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雜記3


或許發春,在開滿花的台北街頭,三月、四月、五月或十三月。

路上所有人都在發春,打電話哀號或者出來喝杯咖啡,面對面都解不了手機不斷傳來的登登聲。我被制約了,突然好恨所有所有社交軟件,但我的關機鍵壞了。陰霧整日,下午終見陽光,氣溫掉了5度。聽不到樹葉在笑,留心過後是滑稽的哀愁,來來回回踱步,訊息也是來來回回。怎麼想都是那張臉,深夜暗巷的貓躲在角落偷看我怎麼收都收不攏的一地心事,我手忙腳亂也知道騷動的絕不只今晚。

有點煩,
有點麻煩,
張愛玲別寫了我看了都心驚,
如何在寫作時候不赤裸但最痛快,
『沒這回事。』蝨子爬滿華服,到時我只能赤著臉披上。



跟喜歡的人聊愛情,
我譬如昨日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