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2的文章

被忘記的本能

圖片
人有一種本能是回應原始的呼喊,所以看【阿拉斯加之死】讓我哭得唏哩嘩啦,作夢的時候偶爾是在曠野中醒來,滿天星斗。 拍【騷人】的時候,我看著劇本裡的巴士和所謂嬉皮村的人,和我想像書裡的文字疊合,我進到他們心靈,看到他們快樂的分食,停駐營火的某個瞬間我眼眶不自覺泛淚。那是十月在木柵大草皮微涼的夜晚,之後林口大戈壁的舞台和湖濱,拿著火把坐在帳篷旁邊的身影總讓我在雨中覺得應該自在,儘管那實在很不舒服。空氣是冰冷的,但心是溫暖的,在日出升起的瞬間,如果有日出,會讓夜晚的一切靜默,會讓不管是誰都看起來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