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棄語言


依賴語言而忘記怎麼感覺,活得混沌。
常常,最終我們只剩下互看,只能夠互看,還能夠互看,
想道盡一切,用眼睛,

然而我們眼睛都濕潤了,
在迷濛近乎只剩輪廓的時候,你站在我身旁,離我很近,
告訴我你沒事,笑笑的暖暖的握著我的手。

說話很浪費也很奢侈,
被語言豢養的我,被時間拖行著,被各種儀器的嗶嗶聲凌遲著,
哭泣也很累,但我們單薄的像嬰兒只會哭



*田納西威廉斯也在這天離開,是34年前的同一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