是個會主動跟人聊天的人,大概就像多數手作者一樣,一個人專注於自己的作品。面對麥克風的她,起初很羞澀,不過就在我們聊開後,我們不看麥克風她也會忘記它的存在。到很後面的時候,她提到她平常的人際和生活之類的,居然脫口說出我們跟她是算熟的!整個很開心的一個回答。我想,如果可以跟自己的拍攝者和睦相處,並且有一定程度的熟稔,就算一開始雙方是陌生的,能到達這種程度也很值得開心吧。況且是再這麼短時間的每一天。
看著一閃一閃的畫面,那個被我們紀錄的女人,一如往常的坐著自己的剪刀兔,教教畫,聽聽廣播。我們在她生活裡留下點微不足道,她留給我的是一句可愛的驚嘆。

最後,就先謝謝我親愛的夥伴,以後再合作吧!真開心!

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

圖片
NARA:奈良美智との旅の記録,2007年金馬影展的觀眾票選首獎,也是最近我頗好奇的一部片子。說實在,自從看到它出現在觀眾票選第一後,就很納悶,到底為什麼一個關於日本設計師和品牌的紀錄片型,會吸引這麼多觀眾。更驚訝是它自從上排行榜後,就從未被打敗。

一個眼神不佳的女孩,凶狠是她的內心突顯,有插畫也有娃娃。一開始給我有趣的感覺,因為是粉彩、色鉛,總帶點夢幻的感覺,但圖的內容完全不是這個樣子。她的臉像什麼瓜類,很彎很彎。最初是高中英文實習老師Lisa喜歡Nara,所以我見到這個設計,之後在設備組小王子的磁鐵板上也看到幾張。然後就拉到最近金馬,我研究酷卡時發現到她,接著就是排行榜。原沒想看那部片,但它卻不知不覺的關係到我的紀錄片---Mimi,剪刀兔。

Mimi是一位手作人,材料是布和線,以及一些畫畫用具,主要是偏向油畫方面的性質。在台灣創意市集有一定知名度,一切從夢想開始,建立自己的品牌!因為紀錄片,所以我開始跟她有一定程度的交談。那天邊錄音,她提到自己崇拜的設計師就是奈良美智,我有那種:幸好我知道的感覺。哈哈,不過她也沒去看電影,原因是怕失望,她看過許多關於奈良美智的書和展覽之類的,對他相當瞭解。
一個藝術家該有的態度是什麼呢?奈良美智這種流浪,開心就做的態度,深深影響我的拍攝對象。她每天睡到下午再工作,也很符合我的時間,所以我們合作愉快!關於她的作品,那隻兔子,也是相當可愛的。一開始就有發現她所擅長的表現方式很插畫,果然一開始她是以明信片起家,從前也接過插畫個案。剪刀兔的立體造型,是實體化的產品,現在也大多是那種了。
能夠親眼看到一個品牌的小故事,聆聽、實作,是件非常開心的事情。然而到最後,和Mimi變成她說,是熟的朋友,我個人和組員也都非常榮幸。坦白說,本來的我認為這不是我tone調的東西,看來我又進了一步!
p.s 我今天無意間打錯電話給Lisa了

百葉窗

圖片
像索求陽光的百葉窗
一隔一隔 保持節奏的
還吩咐要有層次 不能太多
嗜性如害羞般堅貞
透過被窗吹得啪啦啪啦聲響
予取予求 予取予求

於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就連光線灑到的地方 也變得模糊
那不如把窗子關起來
輕輕地 瑟縮地
告訴自己別視恐懼為理所當然
但還是上了鎖

而我們都接受了
習慣去解釋些無謂的問題
聽不聽懂倒是其次
它的平凡抵成遮罩
是百葉窗
是實用的百葉窗

隔著窗總是有陰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