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旅行後,聊經驗

圖片
終於跟好久不見的沈晏寧吃到飯,三個月不見,還是像昨天才見面一樣自然,不過還是忍不住小擁抱了一下。

臥蠶

圖片

回台北,學習陪伴

圖片
過了一個年假後才真的回到台北。很像參加台北民生體驗營,生活瑣事都蒙上層新鮮感,會突然覺得家裡水槽怎麼這麼大,電腦銀幕也變大了,甚至要開始跟人家好好用中文連絡都覺得很有趣。

隔天出門洗照片。光臨久違的台北捷運(還不敢騎機車),擁擠的高頻率把我領到台北車站。從新光三越出口上,階梯上有個五十來歲的阿婆剛剛好坐在中間扶手下面發傳單,兩手剛好發左右,原本該站在那邊十分誠懇的九十度鞠躬答謝大叔不在,聲音很尖的口香糖母子也不在。我左顧右盼就像個觀光客,一路走到西門町。

除夕那天,買到了川內倫子的新攝影集,手機照片日記,一天一張。跟自己出國前面的日子一樣,每天都記下生活。回來後持續整理、排版,之前寫的一些outline浮在word上,利用空餘時間零星的補寫。記憶是清晰的,現實等不及要來填滿,不斷在外面叩門。
一下飛機就馬上回屏東,行李三十幾公斤塞在後車廂,就跟坐13小時飛機後的腳一樣,動彈不得。這幾年回到屏東,時間就像會停滯,它像是要檢查一條極細的透明纖維,得要仔仔細細的聚焦,一不留神就會被風吹走,好像永無止盡但隨時可以結束:相同日光燈的客廳,客廳牆上每個人的照片,泛黃的大幅書法,躺在病床的奶奶,看護來應門,除了氣墊床打氣的收縮聲外,幾乎就是電視在說話。爺爺也感冒,似乎全台灣人都在感冒,只有我穿著短袖不合時宜的流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