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1的文章

躁動季節

圖片
查覺自己的被動和不安,就像在半夢半醒間依稀看到一隻蟑螂爬上背包,很不想醒又覺得是夢,在拖延和微微的驚嚇間再次睜開眼,蟑螂不見了。 是個無所事事的一個月過去,天氣漸漸變熱,每天早上醒來,家裡還是空蕩蕩的,麵包機在運轉,香味瀰漫整個空間,桌上一張紙條告訴我幾點該加這杯佐料下去,大概多久後要把麵包拿出來切片。 雨就下到今天,感謝上蒼,昨天我回家的時候讓雨停止,還在巷口看到長的一樣的小貓們依偎著在路中央玩耍,牠們跳上機車腳踏墊、坐墊,騎過每個人的車,再看看後照鏡。說實在很不喜歡雨天,更討厭潮濕的感覺,潮濕讓我不想動,雨聲讓我只想坐著什麼也不做。 收拾了房間,買了防潮箱,準備把所有相機都放進去。
五月:拍了一支短片,兩天半拍、兩三天後製;準備廣告提案;西田的音樂會邀請卡、海報;原本該開拍而沒開拍的一短一長片;剪接;新浪潮投票弄得我很煩;看完一本小說、一本散文及另外一本正在看的小說;漫遊筆記正在寫;抓到一些小想法急匆匆的又塞回腦海繼續想;藝穗。

新浪潮-第九鏡

新浪潮影展


把第九鏡帶到高雄的電影院!
投票吧

生活常態

圖片
在很多個某些時刻,普通上班日的白天,在我七晚八晚的從昏睡中醒來,晃到餐桌吃了冷掉的三明治和咖啡。是午餐時間了,不到十分鐘,規定自己得定時吃飯的劣根性要我去廚房熱湯、盛飯,穿著睡衣和拖鞋下樓去買牛奶,看到上班族的人穿著整齊的套裝手拿小皮夾乖乖坐在我家樓下的餐廳,面無表情的疲憊感,肩並肩和面對面坐著,但都拿著i-phone各玩各的。 兩種截然不通的生活方式在騎樓碰撞,常常晚歸讓巡邏的警衛問說我又跑去拍戲嗎?我簡略的回答:沒有。樓上鄰居問說我在幹嘛?我已經好幾次跟他解釋:我去上學。他總無法理解為什麼我又跑去上學,或者他對於我每次的回答都記不住。 總而言之如果每天是做自己都很不想做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著,我可能會沒完沒了的這樣下去,但我還清楚我好像永遠都無法成為這種人,也永遠都無法適應這種生活常態。

夢一場

圖片
晚風很涼,悶熱的五月已經算是夏天,「會愈來愈熱的。」他在機車後座冒出了這一句話。 我也覺得。
那天還是有點冷的時候,和不熟的朋友站在路口等計程車,這裡是關門的百貨公司轉角,休息的噴水池裡沒有水,因為少人經過,連路燈都熄了一半。我們挨著對街傳來的微弱光線聊了一陣,倏地靜默,她坐在路擋上抽菸,我則踩著紅線一直走下去。 我不是什麼幽默的人,不常是。所以保持沉默。 想起康熙訪問那英的片段,夢一場的歌詞浮現在腦海。我從沒唱過這首歌,頂多只有哼而已,昨晚看了MV,就不知哪來的衝動讓它從口裡滑出來。我急於掩飾,好讓情緒不致於曝露太多。但她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出神還是無感。不過,這對我是寬容。 我在心裡反覆唱著,莫名其妙的告訴她自己心裡住進了一個人,我讓他住進來的,不過沒想怎樣,也沒打算跟他講,就這樣放著,或許可以放一輩子。這聽起來很怪,好像有點老成的感覺,她也沒多問。 想固執的告訴自己要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而不重要的就讓它去,在練習好這個技能以前,可以低頭、可以挫折、可以包容、可以委曲、可以接受。

   不過,就算是夢一場也好,不過……
相當美的一首歌。

木材儲物櫃

上上個禮拜,跟朋友去永康街逛,公園正在整修,而旁邊開了一間我沒看過的小店。店鋪不大,大概就像師大有些小店,一個公寓出入口的大小,但空間利用徹底。老闆說這是他們新代理的一個美國的環保牌子,用一些環保的材料再造衣服和背包,比如說用腳踏車內胎再製而成的錢包和卡套,還滿有創意。 就在我們逛到一半,一個外表看起來五十歲的女人,頂著一個稍濃的妝衝了進來。她嗓門頗大,一開口整間店都是她的聲音,從講話的口氣聽起來是常客,相對老闆說話聲音較輕,兩個人聊了起來,她想詢問店內裝潢的一部分,有點像壁爐的造型設計,是在哪裡做的。她提起,我們就也仔細看了一下那個壁爐,說實在我一點也沒發現它是壁爐,一方面是我覺得台灣好像沒有這種家具的必要,二來是那個缺口裡擺了個盆栽,和旁邊用木材拼成的牆壁很像是一種別出心裁的現代室內設計。老闆說:「這是我妹設計的,它其實是個儲物櫃。」說著老闆就把櫃門打開,我們都驚奇了一下。「因為這裡空間小,所以我妹就把它稍做了一點設計,讓這裡看起來更多用途。」老闆邊說著,拿出一張紙給那個女人。她嚷著說要把這個東西畫下來,在家裡以後也要做一個:「我今天本來很鬱悶的,看到這個整個人都舒服了。謝謝你讓我看到這個設計,我怎麼記得這裡之前好像不是這樣……」突然的抒情把我嚇了一跳,我轉過去看她的臉,非常誠懇發自內心,一點都不矯情。老闆笑著說,的確它們重新裝潢了一遍,蹲下來幫她數有多少根木條,女人在紙上細細的將它畫了下來。 今天猛然想起這件事,突然覺得十分溫暖,因為我一直以為誠心喜歡一個設計,就或許是以實用性質考量讓它時常出現在生活中,如果以真心誇讚來告訴設計者,也可以是這麼開心的事。

公車宣言

圖片
不知不覺來到五月,星期天的五一勞動節。
選擇搭公車,邊上車邊在電話裡檢討自己穿著奇怪,車上的坐位三成滿,我因為怕吵到別人,壓低聲音草草結束電話。就在我放下手機,後面立即傳來一個大舌頭男的聲音,他連打了三通電話,開頭都是一樣的,我開始好奇他到底是打給誰,因為都做了莫名其妙的收尾。 「你昨天有感覺到地震嗎?」他緩慢的說。 「我在辦公室就感覺到自己在搖,搖得很厲害。」 「對啊,我還以為是我身體有問題……同事都說在搖……」大概是一個以地震為話題的技巧性開頭,但這通開始有了大膽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