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0的文章

Light

我想追逐並抓住的,其實就是很純粹的光線。

整理資料夾的時候,發現去年底的電腦裡有很幾張差不多相同鏡位但不同的照片,我不由得笑了。怎麼這麼有趣,會吸引我注意的那道每天早上八點半左右的光線阿,緩緩而靜默的游移在我的和蓮蓬頭中間,磁磚上看的到一些痕跡,並把閃在中間的水珠照的透亮。每次衝動的拿起相機,拍起來的不都是這個似曾相似的期待嗎?所以它們都長很像!曾經有一陣子,為了每天早上能和這種光線一起梳洗,就拼了命起床,然後坐在床沿等著。它們清淡的讓人舒服,但總能透出些平凡的氣味,這是我所喜歡的。自從在上一本筆記本第一頁貼了一張藍天,不管什麼時候看到都會開心,於是我就在下一本上面也貼了張不一樣的。翻資料夾的時候又看到很多張天空的照片,匆匆撿了一張就拿去洗。太陽的光線無可取代,而我總在殘存的光線裡找尋呼吸的契機,直到我找不到光線為止。
GYMNOPEDIE NO.1
琴聲在我耳邊響起,迅速的,我辨別出這好像是天然子結構的開場音樂。這麼悠緩,簡單而自在的,有點像市川準的電影,這麼緩慢而不著痕跡的讓我們看見。或者說,好讓我們看清楚這些氣若游絲的微處,不刻意放大的一切細節。

城說,當導演是很困難的,因為他要跟所有人相抗衡,還有自己,其實最難過的就是自己這關。
嗯,的確是,導演也是在剖自己的心淌給別人看,我準備好了嗎?

透一點微弱的光線給我,好讓我能自在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