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雜記



最近關於金錢的小事不少,有的沒的,不知道唐綺陽怎麼沒有提醒巨蟹要注意財務,但不過因為沒有去工作即便要我注意財務,我也不知道怎麼注意起。



#1

算好時間,準時勘景。走去的路上順道買了個水煎包,
我:韭菜的一個
女老闆:15塊(一邊打包)
掏掏口袋,發現我根本沒帶錢包,抬頭時,她覆述一次:15塊。我開始掃視架上有無悠遊卡機,心想我是白癡嗎怎麼可能有悠遊卡機,一邊手不停掏口袋。這尷尬的局面我始終看著她的眼睛,希望笑起來的魚尾紋可以矇混個幾秒,她把裝袋的水煎包往我面前一放。我應該有零錢吧上衣口袋,很久沒穿的外套,這個組合應該會有零錢,各翻兩次摸到100塊。得救感根本自尊瞬間滿表,但水煎包冷了吧,給了錢的我居然就這樣走了頭也不回,直到我走到現場。
折返,店員忙得不可開交,我拎了水煎包轉身就吃,她們頭也沒抬。




#2
同樣是沒有錢包的那一天,臨時約會,其實是吃飯。
即便過了一天沒帶錢包,約一起吃飯,便開心的立刻答應。走去的路上也沒多想身上只有750,不知道夠不夠吃,結過去了間會喝酒的店,一喝就是兩三杯。傻了也是我還說要請客,講完立刻想起口袋只有750和一張悠遊卡,結帳時只好湊上去說我等下給你。

這種帥氣全失的事情實在太糗,不過,立刻承認好像是唯一的一途,臉皮薄如膜,只好把錢包二字刻在手上以免忘記。





#3
買午餐的回家路上,碰到了一卡車的香蕉和椰子。騎過了頭,發現難以忘懷那些水果,便就地倒車回去。蕉農笑吟吟地看著我,兩人正在吃便當,嘴抹一抹起身招呼。
我:我要這半串香蕉...
蕉:好,沒問題
我:多少?
蕉:等我拿秤量一下...158
我:欸,我只有70塊(數著手上的硬幣,5元滾到地上,滾進卡車底下)...65...
蕉:現在89,還是你賒帳也可以啊
我:蛤!我幹嘛欠你啊!下次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
蕉:沒關係啦,真的。
我:不要啦。
蕉:那不然怎麼辦?
我:那,拔掉一根
蕉:好,拔掉一根,70欸,好啦算了啦就這樣。

將半串香蕉放在腳踏墊上,繼續騎回家。一週之後,最後一根香蕉在冰箱裡變成生化實驗,全黑,沒有一絲縫隙。我媽:誰放的?不是說香蕉不能放冰箱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