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9的文章

宵夜

圖片
當半夜三更,這兩個人出現在你的小吃攤上,一邊說說笑笑討論到底要買什麼消夜,一邊跟你一口氣點了10幾碗的魯肉飯和雞肉飯,而且數量改來改去的時候,你心裡作何感想?
他們走出我的攤子,到隔壁熱門的鹹酥雞攤去點了一些雞排。我打開電鍋,發現今晚剩下的飯不過六七碗,所以急急忙忙的跟那個眼鏡破掉的男的說:我可能無法賣給你們那麼多碗,我試試看。但看來他一點也不介意,還好像有點開心,問我肉圓一份是幾個,如果是剩下這些他們就全買。我當然說好,今晚生意沒有很好,全賣他們我就可以收攤了。
那個流鼻血的女的走過來,我打量著她,邊聽那男的跟我說話。那男的說說笑笑,還提醒我別為了撐到10碗的分量就少裝。我當然知道,可是我已經裝10碗了。但是,那女的好像不知道自己流了很濃的鼻血,而那個男的不知道是沒發現,還是怎樣,都沒有告訴她。
於是我開口:妹妹,你是不是……(我大概比了一下鼻子的位置)在流鼻血阿?那邊有衛生紙。
她愣了一下,大笑:對阿,我在流鼻血。沒有啦,這是刺青!哈哈哈。沒有啦,這是假的,不用理它。
我:是喔,現在年輕人都這麼時髦喔?
他們付了錢,去隔壁拿雞排,兩個人上了一台T4就開走了,我沒有收據開給他們,他們還去隔壁找雞排店的收據寫在一起。

奇妙的夜晚。

MOTEL

圖片
結束了連三天當Motel常客的日子,半夜凌晨從那裏連滾帶爬的出來,精神差到都不太清楚最後到底是怎麼收工的。
情慾MOTEL的每個房間都有趣味的設計,意想不到但可以從色調看出端倪。我們的房裡,有個紅色絨質大圓洞,感覺躺在裡面就很舒服。可是當我們真的要躺的時候,就會猶豫一下,套Simmy的說法是多少裸體的人在這上面打滾過。不過我還是在裡面拍了系列YOGA GIRL宣傳照,超酷的,都可以出道了。除了大圓洞外,我們每天一進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沙發和小茶桌擺到廁所去,這真是件非常艱難的空間設計。因為那個浴缸的直徑太大,導致沙發腳總會卡到邊邊,我們就會很怕塑膠浴缸碎裂。但不那樣放,似乎又很占空間,小茶几也塞不下去,我們直到最後一天才做出最好的擺設,腳下還有燈光秀,真是間超棒的休息室,哈。
深深體認到我們來這裏,竟然連床都沒躺一下,每天都趕著倒數幾秒把房卡拔掉跑出去,省的加錢。不過在這裡拍最不習慣的事情莫過於我去便當飲料店訂餐的時刻,總會出現以下對話:
店(拿出菜單):你送到哪
我:嗯,中正路上的****MOTEL。
店(抬起頭來):喔?你們公司沒有廚師喔。
我:我不是在那裡工作的耶,哈(乾笑)
店(若有所思):喔……我知道了!(詭譎的一笑)
我:107號房。
店:好,沒問題。哇這麼多人阿!
這時我都會心想:你是知道什麼啦。還有人會說,那家怎樣之類的,我都說不錯阿哈哈。回家我媽問我說你在哪拍,我都說在樹林阿,接下來就逃走了,裝作沒聽清楚。
總之,我大概把我這輩子去MOTEL的天數都去完了吧,感覺是個奇妙的機會。更何況還在裡面燒炭之類的,把所有警報器黏起來,真是太酷了!

Spring Cycling

【Spring Cycling-Euphoria】
Eternal Gift From The Moment
http://www.euphoria-sound.com/index.html (有試聽)
http://www.myspace.com/euphoriamyspace

乾旱如沙漠的台北,吹拂著熟悉卻前衛的氣味,春天不是春天,偶爾透著涼意騷擾著下一個來臨的季節。二月幾乎都與網路無緣,不在台北,看似清閒愜意的郊區生活,反而抽離了許多無謂的依賴感,但相對的疲憊感似乎就這麼累積,好像會在某個臨界點就會突然炸個我措手不及。
2/3-11 桃園觀音>>>2/13-2/22 宜蘭礁溪>>>2/23-2/28 台北縣市
滿滿滿行程,密不透風就像在燒炭自殺一般。2/23的晚上,走在溫州街頭,突然有種興奮,不知道,我真想看到妳們。於是我開始打電話,從古亭穿過師大夜市的路上,我撥了可以吃飯的幾個號碼,最後來到一隻貓,而你也剛好要去於是我見到久違的妳。再晚一點,我看到親愛的娃和路過的林佑亭。娃跟我重提了朗讀男孩的故事,她說,沒有人能夠精準的說出個詞形容他的行為。Finn要出單曲CD了,青春輓歌,好帥!遷就著這些日子,當你問出為什麼我這麼愛跟片的時候,我還能不假所思的回答:因為,我愛拍片。突然覺得自己很有趣,就像幾個月後還對拾荒老人的故事同樣感興趣一般,不可理喻的瘋狂。
她執著的上網查著附中制服上衣一件多少,我啜著抹茶拿鐵瞅著她,一旁小豹子睡得香甜。傳幾封簡訊關心一下親愛的別人,應和著我期待卻緊湊的邀約,你看著春天迷濛的花朵,或許該有些一再重複放大且不斷呼喊的感覺。
對吧!
很想唱歌,所以就唱著歌回家。


明天通告9點。
接著,我想念你們,以及,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