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6的文章

日常:說話

我只說真話
真的話
你叫我說情話
我說了好多

誰不喜歡情話
但情話通常是假話

我只想跟你說情話
即使有時候不夠浪漫
你也得信
因為我只說真話

所以什麼時候可以ㄧ直對你說話

私無邊自

他把我們都算進去了
我是他的
她也是他的

他知道我們根本不會走
然後會ㄧ直這樣下去
我們被牢牢綑住
沒有綑ㄧ起
若是綑ㄧ起我也不會在這時候忍不住出了聲

我抄襲他的風格他抄襲我的日常
互不相讓的時候我還是讓了ㄧ些
我跟我說自己不在乎
卻是什麼都想著了

想著了
就認了
看著貪心朝自己漫延

從昨天起我是便他疆土的ㄧ部分了
我跟她說
從認識他那天起
我便放棄走我本來走的路了
我跟自己說



那還不走嗎
她哭著問




你跟我走
我們就擁有彼此的明天了
好?



數月不見

圖片
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段時間會是這樣 一直不停 沒有一天 不夢




日常:雷陣雨

2016年夏日,台北炎熱異常,或許與其他歐洲國家無異,我曾聽說過西班牙熱死人的新聞,還不只熱死一個。飆高到37度半的時候,父親拿起溫度計說:『這豈不是我們發燒的體溫?』搖搖頭放回去,轉身開了冷氣,手沖咖啡。

四川的朋友傳來大家揮汗如雨的合照,說:『每天均溫40,還有沒有更熱的?』『40度,哇!』我走進浴室沖涼,這好像不只是三伏天,怎麼會有40度?蓮蓬頭灑出溫水的時候我想起四川是盆地,『台北也是盆地。』我回她,蒸籠的畫面和貓空遠眺的台北市合而為一,霧氣不斷上升。

窗外下起了午後雷陣雨,暴雨有點不尋常,但好像這幾年的雨再也不像以前那樣。聞到雨的味道的時候,總會想起兩個片段:小六的某個午后,全班要一起去游泳,但那時候腸病毒流行,父母不讓我參與這個活動。萬分懊惱的我走在大隊最前頭,只有我沒帶泳衣,同學們都十分期待,聊著等一下下水要怎麼比賽。說著說著便開始滴雨,老師要大家走進騎樓,我不由得有點開心於或許大家都跟我一樣不能游泳。一邊聞著雨的氣味,混合我的懊惱和不知哪裡來的喜悅,終至所有同學換完衣服的那一刻,我穿著全身運動服站在泳池邊跟所有人一起赤著腳等雨停。雖然違和,在閃電霹下來的那一刻讓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安全的人,便不再懊惱地能夠開口關心旁邊冷的發抖的女同學。而我從此理解彆扭是一個相對的感覺,在那個暴雨的游泳課,就連救生員都得一起擠在更衣室外的雨棚。之後所有人狼狽不堪的走回學校一起放學,可能是我最開心的一個下雨天。

另一段則是國二某日的下午三點鐘那堂下課,打掃時間,外頭下著暴雨,雨水噴進走廊,夾雜著樹葉泥土水流成河。我急著去找朋友講件事,便帶著掃具去了隔壁棟的教室。照慣例要提早十分鐘回教室抄聯絡簿,但我聊得開心以至於忘了時間。大雨滂沱簡直淹沒了鐘聲,我急忙穿越便道回教室,隱約覺得氣氛詭異。果不其然老師已拿著木棍等在門口,前面一人畏畏縮縮被打了一下屁股便回座位上。我不以為意的進門,老師揪住我制服反手就是要打,我閃開,掃具丟在地上對他說:『你沒有權利打人。』老師大為光火,殺雞儆猴的想法愈發堅決,我們變成一陣扭打,木棍被甩到地上,聲音一樣被大雨淹沒。我大吼著:『你沒有權利打人,誰都沒有權利打人!』 他說:『你就是晚回來,該被處罰。』 我:『下課是我的時間,我要什麼時候抄聯絡簿是我的事。』轉身走出教室,索幸不上課。 老師氣炸,跟出來低聲說:『你就被打一下就沒事,本來就該被處罰。』 我揚聲說:『但…

睨而不膩

圖片
千山鳥飛絕 萬徑人蹤滅

關於對不起

其實已經跟張懸説了一百次對不起了

早晨雜念

這真是一個令人心驚膽顫的想法:
如果相愛不能把兩個人帶往更好的方向去,那麼有一個可能便是相毀,不如相毀,不如相毀好了?但我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怎能不為所動?
當想要分開時,事情通常會複雜了起來。想要,一直都是兩個連著的動詞,我想要你,就是個不太會變的事實。
但如果變了呢? 不。如果有一個東西是自己不勉強且不用努力就愛的要命的,就要知道珍惜。因為這種發現不常遇到,一般人遇到了往往也就稀哩呼嚕讓它過去,一輩子過完不知道自己最愛的是什麼也大有人在。但總之我很久以前就體悟這個道理,可能也不是道理只是常識而已。 能看到同時不變的兩件事很難,但若看到便恆了。我恆,然後等你,如此而已。

崩潰午後

崩潰的4可以多來幾件
但其實只要某一件我就被搞瘋了 剩下ㄉ 我ㄊㄇ都不在乎了

圖片
愛與孤獨無法互解,同理,愛能解愛的習題,而孤獨便是孤獨本身。每天練習取得平衡,然後人生得以開心。

若無意探索,亦可解。其實是選擇題,然後申論題,
通常。



愚人節剛到

深夜,我們同時發了張照片
大概這世上只會有我察覺這個巧合吧
發現的同時陷入自己的小浪漫 想著各種有的沒的惡作劇 然後再跟哥哥的笑容一起收進口袋 最後什麼也不做 通常小颶風便是這麼沒頭沒腦的結束,遺憾很少,快樂也不長,但總執意發生

Älvsbyn,God natt!

圖片
好不容易躺上床,發現百葉窗縫的月亮,突然就被浪漫到睡不著覺了。
夢幻房間出現,拍了幾張照片之後,腦袋開始鼓譟,於是只好打開電腦,
繼續作息。


晚飯的時候聽說,要下雪之前的月亮或太陽,旁邊會有一圈彩虹,
看到鐵定會美的說不上話來。

寫在北歐飛行前

圖片
最愛的人們:
總是在短暫離開之時,回頭寫些什麼給你們。我想起惘然記,張愛玲是這麼説的:「在文字的溝通上,小説是點與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更甚散文。」但或許從來的我都被散文慣著,字裡行間盡是對朋友的輕鬆,不介意距離的滿足我的表達。我不介意,好在你們亦不介意。我可能試著費心虛構一個角色,鋪張的去貼近想説的本身,但一來本身無事可述,不免贅言,二來總沒有這種耐心,老寫一寫擱著,小説離我遠去,語言和文字亦然。 我開始溫吞的説話,表達開始略失準頭,我鬆懈,然後再鬆懈。多半一般人都是鬆懈的説話,詞不達意的很不打緊,聽者亦不專心,用資訊量掩蓋一切。我發現我開始倦怠於這種溝通模式,但一方面又對玩笑爛話短句樂此不疲,為了回復正軌,時不時得來寫些正經,必須的,非娛樂。

看星星

圖片
夜深,乘車回家,頭靠在窗上,我看著同一顆星,都沒有闔眼。司機是個年輕人,用對講機不住跟朋友聊天,我一句沒聽見,敦化南路的鳳凰樹、高架橋、台大管院、寶藏巖、烘爐地的土地公背後有人在放煙火(都沒有聲音,我懷疑是土地公作法),然後開過頭兩三次,走過去年淹水的河堤、碧潭。
我不急著迴轉,司機在下車時自動去了零頭,看著我心事重重的臉。然後我無精打采的跟便利商店晚班店員招了手,看著有些車被拉起封鎖線,還以為是大樓外牆整修的危安而已。沖澡的時候窗戶開著,那顆星還在。
隔天跟朋友聊天,聊著誤聽到以為説「你是恆星」,我笑著説可能是吧,才羞覺聽錯,幸好電話。下意識看了天空,日正當中哪來的星?


遠航飛行,我喜歡坐窗位。方才窗邊倚著星時,我還是看著同一顆,它更靠近了。

執著你

你把菸抽光了 我也是
你把愛抽光了 我不會

我你們

我看著你
你看著他

一輩子就過去了


特別

圖片
我們也是, 稀鬆平常的開始,
稀鬆平常的結束, 和所有人沒什麼不同
想想都是這樣沒錯,驚天動地的其實都滿可怕的,建議還是避免的好。但千萬別永遠忘記感覺,什麼東西都可以因為一個人而特別,會喜歡的,其實都是感覺。

便如同在你眼裡死了一百次

我不知道

圖片
點燃的喜歡
凝視的喜歡
一地的喜歡
發瘋的喜歡
根本都喜歡

CHE ROAD. x9

圖片
我是被馴化了? 還是被人化了?
一遍一遍 反覆刻了情詩給我 我順手素描 就留在心上
不是給我的 不是給我的 一定不是給我的



但我知道就算是魔鬼給我的 也會收下

The Hole

圖片
世界六大不可思議洞
跳洞的習慣無論如何都改不了,那就讓我跳吧

查極光的資料,發現瑞典北方有一個Blue Hole是看極光的絕佳位置,於是便以Blue Hole繼續搜尋圖片,跳出來全世界最大藍洞在貝里斯,美得不像話。深究一些紀錄片,好像有很多人喜歡去大洞潛水,聽說會有海怪(但如果進去了洞,碰到海怪不就很正常),然後就被抓去未知世界,這種未知的世界於我而言毫無恐懼,甚至有莫名的吸引力。我想起來去年還前年,在西伯利亞冰原出現大洞,深到飛機一開始不敢直接開到正上方,就怕被吸走。但後來就敢了,推測是氣候變化導致大洞出現,所以車子依然不敢開近,而本來也沒有路會通到那個地方。這則小新聞於坐在台北家裡書房的我而言,地理上遙不可及,但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必須親自去鑑定一下,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查了西伯利亞鐵路的資料,就真的很怕洞不見。

洞會瞬間補起來嗎?
覺得應該是不會。

若是它一夕之間又不見,大家對於那個位置應該還是心有存疑吧,表面無事但總覺得下面是空的。那幾天,我腦海裡一直浮現著我在洞口張望的模樣,有top的鏡頭也有從底部拍上來的鏡頭,我嘗試跳洞好幾次,然後我浮著。看了這整段行程的資料,想著如果約一個人千里迢迢去洞看一下,應該沒人會理我吧。過了兩年,西伯利亞鐵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坐到,從海參威到聖彼得堡,我要在貝加爾湖下車,可能從此不會離開那裡,從此我會變成貝加爾湖的遊魂,然後地球持續暖化,跟它們一起不見。不知道會不會很冷,好像可以趁這次出門測試一下自己的耐冷能力。昨天朋友跟我提到一個迷失在西伯利亞鐵路的女孩,她在小村落下車,從此住在那邊拍照,觸目所及都是荒涼但繁榮過的城市遺骸。不知道她會不會先去那個洞。












洞裡面好像都很冷,吸引力把我帶進去,然後我不拒絕。
如果有一個黑洞很吸引你,那何不走進去?

難題

圖片
如果說得出來
其實就沒有這麼難了

這題真的很難
如何漂亮的解答
我可能這輩子也想不到






那就花一輩子吧
反正早就決定給你了#

不是秘密

我喜歡你,

2016起頭

2016的起頭是在環島,在苗栗西湖度假村。 事隔兩天,今天終於結束了旅程,還是照樣六點眼睛在黑暗中睜開,想起已經一月三號,想起是躺在自己床上,不是住宿的一日旅館房間,想起今天終於可以不用一醒來就做早操、騎車拍照了,照片在昨晚已交,剩下的就是整理了。
#1 小俐姊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