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筆記 #1



語言枯竭,城市好吵。我竭盡所能的寫,有點像是在海灘中暑一樣,趴在岸邊任由下半身在海裡流動,腦子在海面上不停地轉。


逼自己每天至少寫些東西,什麼都好,保持寫作習慣是好事,我一直這麼想。我像浮標,要搞清楚自己要抓住什麼總是困難。所以我掬了一把海水,流掉,又一把,再流掉,週而復始終至我忘記我要抓什麼,只覺得捧過好多。一點都不晦澀,我這樣告訴自己,太晦澀我也寫不出來,我再這樣告訴自己。

寫作真的會反映心境,你最近在意什麼就是繞著那個題目打轉,其實跟說話一樣。看著看著就無聊了,寫著寫著就失戀了,之類的。




午飯的時候,聊到奇點人的永生概念。奇點是數學上的一個點,可以無限擴張。人接上了一個硬體便會擁有相等的知識,這些知識在不同的腦裡打轉再形成不同的智慧。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思考模式,這個模式會被人工智慧學習,持續運作不滅。這個永生的概念當然不是指肉身,肉身是有機的,在有限的時間內必須被拋棄,但藉由人工智慧可以持續思考,只消逐一修復一些小缺失,直至沒有人在意。這或許便是現在的外星人,知識均等無限。先來換算一下當前個人的腦容量知識好了,一個人,一輩子的東西,不知道6T夠不夠存?而好像1T的東西就足夠生活在世界上了,或許1T對於日常來說,還太多了。圖像記憶的人比較佔空間,畢竟圖檔比較大,不像語言或者文字可以轉成1010的C語言。



會提到奇點人,不外乎是有感於語言的不便利性,說穿了可能只是國語差詞不達意,高級一點便是覺得國文的發明不夠用。但本來沒有一個語言是夠用的,不然何來這麼多方式來代稱全世界各種事物,而這麼多代詞也只是輔助表達內心而已。語言的包裹很有趣卻總不直接,人和人被語言包圍宛若屏障。奇點人可以插一條線便知道對方的思考邏輯,所以奇點人沒有機會理解愛,愛需要時間轉換。

那還是好好學語言吧,先姑且相信備用著,屆時再不發一語的用眼睛說話好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