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Buda castle

圖片
在看布達佩斯大飯店的時候,一直想到在山上的布達皇宮。不知道絕大多數的靈感是不是從它而來,但在多瑙河畔的另一端遠望時,它在我腦海的印象的確像是這個樣子。 畫面詼諧、剪接幽默的一部令人喜愛的怪片。或許也就是這樣的節奏,復甦了布達佩斯在我心目中的感覺。它老派,福林的幣值又和台幣差不多,人們邏輯奇怪,不喜歡講英文。布達佩斯是歐洲我很喜歡的一個城市,它的建築有趣而直接,有著東歐的氣派和古典的繁複感,城市裡鮮少高樓,所有公寓密集的緊連在一起。 或許也很喜歡他的莫名其妙的表演以及跟表演密不可分的剪接節奏。怪異的組合一直讓我驚喜,也一直覺得副導很累,演員走位要精準到不行才可以。

母親節的猜想

圖片
在起始站的下一站上車,看到一名異常疲憊的男子,不過是一站的時間,已把座位安頓好並仰天大睡。因為沒有選擇靠牆的座位,在三人座的第一位,孤拎拎的頭顱跟著捷運的擺幅,無意識的頓又起、頓又起。黑眼圈深邃的眼睛看起來絲毫沒有力氣睜開,一點醒的感覺也沒有。
好幾次他簡直要橫趴在椅上,但他撐起身子挪挪屁股,又繼續睡。一樣沒睜眼,手也沒動一下。
下一站,一名女子隔了個座位坐下。 他沒讓身體太失控,但依舊攤垮在淺藍色塑膠椅上。鞋也破了。

『他已三天沒睡,兼好幾份差趕工,為了回家過母親節必須提早完事。』 『電腦打字員,長期用眼所以不堪負荷,能不睜眼就不睜眼。連夜趕稿交件。』 『準備教會活動佈置,因人手不足只能連夜獨自作業,甚至擦玻璃的抹布也來不及洗放在口袋裡,所以口袋裝了一大包東西(或是教會募款都是零錢)。而母親並非教徒,在南部的家裡等他過節。』 無聊如我替這位中年男子迅速在腦海裡設定了這些簡單的背景,此時一個媽媽,撿了他旁邊的位置坐。仰著的頭還是仰著,沒讓胖身軀發出酣聲。 『猜他會在臺北車站趕忙下車。』 果然不錯。

他背包裡插了支康乃馨,紅色貼紙上印著耶穌愛你。
母親若是看到她兒子累成這樣,應該就不過節了吧。


你想改變命運嗎

圖片
今天末班車的車廂裡好像大家都很有精神,不知怎的覺得這車廂的成分有些特別,說不上來,可能是有些中東人的緣故,我自己解釋給自己聽。
鄰座的大叔挑了我旁邊的位置坐下,的確除了面前的兩張博愛座,沒有單人的空位。他一坐下來便閉目養神,鴨舌帽戴得不是很緊,一度我以為會滑落到他落腮鬍的臉上。
『你想改變命運嗎?』 一名駝背的老人,眼睛紅的跟兔子一樣,賊頭賊腦的坐在我面前的博愛座上,左顧右盼。她拍拍我的膝蓋,從此手就放在膝蓋上沒移開。 『你頭髮染的好漂亮喔,全車廂我就看你最漂亮。你想改變命運的話就來教室上課……』聽不是很清楚便收到她塞到我手裡的紙條,上面寫著她的電話還有個人簡介。 『……我個人做的三大福利是別人沒有的喔,你看到要把握!還有你現在就把教室的位置背起來,以免等下如果紙條不見會忘記這很重要的資訊。』說著我看她手指著三大福利,不外乎是若我去上課,她按不同天數會寫心情評量表跟積分之類的回饋給我,去越多次得到的福報會越高。『你想想看,你帶三個人來,就有全台北市的人給你福報,跟你一起照顧你家,幫你養小孩養爸媽;你帶六個人來,就有全台灣的人給你福報,跟你一起照顧你家,幫你養小孩養爸媽……』不知道這什麼邏輯的延續下去,最後就是全世界幫你養你家,你都不用擔心。 『然後,你就可以一輩子好好照顧身體,我們的目標是活到一百二十歲!好不好?那你姓什麼?』我下意識說姓陳。她邊彎腰找紙筆邊說,『哎呀,好巧!我們老師呢,他是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的,也姓陳。他在三所大學開課,教授六堂課。很忙,他是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的……』我看著她,覺得她應該有六七十歲。 『我是退休老師啦,上面有我的名字。你記得來,那你手機留給我,我可以Line你提醒你來上課,給你福報改變命運。』我說謝了不必我回去看看。『那好吧,你既然不給我手機,我就不能提醒你來上課,我得下車了。教室見!你會來吧,陳小姐。你是這裡最漂亮的!真的!』說著她又附誦了一次在善導寺旁邊的教室地址,講的我也該知道那裡有這麼一間7-11似的。 接著她便匆匆忙忙下車了。
大叔看她下車,說:『你很聰明,沒給他手機。若是她剛剛逼你,我絕對會馬上把她銬起來,我管他是誰。』 我說:『啊!不用吧,她都這麼老了……』 大叔:『這很難講,你曉得她要幹嘛?』 『還是你要這個,可以改變命運?』我揚了揚手中紙條。 大叔:『不必了,呵呵。』
剛剛老人跟我講話時一直瞄大叔,我有一瞬間以為他們是一夥的。好險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