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1的文章

預言中世界末日前一個月

圖片
昨晚睡前,設定鬧鐘的時候看到了日期,我打給了妳:祝你生日快樂。從我17歲認識一直到現在,莫名其妙的渡過妳變動最大的人生,妳變好多,說話的語氣和方式。
最近發生好多事,在這最新一期預言中的世界末日年前最後一個月,我才驚覺好多事情又得往前推移一點。過了這個月,我就要說去歐洲的旅行是前年出發;過了這個月,我就得說我前年拍了我的畢業製作;過了這個月,我的國際學生證就正式失效;過了這個月,又會有更多有sense沒sense的人攪和進我的瘋狂世界裡……西元2011也是民國一百年,很多事情在台灣會突然有紀念價值了起來,但這一年對我而言比較像是對於2010年的反芻。相對而言2010對我比較有意義,它包含了太多第一次,太多我該面對而恐於面對的狀況。
都過去了。像走在Faro鐵軌上的冬天這麼輕鬆,陌生城市裡的孤獨感和無所謂,隔天就要離開,永遠有新的事情即將發生。
很多失控。我想起那個在新光影城樓梯的流浪漢,長得不像,但正在把一堆不是他的外食倒成一碗,塑膠袋的聲音在樓梯裡唰唰唰空洞的吵著,這個時間甚至沒有人會走樓梯。從他的穿著看起來不那麼髒,我站在隔了兩個手扶梯和另一個樓梯的平台看他,我好奇是什麼際遇讓他的人生失控到現在的地步。 前幾天站在週末的士林夜市和西門町,跟蔡明亮拍片。我突然意識到,居然會有這麼一天當他的場記,這麼快就可以跟他拍片,即便我還無法跟上他的腳步,但好險說話還聽得懂沒有搞得亂七八糟。站在我不喜歡的空間裡,十分鐘十分鐘的一次又一次,人擠人擠得失控,我在場記表上寫下:小康用出乎意料緩慢的步伐無動於衷的行走。他跟世界的頻率不太一樣。我想起陸姊跟我聊起小康這個演員,還有我問她關於跟蔡導合作的方式。我聽他怎麼跟演員說話,怎麼跟我們解釋他要怎麼拍,他會邊演邊講解。聽懂就容易多了,那些筆記本上簡單的線條,畫面的組合該是怎麼樣子。
在巴黎鐵塔下停滯不前,我反覆聽蔡健雅的新專輯,Letting go和舊行李的MV都出來了,很開心能參與到這兩支MV。去Legacy聽蔡健雅,旁邊一群師奶拿著ipad在facetime,那個在視訊裡的人很幸福,不管是不是聽得斷斷續續,她都跟她朋友一起聽到了這個演唱會。
今年冬天可能是因為去過更冷地方的關係,不覺得冷。我期待過幾天能跟你見個面,台北13度,沒問題,你可以穿短袖加薄外套。

p.s 鞋貓劍客又帥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