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0的文章

DEPRESSION

不是絕望,我是會掉入絕望深淵但不會絕望的人,這我知道。
可能也不是沮喪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往往就會想哭。因為如果不是沮喪,我應該不會思考到我是不是有這個情緒,是我太遲鈍還是?
強迫EQ長大,就是把一些情緒做妥善的處理吧!至少你教我的是這樣,可以在一個情緒爆發的時候想想爆發的原因而不是針對爆發了的情緒,沒有意義。但我甩不掉的是情緒會留在我心裡,往往很在意。沒有辦法的是我還是學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去做事,我真的沒有辦法。
但每次在思考爆發的情緒時後,總認為該有什麼發生。那是一股巨大能量可以促使什麼,但我總想著可以駕馭它,然後和平共處。但不過和平是得不到什麼好東西的,總是這樣。所以我要趁還沒出來前,抓點什麼好東西留起來。
我猶豫的時候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看著雨天騎腳踏車的快樂模樣,音樂能給我什麼,聽著耳機我期待著答案在裡面這樣被消化著。妳給我的references裡面我聽到什麼,它們可以跟多鬆更大聲的喇叭相抗衡,於是我們開始有頭緒的討論起來,於是我放棄了抽菸的念頭,於是我也不打算去喝酒了。我只想關手機。

騎車回家的路上,還是惶恐的想哭。
Headlights - TV


如果是這樣,你會怎麼做呢?

14 Days Later

圖片
「我要寄那種14天以內就可以到的!」那小姐看了我一眼,叫我填寫一張表格。
我記得她,她幫我寄了很多次信,因為臉特別臭,所以我記得。但我總覺得她其實人很好。
「這裡面是什麼?」她問。一時答不上來的我,腦中閃過昨天擺放盒子裡的畫面,支吾的回答出「食物……」兩個字。「算禮品吧!」她就在禮品那欄勾了一下。緊接著她拿出皮尺來量長寬高,速速記下一些東西。這是我第一次寄這麼大的東西到國外,看著它站在磅秤上,上面貼的每一種膠帶都在我眼裡一次次自動分解,腦裡是假想它會在機場爆開的樣子,這樣有多糗!不由得問:「這樣裝可以嗎?」她問我要不要多一個盒子裝,我拒絕了,我覺得原本的比較好看!
記得上次寄一張DVD去美國,辦完手續之後,小姐叫我把東西丟到靠門口的一只麻布袋裡,我那時候還小心翼翼的擺進去,但一想到馬上就會被隨手拿起來分類或摔上車廂後座,就有點擔心。看著紅色盒子,我心想它大概等一下也會被扔進麻布袋裡吧!不由得去碰它一下。「如果被退回來要用航空還是海運?」突然被這樣問就有點不知所措,「妳是說退回來嗎?」那時候我真的有一絲念頭劃過說,退回來是怎麼了,那我才不要收。不過看在裡面的東西我可以勉強再拆開它看看啦!「海運好了。」比較不會那麼傷心……
「價值多少呢?」最後她問我。媽阿我真的很想跟她說:「無價!」但她很兇我就不敢,「大概……幾百塊吧,但我買很多……」「那就一千好了!」她寫完最後一項,我簽名。自己看著那欄複寫紙上的字跡,都有點好笑的感覺!

14天,一起倒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