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8的文章

關係到柴米油鹽醬醋茶

圖片
我是個藍蛆,從小到大都是。最近的新聞真是負責的讓我激賞。

關於民生根本的事情,時間拉回到六天前,我看到我們家陳文茜在蘋果的文章──遲來的漲價,一篇關於臨時漲價的油電還有許多民生物資,引起民怨,但她願意為劉兆玄院長鼓掌。六天後的今天,我看到劉院長為這波臨時帳價所造成的負擔和心理壓力二次道歉,卻被柯建銘譏諷為「道歉院長」,我實在不以為然。為什麼?那為什麼不直接來看看漲價的必要。我身為一個學生,吃住靠家裡,所以對於一個東西的漲價,我可能只是覺得:噢,天阿,我要少騎一點機車,否則油很貴。或者:我可能吃東西要開始算精一點、用家裡的電要省一點,少吹幾小時冷氣或洗澡快一點。無直接的生存壓力!但對於一個可能月薪兩三萬的單親家庭,要養兩個小孩孩要繳房貸之類的,這種東西就是非常可觀的支出,是可能一兩塊錢也得精算的生活。所以如果說是以這種,現在可能愈來愈普及於台灣的家庭模式下的人,他們是真正要勒緊褲腰生活的人,更何況這個月是報稅季。
但這是影響和結果,我們應該來看問題本身,到底為什麼要漲價?陳文茜指出當美國原油已經升至上百元,台灣的油電還在18塊的階段,換言之,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經濟學者和政府這麼有擔當,還是這麼數學不好,覺得7.8倍的錢也沒什麼,大家用豪力去扛這筆負擔。而且一扛還扛八年,這樣的債是要拖到什麼時候,還愈滾愈大。前幾天去洗頭的時候,也就是油一夜要漲三塊的那天,我家樓下車子大排長龍,紅綠燈全部荒廢。理髮店老闆對於大排長龍的人很不以為然:排個一兩個小時賺一百多塊,到底怎麼算的。油又不只加一次,加一次又不是一勞永逸。隔天馬上降1.5塊,換言之是帳兩塊吧(35塊左右)。台灣這樣應該還算是便宜,現在美國油價差不多是美金3點9至4塊4之間,換算成台幣就差不多是九十幾到一百二之間,台灣這樣,而且開車需求又沒有美國大,漲價又是趨勢,有什麼好狂抱怨政府的?
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出現的全球石油危機,我要再次強調:石油遲早會用光,不要再說什麼我們還有很多油可以耗的傻話,要趕快找出無油生活的方式。有學者(忘記名字了)早就提出,石油和全球人民的GDP息息相關,全球經濟遲早會為這個付出代價,至少在十年以內!但現在,除了阿拉伯等石油產國GDP正在下滑,新興開發國家也正要為石油這種開發煤材付出愈加龐大的費用,而已開發國家則是處於一個尚未下滑的階段,但全球經濟危機是遲早的。所以,說回來,搞到現在才漲價根本就是有問題,…

攀升在皮膚表層的交通

圖片
蟬在窗外放肆的呼喊夏天,整條街,整個新店都聽得見。炎熱,而電費漲的比溫度還快,但如果再不調高電費,這夏天的涼快又是台灣一筆負擔。於是,蟬喊著喊著,溫度就跟著升高了。
那天在後座顧著一個看似無負擔的後腦杓,她是計程車司機,一個日漸沉重的行業,一個還沒520的黃昏。油價漲一塊,她們就少賺好幾塊,沒有一技之長,開計程車根本就是貴族服務業。這樣誰要開計程車阿?若是從我家到學校變成一趟1000塊,那跟若是漲價後的公車一趟20塊比起來,就是差了50倍耶。坐一趟車我得一星期不吃飯!所以大概一年之後開計程車的人又會變少了,然後台灣計程車搞的跟紐約一樣難招。
那台北會不會因此只剩下腳踏車和公車阿?像巴黎的城中一樣(現在還是這樣吧)。我真心期待有一天可以如此,然後我拎著小到可以跟Quicksliver背包結合的折疊腳踏車,騎在沒有污染的大馬路上。這該是多開心快意的一天呢!這樣怎麼摔都不會有什麼大事,又不用繳稅什麼的,要是真的這樣,讓我降職去當台北市長我都甘願!
哈,噢我真是環保禁煙人士。



話說回來,騎腳踏車我可以想到最浪漫的地方,大概就是在附中吧!(乾笑)光是看藍色大門,你就要會百分百認定:高中生就是要騎腳踏車。這幾天,在家又重看五月天許多MV、看了御天的很多照片、前幾天好好約我回附中、朱媽生日,這些是我近期想回去的理由群。
原因無他,我開始想念起我的17歲。但與其說想念那幾年的事情,不如說我似乎又可以自在的觸碰許多未知,又可以靜下心來聽陳綺貞、1976,聽一些愁人的嘆息,看一些好似無關緊要的詩句。
我太想念那裡了,像是鄉愁一般的想念。

080513 收信快樂

一輩子,男和女,數封信,翹翹板人生?
紅色長凳,綠地板,聖誕節的顏色。很簡單的場景帶出深刻的人生際遇,講來輕鬆的對白,內涵多少感情和時間。對沒錯,就是信,一封一封,你不會輕易跟別人說的話,你跟自己說卻同時原封不動的告訴別人的話。
你小時後是什麼樣子呢?會在桌上劃一道長線跟隔壁的人絕交嗎!看到這段我笑了,因為我以前也會這樣。還有她任性的要求他承認大男人主義,那種任性是女人才會有的,種種小動作放出女人特有的權利。
是問候,是抒發,是事實,很多時候是無奈。女人的任性,男人的想像,女人和男人在這時代的定義,是該磨合出新關係的時候。

收信快樂。
------------------------------------------------------------------
看完之後就很想寫信,更想坐翹翹板!哈。
謝謝妳!
這部戲,我喜歡。

那六月我們去看 安娜床上之島(Chaotic Ana) 好不好?

喜瑞爾女孩,雙胞胎記事

圖片
接到雙胞胎用家裡打給我的電話,遲疑了很久才接起來,聽到你的聲音,突然有種很窩心的感覺。
其實我知道你沒什麼大事要說,只是純粹想要講講話,我也想跟你講講話。
每天起床睡覺一定要問一下傷口有沒有怎樣,換藥的過程還有在家裡的瑣事。偶爾講講好像要去幹麻,哈哈。很多天沒見面的日子還滿想你的,尤其是只要想到忠孝敦化一帶的路線圖,就覺得那現在對我們而言是個遙不可及的地方。有一陣子幾乎每天下課都去那裡逛逛,只是沒幹麻,就去那邊走走,看看哪裡有沒有新貨,2%有沒有新花車。我還記得上禮拜六還日我們去台北影業後,吃了溫州大餛飩,喝光了你點的有點難喝的飲料,再走到麥當勞看帶子,然後在講說什麼我們很久沒shopping,後製完之後一定要出來好好逛之類的。結果我們現在都被關在家裡,兩個禮拜至少。不過,後製完是一定要出來逛逛的!(應該可以吧)
雙胞胎的養傷日子就是要互相娛樂,今天的娛樂是開始做起Circle宣傳海報,哈。實在太像60.70年帶的喜瑞爾女孩啦,濃濃的畫報風,還有Andy Warhol的超飽和味。Circle應該是這種味道吧(喔?不是嗎!),我要擺脫臺灣黑貓味,那僅限於第一首歌。不知道熊設計的酷卡會是什麼樣子,真是100個期待,一定很可愛。要朝向普通人的浪漫歌舞片前進,GO!


現在要設計什麼可以用電腦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做的,來吧,讓我把舞蹈系帶子剪完吧。
還有班展DVD殼和海報和酷卡!

最重要的事情:小綠,生日快樂!

TIPC和狗兒

昨天聽狗兒說狗兒要回台灣啦!所以就去審視一下相簿,看看有沒有變很多。只有一個禮拜,可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動自如的去看你,噢,還滿想念你的。
結果就看到你去古堡玩的照片,鍋碗瓢盆還有很多舊玩意兒,裡面的擺設實在是太酷了(吵著要去)。
唉呀,下次回來就要等暑假,其實好像也沒有很久,到時候不知道Jess和奇會不會回來。我也想去夏令營,每個暑假都有其妙的事情會發生,在蒸散旺盛的大太陽下,每一次呼吸都有新的躍動。今年夏令營在七月中,如果可以我想要去當隊輔之類的,讓我去吧!
說到狗兒回台灣,其實是為了國際台北打擊樂節,這個節也是讓我心癢難騷,列出以下我超想看卻有80%無法成行的團:
1.西班牙 Odailo 大鼓打擊樂團

光是看到後面木琴部分就要哭了,每次看到或聽到別人打木琴都會無比感動,可以是輕柔的樂音,柔到好像可以直接touch你的心靈;可以是極富節奏感的,顆粒強到每寸皮膚都為它顫動。不過他們這團是以節奏為主,好像是正式版的STOMP,有些節奏的組成,可愛到想要自己下去打打看。而且西班牙帥哥對我來說有無可抗拒的魅力阿(哈哈)

2.墨西哥的Tambuco打擊樂團
一看到拉美的節奏就完完全全會吃了我的胃,超愛那種狂歡的氣氛,輕節奏的快感。切分音會把我的耳力集中,只要聽到那種拍就會不由自主的搖擺,酷斃了酷斃了。先看youtube過乾癮吧。

3.法國 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
http://www.percussionsdestrasbourg.com/
光看簡介就一定要去看一下,世界首支打擊樂團!看到前衛的東西整個就會挑起我的好奇,尤其是在打擊樂這塊,我對於「前衛」這種介紹從沒失望過。總之很想要看這場表演!
唉,膝蓋一天沒好就一天無法練鼓,喬治。現在看到Yayo的表演錄影,都會不自主想要看他怎麼打的。Oh!明年趕快來,我想要快快見到你。
拜託讓我的腳快快好,跟猴一起去看吧!讓我跟狗兒見一面吧!


台北國際打擊樂節
http://www.jpg.org.tw/TIPC2008

【CIRCLE】殺青之日狂賀

圖片
妳看過歌舞片嗎?這算歌舞片嗎?

抱著這個質疑的拍了【CIRCLE】,心裡麻麻的也怕怕的,但殺青這天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要流淚。畢竟,歌舞是殿堂,我一次就想登上,風險是大概300%。


--------------------------------------------------------------------

誠如攝影所說的最後一顆鏡頭,是我們兩個一致覺得相當重要的一顆,結果居然是放在威廉斯手上,還有可能不連戲的衣服和欄杆,這什麼(但光居然連了)!既然演員臉不能演不能看,你就要讓他用其他部位換阿!不然是怎樣,拿一萬塊砸爛水溝嗎?(Ms.Chen:ㄟˊ,同學,這裡的水溝是給你們破壞的嗎?我話講難聽一點,這裡連水溝裡面的老鼠你們都不能殺。)

殺青了,那一刻我沒有多餘的情緒,只想要好好感謝所有的人來完成這部片,勢必要跟大家握握手。但一想到要剪接,我就覺得我好像還沒殺青一般。
今天,趕在五點半閉館之前把所有東西都拍掉,整劇組的人每天都在趕趕趕,但有時候卻像散步一樣悠閒,比如說:光不連的時候。我不是個喜歡催人家的人,也不是個喜歡被催的人,所以其實每次看到或聽到催促的感覺,心裡要不一沉,要不把它掛在心外,臉上還要不動聲色的跟沒發生過事一樣。今天的確趕,攝影組因為趕而有點不太爽,哈,不過都過去了,我們也順利殺青啦!建議趕的時候不要再單催別人,而是給予實質幫助,這比較有效。

其實拍這部片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累,可能是一天到晚都在想說這該怎樣怎樣,那邊又該怎樣怎樣,然後早起,晚歸。身體上的勞累感覺到的時候多半是無法再支撐下去的時候:比如說劇本寫不完的時候、分鏡不想畫的時候、焦頭爛額的時候。但有時候會有個任性是「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抱怨」,所以我就不抱怨。真的感覺到的是奇士勞斯基說的拍電影,所有身邊的事物都變成次等,只有片才是重心!當導演沒什麼好抱怨的,我想這是應該的吧!


以下是各組的感謝節錄:
導演組我的趴呢,副導是個定時小鬧鐘,還有場記。每一個take都是一次挑戰,雖然有時候可能會跟不上速度,謝謝你們把所有拍攝行程排好,我們是以天來照表操課的(哈,順序一直改)。謝謝你們。
然後從前製期我都要感謝製片組,人家說導演製片會吵架,可是我們變得超好耶,噢耶,我的製片雙胞胎。試鏡的人天羅地網的來,我們一起,看看看,試試試,只差一個人我們就是casting完美啦,小不點是casting之王阿。連日出外景應該…

【Circle】---片段戲

圖片
剪接的時候看到那段戲,會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好像劇本或是導的戲從來都不脫我的樣子。可能只有我會笑,可能是一意孤行,有時候看到自己的那一面,其實五味雜陳。

哪段戲呢?

男:(一段嚴肅的話語)遺失不是失去……
女:(斜睨著笑)就像我男朋友昨天一樣嗎?

看過劇本的人,如果跟我夠熟,就會直接脫口而出的說那句話根本就是我在講,是不適合給角色講,已經讓我失去判斷理智。不過當看到這個畫面,還是覺得可愛的好笑,不知道是哪段記憶帶給我這個情緒,讓我殷殷切切的期盼那個畫面再現。叉燒哥哥也不知道是怎麼抓到那個情緒的,真想好好問他怎麼揣摩;而小綠的問法也是與我本來設想的mur法有放大的改變,這樣搭起來真是太有趣了。男女朋友就是要這樣講話的嘛,是不是阿(招手)


另外,關於老人拍耳的動作,我後來回家一再反覆思索到底是哪個老人會做這種動作,可是看到毛片的時候,突然覺得他做那個動作實在是太對味了,哈,可說是他表演的精華阿!那個我平常根本從來沒做過的動作,卻在導戲的時候瞬間出現,很訝異自己怎麼會給他這種莫名奇妙的大動作(?),不過演來卻相當逗趣。

有時後記憶帶給人不能泯滅的堅持,是不是常常會這樣?

【Circle】拍攝期小結束

圖片
Circle正式拍攝期到這裡算是告一段落,感謝所有的工作人員還有探班人潮,這幾天拍下來,就像做了一場大夢一樣有趣。雖說時間很趕,但每天都有on schedule讓朕非常開心(啊,最後一天沒有)。
好像先暫時都到這裡了,剩下的其他東西我會寫小導手札的,第一次拍歌舞片的心情完完全全呈現,台灣應該不要怕拍歌舞片的!
請大家到Circle網誌看,拭目以待:
http://blog.yam.com/circle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