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0的文章

竄流

圖片
時間竄流著,忙碌唏噓著空閒的狹縫,不住喘氣。有人在地鐵站吹著陶笛,是項不成熟的才藝,但他頂著個缽跟大家化緣。
在星巴克接到電話,又是個嘈雜的環境,川流的人聲交戰著話筒中的問與答。我謹慎的聽著,一字一句從口中說出來不自覺重複,那人詳細的自我介紹,瞬間我又給忘了。他耐心的聽著,可能還做了筆記。我則是轉筆,過了這幾個月後還是細細的回想到底是為什麼?但還是回答自己:作者哪有這麼多為什麼!如果以藝術家的角度看來我還是非常不成熟,沒有細細問自己一遍又一遍,滴水不漏把問題想清楚,各種各式的問題。寡言的回應筆記。

為什麼叫「9SHOT」?
第九鏡,9 SHOT。是一個發生在這個劇組即將要拍的,第九顆鏡頭的一個插曲。這個時間點,一個事件,被改變的人和事。在第九顆鏡頭被拍攝的前與後,都有些不同。

「9 SHOT」最想表達的是什麼?
還是想談「改變」吧!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改變人和被改變的力量,只是欠缺契機。我們每天,走在路上都有可能改變別人,陌生人。其實我們很輕易就被周圍的事物影響,常常是很不經意的。我覺得,「9 SHOT」要講的就是一個關於改變的故事。

「9 SHOT」為什麼會想找陸姊來詮釋這個角色?
在我一開始發想角色的時候,腦子裡就是陸姊了,不二人選!這沒有受到「一蓆之地」或者別的片的影響,純粹是我自己而已。

「9 SHOT」的故事發想?
這個劇本是從一個畫面開始的:一個拾荒老人騎著三輪車在路上,有點陽光、有點冷,她尋找著。而我有一天在路上看到的拾荒老人,她們的表情是這麼的漠然,讓我無從想像這樣一層不變的受到忽略的生活是怎麼過的,於是我開始注意他們。也是,當我是製片助理在擋車的時候,常會碰到的莫可奈何。把這兩種感覺撞擊,就變成這樣了。

流動著,喧囂著,趕著。這幾天要投入台北旅人的生活!儘管即將來臨的開學。

慢半拍的午後

圖片
又是炎熱的一天。中午吃飽飯載林某人去金石堂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很小的路口,正是紅燈。平常時候,這個紅綠燈很沒存在感,因為它小的可以每天都閃黃燈,人也常常在中正路穿來穿去,儘管它是號稱有四線道的大馬路。
不過,在這個時刻的這個紅燈,我停下來了,左邊還有一台計程車。而我右邊是被佔去路邊臨停的車道,左前方有一個機車騎士停著,而我們後面大排長龍。大家安靜的等待,沒有喇叭,連人講話的聲音也沒有,像是靜止一般。我感覺到這奇怪的一刻好像是被下午兩點的熱浪給掃暈了,只有熾熱的陽光,連移動也沒有得在那裡放肆,而我們只能埋著頭死命的找陰影,汗如雨下。
但,在我再次抬起頭時,是綠燈。而且好像是變了很久的號誌,可是沒有一個人動,連喇叭也沒響,對面車道的人也跟我們一樣,沒有半個人想走。這個狀態持續了至少十秒,於是我啟動了我的車,不發一語的繞過他們。我好想是闖紅燈的人,趁著中午作怪。
不過還是被那個奇異而平和的時刻嚇到,我用我的後照鏡偷看著它們。計程車沒動,機車緩緩的騎了,後面的人開始動作了……沒有焦躁的大家真是都慢了半拍。

眷戀海洋

圖片
還是眷戀海洋,即使被水嗆被水母咬,但可以毫不猶豫躺進看不見的水裡,就是一種幸福。
坐在板上被海浪推著,離開陸地,看著太陽西沉,慢慢的,水波不再染上金黃色,刺眼的、奪目的陽光,就隱沒在山後,跳傘的人也都降落了,剩下人影在海灘上婆娑著。我都忘記今天是要來衝浪的,只是浪不大就是了。被海浪拍打著,不用反擊。身體被扭曲成平常不會達到的樣子,然後試圖平衡。每次游向海,看著龜山島都會以為自己馬上就可以抵達,然後忘記那條長滿青苔的繩,它靜默的載浮載沉。
越是離開海岸,海浪的衝擊就會減小,過於平緩的海波下,是踩不到底的水。我看見有條狗在海岸狂奔,牠大概是樂壞了,開始扒沙,結果被牠找著一顆蘋果,快樂著。
總而言之,在一個晴朗的傍晚,我達成願望:躺進海裡。

什麼很噁心

圖片
蔡宇軒說我好像常常覺得什麼東西看起來很噁心,我仔細想了想好像真的是這樣。
比方說我會覺得,一些太偏離自然的東西噁心,那是來自於矯揉造作;太煽情的表演噁心;凡是不舒服有一半讓我噁心;嘔吐物很噁心,因為它的氣味;搭訕別人而意圖不軌的人,噁心;大批蠕動的蟲類噁心;不知道要幹嘛而猥瑣的人噁心。好像有時候真的只剩下噁心可以形容,大概是我辭窮了吧!



昨天找羅大咚,在她家吃了一堆東西又把她帶出去玩。在我還沒找到她之前,她正在念一本書叫做「變態心理學」。
我:怎樣才算是變態?臉很癢一直抓就算變態嗎?
她:嗯,如果你一直抓,抓到破皮流血,控制不住就有可能是變態。
我:那好容易就變成變態耶。
她:那你就不要抓啊!變態是指說人的心理不正常叫做變態,不是說露下體才叫變態!
我:我知道啦!那這樣你以後還會說別人很變態嗎?
她:還是會耶!

真是覺得跟她聊天實在太開心了,還一個不小心就把手機整個換成玩具總動員系列主題。她還跟我分享了曾俊元的白目簡訊,以後可以順便傳一份給我嗎?在回家的路上還是覺得很好笑!

唉呦,好想念御天的大家!

坐下

圖片
我想坐著好好想一件事,只跟我自己有關。
想是太焦躁了,不安到去浪費夏天的晚風,儘管坐著不動仍全身是汗。心裡一直催眠自己該休息一下,但身旁的人都覺得:噢拜託,你休息夠久了!我也這麼覺得,但仍會不自覺的說服自己,這些都不是真正的休息。連躺著都有壓力,雖然壓力在起床的瞬間會消失於無形,刷牙時卻故態復萌,就像我總沒有勇氣就這麼打包行李爽快的回屏東一樣。看得見落日餘暉下的水波,條紋還是清晰也還是藍色的,儘管落日這麼橙黃,溫暖到好似整個大地沒有一絲不會被它擁抱。我也被刺眼的眼光拂過,嘗試閉上眼在海邊行走,想像著自己有不怕摔進水裡的勇氣,卻一次次落空。
我到底給自己添加了什麼呢?



明天願望就會實現:躺進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