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8的文章

十誡

圖片
夜雨,
重看Krzysztof Kieslowski的十誡,
驚覺,
秋,
已悄然來臨。


應該抵住這肅殺的秋聲
於是我披上一襲著染亞麻的橘紅色衫子
不動聲的坐著

浪漫後中傷

圖片
民生與綻放的花朵


後來的我們不得不為自己的出路想點辦法,即便我們都寧願樂觀相信總有口活路賞飯吃。
身邊的友人們紛紛打算起自己的未來,這是個什麼樣的世代誰不清楚?醫科理科的人想著更加努力念書,忍受無聊繁重的課業,卻不願抽身也不知如何抽身;近在我身旁的人總問著,我將來想要成為什麼,或,我是否該離開拍片這行。一問再問,因為它沒有一個好到讓人完全信服的答案,足以支撐每個月辛苦賺來的錢,卻要一下子通通拿去拍一部片的結果。或許它快樂,但或許不是。
有一個晚上我下定決心要相信我所預想的所有,管它之後是不是這樣我都願意相信是,我把它全推給一意孤行的浪漫後卻被中傷,那麼,既然是浪漫那我就無所謂了。(笑)
看著在路邊撓癢那個沒手臂的人,他賣玉蘭花。計程車司機問我,碰到這種我是否會跟他買,我笑說我沒遇過,他搶在我前頭說他一定會。他後來聽說我想拍電影,他說台灣電影起不來,他都不太想看了,但要進戲院的時候還是願意去。我笑說,你還是把錢留著看好片吧,這世界上只有窮人會憐憫同病相憐的人,有錢人大多為所欲為。而我們不需要勉強和憐憫。於是我跟他推薦海角七號,他側著頭問:好看嗎?看那個導演又貸款這麼多,我真怕……我說:其實什麼事沒有風險?就是害怕的風險最高。有時候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相信。相信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他於是跟我說他會去看的。
相較於我跟我爸媽推薦海角七號,就不是這麼有趣的事。我媽嚷著要看,還要去看囧男孩。我爸說:他花這麼多錢干我們什麼事?有人欠他嗎?我弟附和:對阿,幹嘛去看阿!我聽了轉頭就哭,是被氣哭的,瞬間我想長篇大論的讚賞都淪為譏談,很生氣怎麼會有這種家人。但不過他們當然沒看見,一臉嘲弄的繼續諷刺,不知道將來她女兒可能會因為如此而花錢時,他們會怎麼說。
想了一個晚上,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們去看,我爸接下來的幾天都還在念說那什麼電影真無聊,我默不作聲。直到我把兩張電影票交到他們手上,我媽緊張卻強作鎮定的問說我們該去哪看,我爸開心的上網看遍所有海角七號的預告和新聞。我把放映時間表抄給他們,祝他們有一個美好的約會。
後續如我預期,他們津津樂道的談論裡面的每一句台詞,迫切的想要知道幕後所有事情,裡面演員是誰,當我爸每次『是喔』的最大聲時,我知道我成功了。現在我弟兩個人用故作不屑的表情透露羨慕的問戲中每件事,不用慫恿,他們會去看的。
一個初見面的醫科學姊跟我說,台灣環境不好,很不公平的就是朝九晚五的人可以賺…

AAADC

圖片
慶祝同事羅莎拉念大五和何華特正成為一名海軍陸戰隊勇士,我們約早上11點在新店北新路上的CALA CALA,冒著颱風大雨吃大餐,但它還沒開,店員只好一直找我們哈啦。但不過我要講的以下兩件事,跟它好不好吃一點都沒關係。
吃到主餐的時候,我和華特覺得莎拉一定不敢吃那盤很辣的麵,所以才吃這麼慢。我們後面有三個中文講得不錯的外國人,他問今天果汁是什麼,服務生說是芒果和芭樂,外國人問他什麼是芭樂,他說就是芭樂阿。於是我們三個人就開始想要不要告訴他們,我們甚至提議當場大叫GUAVA,但我們沒有做。
--------------------------------------------------------------------
聊到以前補考集體作弊的事情,那是一種介於集團和友情間的戰爭,超沒罪惡感的,而且技巧很純熟。我很記得有人曾義憤填膺的跟我大吼:你們御天、附舞和手語的人加起來就佔補考人數的2/3,補考過不過又用比例來算(意即是60分也不一定過)。馬的,你們又那麼大群人考這麼好,那我們考屁阿……我永遠記得他那張臉,但我什麼也沒說。講到這裡,順便又說一下是功課強的人在一樓等考卷,一個座位坐在後面窗邊的人要負責丟出去,然後再舉手跟老師說少一張。一小時左右大家手機就會傳答案來,還要假裝有在寫。那是集體解答的結果,通常都是英數化,國文補考幾乎沒人鳥你,有驗算,有檢察!
我手機裡還留了當時的寶貴救命簡訊,超酷的,莎拉看到整個笑翻。Sunny黃!我的好友!
被我喻為老死不能刪的簡訊

陽光燦爛

圖片
去五色鳥拿了照片,驚覺每次用Diana拍的照都要事隔許久才會拿到,因為底片很貴就慢慢拍,所以通常它一捲裡面的東西可以相隔2個月之類的,非常誇張。
這次是因為我看到那個屋頂上的花都謝了,御天盃打完,17屆也去澎湖回來了。到了中秋時節,我們正計畫照慣例去經耀家烤肉,結果我看到羅敬宜還在我的相片裡面,我下次真的是要早點拿去洗才對,哈哈。
幸好它沒有像上次露光嚴重。
→DIANA相簿
我和新店市長燦爛合照 舊北一樓半透視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我
熾熱羅敬宜和截肢男李政耀合照

眼神迷濛,郭庭貼的中人國之旅
裁判熊貓一郎



電梯大怒神

說我很愛幻想也罷,說我根本就有病也罷,但不過我今天看到電梯大怒神新聞的時候,真的是爆跳如雷的罵了起來。
我常常在電梯裡面幻想這種場面,很多次,鋼條斷掉啦、電梯失速啦。這讓我一直都覺得電梯很危險!但不過我忘記是誰曾經告訴我,電梯有安全裝置,就是說若是滑掉的話,它下面四角有個東西會卡住,所以你頂多掉半層樓。但不過我還是相信只要把鋼纜弄斷,裡面的人就和坐大怒神沒什麼兩樣。那是什麼感覺?
甚至我還在電梯裡面跳躍很多次,但除了徒增恐懼感,沒有結論。
記得有一次在以前的Fnac電梯,它超快的,一啟動害我嚇得跳起來,12樓咻一下就到地面,之後我都蹲著做那台電梯(想說蹲著如果怎樣,也離上面比較遠)。電梯帶給我的恐懼感是與日俱增,如果它真的沒有完善措施,那我打死不住10樓以上。這樣有比較安全嗎?哈哈。
總之我覺得可以踏實走在地面真的比較好,雖然電梯確實比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